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翻譯員(Holmes:The Greek Interpreter)
原作 Conan Doyle〔柯南道爾〕
台譯 張春凰、 李威寬
全文注音 劉麗錫 陳漢溪
注音程式 江永進


我ham Sherlock Holmes[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雖然是多年e好朋友,但是我m-vat聽伊提過伊e親屬e情形,ma是少聽伊講起家己早年e生活。伊天生m愛講話,更加ho我感覺伊無親切,所以有時我將伊看作一個孤僻e怪人,一個有頭腦、無情感e人,雖然伊e智力超群,卻缺乏人類e感情。伊無甲意接近女性,無甲意交新友,這攏表明了伊無容易動感情e性格特徵,也 mgorh尤其無情e是伊絕口m講厝內人。Diorh 按呢,我一開始認為伊是一個孤兒,無親屬di世間。可是有一工,出我料想之外,伊suah ga我談起伊e阿兄。
He是di一個熱天e 尾暗a,茶後閒閒,阮diorh地上、天頂、東南西北凊采拖來聊,ui guluh[高爾夫球]俱樂部到天文黃道ki斜變化e原因,通尾仔談著隔代遺傳gah遺傳適應性e問題。伊e結論是:一個人e才能,有一半出自遺傳,又有加減一半來自伊早年所受e訓練。
  「以你家己做例,」我講,「照你講e情況看來,親像真明顯,你e觀察才能ham獨有e推理能力,攏取決di家己e系統訓練。」
「Di某種程度上是按呢,」Holmes想想leh講,「我祖先是鄉紳,看來,yin過著hit個階級e慣常生活。Mgorh,我zit種癖是我血統中遺傳e。可能我阮阿媽diorh有zit種血統,因為伊是法國美術家Vernet e小妹。血液中e zit種藝術成分,真容易具有上gai奇特e遺傳形式。」
「可是你按怎知影he是遺傳e呢?」
「因為我e哥哥 - - Mycroft,伊掌握e推理藝術比我掌握e程度卡高。」
這對我來講確實一件新聞。假使英國iau有另外一個人,伊ma具有zit款e奇異才能,di警署界ham公眾為何攏無聽過leh?
  我講這是因為我朋友謙虛,所以伊才認為家己e哥哥比伊卡強。Holmes對我zit種講法笑笑應我。
  「我親愛e Watson[華生」,」Holmes講,「我無同意有人ga謙虛算做美德。對邏輯學家來講,一切事物應當歸因di是什麼本質,對家己e才能估價過頭低或者是膨風,仝款攏是違背事實e。所以,我講Mycroft e觀察力比我卡強,你edang相信我e話是無臭彈e實話。」
「Lin哥哥比你大幾歲?」
「比我大七歲。」
「伊為什麼無名氣呢?」
「伊di伊e朋友之間真出名。」
「伊zitma di 什麼所在?」
「噢,比如講,di Diogenes俱樂部內面。」
我mvat講過zit個會社,我面上e表情ma一定顯出了zit點訊息,所以Holmes 看會出來,講:「Diogenes俱樂部是London上gai古怪e俱樂部,尚且Mycroft ma是一個上gai怪癖e人。
  伊經常ui下晡四點三刻到七點四十分di hia。Zitma已經六點,如果你有興趣di 美妙e暗時出去行行leh,我足歡喜ga zit兩個「怪腳」紹介ho你。」
五分鐘了,阮來到了街上,向Regent圓形廣場去。
「你一定感覺足奇怪,」我e朋友講,「為什麼Mycroft無ga伊e才能,應用去做偵探e工作呢?其實,伊是無可能做偵探e。」
「但我想你講伊是……。」
