開開e窗仔
Saki原作;Nanomi台譯

「我e阿姨liam mih dor會落來,Nuttel[納德爾]先生,一個大約十五歲足穩重e少女按呢講:「尚且請你稍容忍我一下仔。」
Framton Nuttel[佛瑞東˙納德爾]想veh講寡適當e話,來呵咾目前zit位外甥女,mgorh ma無想veh冷淡dit veh來e阿姨。私下,伊足掛疑,di zit款正式來拜訪zia e完全無熟識e生份人,對伊du患著神經緊張e症頭會有什麼幫助。
「我知影你搬去hia了後,」當伊準備好veh去庄腳隱遁e時陣,伊e阿姊對伊講:「你會ga你家己禁鎖起來,ma m gah任何人講話,你會足鬱卒,你qau緊張e神經質ma會愈嚴重。Di hia我vat一寡人,我來寫一寡介紹批ho yin,我會記得有寡人是外nih-a友善leh。」
Framton想無zit位女士是什麼款e人,伊dor是將veh ga介紹批送去e Sappleton[莎波東]太太,伊可能是一位友善e人。
「Di zia你vat真濟人嗎?」zit位厝主e外甥女問伊,yin中間有真長e恬靜ho少女臆答案。
「差不多半個ma無,」Framton講,「妳知影,四冬前,阮阿姊dor dua過zia,dor di hit個教區,伊幫我寫介紹批ho一寡在地人。」伊用一種清楚gorh嘆息e口氣回答。
「所以,你對阮阿姨hit個人m知半項?」Zit位穩重e少女gorh追問。
「Ganna知影伊e名gah地址。」Zit位訪客坦白回答。伊足想veh知Sappleton太太是有夫之婦或者是守寡e。Mgorh,ui房間內e線索edang臆出好親像有查甫人dua di zia。
「伊e大悲慘發生di三冬前,du好是三冬前。」少女講:「he是lin阿姊搬離開ziah發生e代誌。」
「發生了悲劇?」Framton問,di ziah平靜e庄腳所在,應該ve發生任何不幸。
「你可能足好玄想veh知,為什麼di十月e下晡,hit片雙扇e落地扇iau是完全拍開開。」Zit位外甥女指著通向外口e草坪hit片闊闊e落地窗,按呢講。
「今年現主時e天氣iau是溫和,mgorh hit片窗仔gah悲劇有什麼關係?」
「三冬前e一工,阿姨e翁婿gah伊e二個小弟,經過hit片雙扇落地e窗仔門,出去拍獵,yin一去dor無回厝門。跨過一片荒野地去yin喜愛e藏vih拍獵區,yin三個人攏di一片神秘難料e濕lam地區裡ho吞埋去a。Hit冬熱天,天氣濕悶,熱gah hong煩心。Hia e所在,一向攏是足安全e,所以事先人ve去警覺。尚且yin e屍體攏cue無,zit件恐怖e代誌,實在hong人掛心放ve落。」Zit時陣,少女沉著e口氣,突然變gah大舌大舌,「可憐e阿姨一直認為總有一工,hit隻gah yin三人同齊失蹤e土色長毛e細隻狗,會親像以早經過hit片窗仔,做伙逗陣轉來。所以逐工到夜暗時刻,hit扇窗仔總是開開。我至愛e阿姨,伊定定ga我講,yin出去拍獵e情形:伊e翁婿e手股頂面帶一領白色防水e獵外套,iau有伊上細漢e小弟Ronnie[羅尼],伊總是用唱歌e語調講:『Bertie[珀兒蒂],你是安怎攏看ve開neh?』Zia e弄笑e話定定吵gah伊心煩。你知無?親像ziah死寂e暗時,定定ho我感覺雞母皮一直起,感覺著yin dor veh經過hit扇落地窗入來…...」
伊小可pi-pi-cuah,liam當時斷止講話。好佳哉zit時,阿姨雄狂狂入來房間,因為無準時面略仔有歹勢歹勢,伊e出現ho Framton鬆一口氣。
「Vera[菲拉]有好好招待你無?」伊問一下。