「我講伊di觀察gah推理方面比我高明。假使偵探zit門藝術只是ui手扶椅坐leh推理diorh會用e,按呢,我e哥哥一定是一位無對手e大偵探囉。Mgorh伊suah無做偵探工作e願望,ma無zit款精力。伊連去證實家己所做e論斷ma嫌麻煩,寧願ho人認為是錯誤,ma m願費氣去證明家己e正確推論。我時常向伊請教問題,ui伊hia得著e解答,後來證明攏是正確e。Mgorh,di一件案件交ho法官或者是陪審團進前,叫伊提出精確、有力e證據,伊diorh無能力a。」
「按呢,伊m是以偵探做職業e a?」
「根本m是。我用e偵探業務,di伊只是純粹額外趣味niania。伊qau di數學,定di政府各部門查帳。Mycroft住di Pall Mall街,越一越diorh會通到“白廳”。伊每一工攏是行去上班,歸年透天早出暗歸,無其他e活動,ma從來mvat去別位,唯一會去e所在,是伊住所對面e Diogenes俱樂部。」
「我想ve起伊叫zit名字e俱樂部。」
「真有可能是你m知影nia-nia。London有真濟人,有e生性qau歹勢,有e對世俗不滿,yin m願gah人做伙,可是yin並無反對去舒適e所在坐坐leh,去hia看上新出e期刊。為了zit個目的,Diogenes俱樂部diorh成立a,hia吸引著城內上gai孤僻ham上gai無甲意交際e人。會員之間不准互相講話。除了di會客室,絕對不准交談,如果犯規三bai,引起俱樂部委員會e注意,談話者diorh會hong開除。我哥哥是俱樂部發起人之一,我本人感覺zit個俱樂部氣氛真好。」
阮一頭行、一頭談話,ui James街路e盡bong越過去,來到Pall Mall zit條街路。Holmes di離Carlton大廳無外遠e一個門腳口停落下來,吩咐我mai開嘴,ga我cua入去大廳。我ui門e玻璃,看著一間闊闊豪華e建築物,內面真濟人坐著看報紙,每人各守一個角落。Holmes cua我行入一間小房間,ui zia edang見著Pall Mall zit條街,然後離開了我一下仔時間,足緊閣cua一個人轉來。我知影zit 位diorh是yin哥哥。Mycroft Holmes比伊e弟弟e漢草卡粗。伊e身體足肥胖,伊e面部雖然闊,但有寡所在卻具有伊弟弟特有e hit種五官分明e模樣。伊水靈靈e雙眼是淡灰色,真有目神,親像經常全精神deh深思,zit種神態,我只di Sherlock全精神貫注e時edang看著。
「我足歡喜見著你,先生,」伊講,伸出一隻ga海豹掌蹼仝款肥厚、闊大e手bor出來,「因為你為Sherlock寫傳,伊才會名聲傳四海。順便講一下,Sherlock,我掠準頂禮拜會看著你,來找我商量hit件莊園主住宅案呢。我想你可能有寡無順心吧!」
「無no!我已經ga伊解決a。」我e朋友笑笑deh講。
「當然,這是Adams做e。」
「無錯,是Adams所做e。」
「Ui一開始我diorh確信zit點。」yin兩人di俱樂部凸肚窗e邊仔坐落來。「一個人想veh研究人類,這是上gai好e所在。」Mycroft講,「來看zia-e明顯e類型,diorh以向咱行過來e二個人來做例吧!」
「你是講hit個撞(dong2)球記分員ham伊身邊hit個人嗎?」
「無錯。你按怎看hit個人呢?」zit時,hit兩個人di窗仔對面停腳。我edang看出,其中一個人e ga-a頂有粉筆痕跡,he diorh是撞(dong2)球遊戲e標誌a。另一個烏焦瘦,帽仔戴di後kok頂面,過人下[掖下]夾著幾a個小包。
  「我知覺伊是一個老兵。」Sherlock講。
「尚且是新近退伍e。」伊哥哥講。
「我看,伊是di印度做兵e。」
「是一個軍士。」
「我臆,伊是皇家炮後隊e。」Sherlock講。
「是一個鰥夫。」
「Mgorh有一個qin-a。」
「伊不止有一個qin-a,我親愛e弟弟,不止一個qin-a呢。」
「好啦!」我笑著講。
「對我來講,這有一絲仔超過。」