「伊一直攏真趣味」Framton講。
Sappleton用輕鬆e口氣講:「我希望你mai在意he落地窗是開開e,我e翁婿gah小弟yin今仔日出去lam土區用槍拍獵,yin轉來e時,攏愛經過zit扇門,yin會ga我e地毯gor gah la sap li lor,lin查甫人定定是按呢,敢m是hiorh?」
伊歡喜gorh講ve停deh談論著射獵e情形,以及鳥類生產siunn慢,同時ma談著寒天愛cue鴨仔來拍e代誌。對Framton談論zia e代誌,ho伊起雞母皮。伊盡量ga談論e題目轉向kah ve驚心e話題,mgorh並無成功。伊察覺著女主人並無興味聽伊講話。同時,伊e目睭一直盯di開開e落地窗gah外面e草皮。Di zit件悲劇e週年紀念日來拜訪伊,真正是足不幸e巧合。
「醫生yin攏建議我愛完全靜養歇睏,mai有心理刺激,ma愛避免激烈e體力運動。」Framton講,zit時伊已經為家己e幻想苦纏,認為完全生份e人gah見一面e人ve著急想veh知影別人e身苦病疼、病因gah治療方法。伊繼續gorh說明:「關係飲食方面,yin e意見dor無仝lo。」
「無仝嗎?」Sappleton太太無注心deh講,接續來哈一個hi[打呵欠]。突然間伊精神起來,出現歡喜e表情,mgorh m是因為Framton所講e話引起伊e注意。
「Yin總算轉來a!」伊大聲huah叫,「du-a好趕著lim下晡茶e時間,yin看起來歸身軀攏是路糊糜。」
Framtone身軀小可會cuah,同時ma用一種想veh傳達同情了解e眼神注目hit位外甥女。Hit個外甥女帶著失神恐怖e眼光,看向hit扇拍開e落地窗。一捲莫名e恐怖ho Framton萬分驚心起加冷sun,伊趕緊ui坐椅頂面轉身過來,ma向仝一個方向看。
Di日光漸漸暗淡落來e時陣,有三個人影du deh跨過草坪向著hit扇開開e窗仔行過來。Yin ga槍moh di手股,其中一人ma幔一領白色e外套。一隻看起來足tiam e土色長毛細隻狗ga yin due an an。無聲無說,yin行過來倚近窗仔,然後,di暗淡e黃昏裡,突然傳出少年又gorh sau聲,親像deh歌唱e聲講:「Bertie,為什麼你看ve開?」
Framton激動gah m知veh安怎,掠an伊e柺仔gah帽仔,親像痟狗zing墓kong走向行人巷盡bong e門gah鋪碎石頭e停車道,ui燈光暗淡e大門口衝出去。差不多long著沿路騎腳踏車e人,害人急向籬笆邊緣轉方向,若無yin dor面對面zong做一堆。
「阮轉來a,親愛e。」經過落地窗,hit位穿白色雨衣會查甫人講:「阮身軀頂有一寡lam土,mgorh大部分攏乾鬆a。當阮入來hit一刻,向外口亂走逃離ehit個人是誰?」
「一是Nuttel,一個足特出e人,」Sappleton回答:「伊ganna談論伊家己e病症,當lin入來e時,伊連一句再會或失禮e話攏無講,dor雄雄狂狂向門外衝出去,別人iau略準伊是去看著鬼leh!」
「我臆是hit隻狗e關係,」hit位外甥女平靜講。「伊ga我講,伊對狗有驚心症。有一gai,伊di印度恆河河岸頂面e墓地,vat ho一群狗追過,伊被逼藏vih di一座du-a挖好e墓穴過夜,頂面hit群青面獠牙喙波飛噴,聲音悽慘e野狗對伊吠無停,zit款情景有夠ga人逼gah起痟a。」
Di短時間內,真緊dor編導zit款hau siau e神奇冒險e故事,正是zit位少女e才能。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