「這真肯定。」Sherlock回答道。「伊有hit款耐力閣威武e神情,風吹日曝e皮膚,一看diorh知影伊是一個軍人,而且m是一個普通e士兵;伊du-du a di印度轉來無外久。」
「伊du退伍無外久,而且zitma伊仝款穿著hit雙 yin所講e炮兵e靴鞋,」Mycroft講。
「伊行路e姿態無像騎兵,但是伊帽仔戴歪歪著,zit一點可ui伊e目眉頂面e皮膚卡淺看會出來。伊e體重無符合做一個挖防空壕e工兵e要求。所以伊是炮兵。」
「Iau有,伊hit種足憂愁e面容,明顯說明伊失去了某一個上gai親愛e人。Di伊家己孤一人出來買物件zit項動作來看,親像是伊欠一個某無di身邊。你看,伊di ga qin-a yin買物件。He是一個玲琅鼓,說明有一個qin-a足幼。伊e某可能di產後往生e。伊過人下夾著一本細漢qin-a冊,說明伊iau掛記另一個qin-a。 」
Zit時我才明白為什麼Sherlock Holmes講哥哥比伊本人e觀察力卡敏銳。Sherlock qim我一眼,微微仔笑。Mycroft ui一個龜殼盒仔內取出鼻薰,用一塊大紅絲巾ga落di身上e薰屎bue去。
「順續講一下,Sherlock,」Mycroft講,「我有一件足合你心意e代誌,一個足無平常e問題,我du di開始分析判斷。Mgorh我若veh ga進行到底veh解決,我確實無hit份精力。可是he卻是我進行推理e好案例。如果你願肯聽……。」
「我親愛e Mycroft,我足樂意。」伊e哥哥ui筆記簿仔liah一頁紙,雄狂寫落幾個字,cih鈴了,ga zit張紙交ho服務員。「我已經叫人去請Melas先生過來a。」Mycroft講。
「伊diorh住di e我樓頂,我ham伊算有熟,伊di du 著疑難時,diorh會來找我。自我所知,Melas先生是希臘血統,精通幾國e語言。伊e生活來源,一半是靠di法院擔任翻譯員,一半是靠ga住di Northumberland zit條街路頂旅館e好額e東方人作導遊。我看iah是ho伊家己ga伊本身奇怪e遭遇ga lin講吧。」過幾分鐘,來一個大箍閣粗勇e人,伊he橄欖色e面gah烏lut-lute頭毛說明伊是南方人,可是伊若開嘴,卻像是一個受過教育e英國人。伊熱情deh gah Sherlock Holmes握手。聽講zit位專家願意聽伊e奇遇,伊hit一雙烏色e目睭閃出歡喜e光。
「我所講e事情,恐驚警察ve相信,」伊氣怒deh講,「Diorh是因為yin以前無聽過zit款e代誌。我知影,除非我binn清hit個面頂貼樹乳皮膏可憐e人結果如何,若無我e心是ve輕鬆e。」
「我全精神deh聽。」Sherlock Holmes講。
「『今仔是拜三暗暝,』」Melas先生講,「『啊!按呢,zit件事是di禮拜一暗暝,你知影,ma diorh是發生di兩工以前。我是一個翻譯員,有可能我e厝邊已經向lin講過a:我會曉翻譯所有e語言--iau 是講差不多會曉所有語言--可能是因為我出生di希臘,閣號叫一個希臘e名,翻譯希臘語是我主要e溝通kangkue。多年來,我di London希臘譯員當中是一粒一e,我e名聲早diorh ho逐間旅館所知影。』」
「外國人有困難、或者是旅客到e時過頭 uan3,往往di 特殊e時間來請我ga yin做翻譯,這真平常。Diorh按呢,拜一暗時,一位穿插時髦e少年人Latimer先生來到阮兜,愛我陪伊di門口,leh等veh坐e一台馬車外出時,我並無感覺奇怪。伊講,有一位希臘朋友有代誌來yin兜拜訪,伊家己ganna會曉本國語言,ve曉講其他任何外國話,按呢需要請一位轉譯員。伊ga我講hit 個人yin兜離zia iau有一段路,yin住di Kensington。伊親像足著急,阮一到街上,伊diorh ga我sak入馬車內。」
「我坐入車裡,心中產生懷疑,因為我發現我坐e車已經舊損a,mgorh 真講究,無像London hit種破爛e普通四輪馬車。Latimer先生坐di我對面,阮開始經過Charing十字路,到Shaftesbury街,阮diorh到Oxford路口。我du veh 插嘴:veh到Kensingtone路seh了有卡遠a,suah ho一個車內e人用一種奇怪e舉動拍斷去。」
「伊ui袋仔裡取出一支驚死人、灌鉛e大頭短棍仔,前後舞幾gai,親像是di試伊e份量gah威力,然後無講話ga kng di身邊e座位頂面,伊閣 ga兩爿e玻璃窗關好。
  Ho我足著驚e是,我發現,窗仔頂面攏糊紙,親像刁工m ho我看著外口。「真失禮,擋著你e視線,Melas先生,」伊講,「我無veh ho你看著阮veh去e所在e路境。你若edang照原路轉來,he對我可能是真無方便。」
「Lin想看leh,伊zit句話ho我大驚一dor。我zit個同車人是一個肩胛粗大、腰圓圓、精力充滿e少年人,即使伊無武器,我ma絕m是伊e對手。「『這m是正派e行為,Latimer先生,』」我大舌大舌deh講,「『你知影,你按呢做是完全非法e。』」
「『有影,這點真失禮。』」伊講。
「『Mgorh阮會ga你補償。但是,我必須警告你,Melas先生,今暗無論如何,只要你有想veh報警、或者是做出什麼對我不利e代誌,he對你是悽慘e。我提醒你注意,zitma 無一個人知影你di dor位,同時,不管是di zit台四輪馬車裡、iah是di我家中,你攏走ve出我e手心。』」「伊口氣平和deh講,卻是話音刺耳,話意極威脅。我恬恬無出聲地坐di hia,心中奇怪,到底為什麼伊需要用zit種怪辦法來綁架我。可是不管按呢,我足清楚,抵抗是無效,只好聽從由伊a。」
「馬車駛兩點鐘左右,我m知veh去何處。有時馬車發出ka-la-ka-la e聲音,說明是走di石頭仔路頂面,有時走得平穩無聲,說明是走di 打馬仔膠路上。除了聲音變化之外,無別款我猜會出阮身處何方。車窗ho紙掩gah ve透光,頭前e玻璃ma遮著藍色e窗簾。阮離開Pall Mall hit條街e時,是七點一刻,di阮停車e時,我e錶仔已經是八點五十分a。同車人ga窗仔e玻璃拍開,我看著一個低低矮矮e圓拱形大門,頂面點著一pa燈。我趕緊ui馬車落來,門拍開了,我進入埕院內面,略仔記得入來e時,看著一片草坪,兩爿發滿樹木。我m敢確定,這到底是私人e莊園呢,iah是真正e庄腳所在。」
「大廳內面點著一pa彩色土炭油,油燈足細,我ganna看著厝落足大,內面掛真濟圖畫,別項什麼ma看無。Di暗淡e燈光下,我看會出hit個開門e人身材diu-diu漢仔[矮小]。外形縮做伙,是一個中年人,肩胛頭向前曲痀。」
「伊向阮轉身,亮光閃一下,我才看出伊掛目鏡。」
  「是Melas先生嗎,Harold?」伊講。
「是。」
「『這代誌辦得sui氣(kui3),辦得贊!Melas先生,阮無惡意,可是無你,阮辦ve成事。如果你對阮誠實,你是ve後悔e,如果你惹齣頭,he diorh向望上帝保佑你!』伊講話e時心神不安、聲音cuah-leh cuah-leh,夾著奸笑,m知為什麼,伊ho我e印象比hit個少年人卡可怕。」
「『你愛我做什麼?』」我問。
「『只是向hit位拜訪阮e希臘紳士問幾個問題,ho阮得著答覆。Mgorh阮叫你講什麼你kah照講,vesai厚話,若無...... 』」,伊又發出gok gok叫e奸笑,「『若無,你diorh算無di世間出世過。』」
「伊講話e時拍開門,cua我入去一間房間,室內設備足華麗,mgorh室內光線仝款點一pa小燈。Zit個房間足大,我入去時,雙腳踏di軟綿e地毯頂面,表示足高級。我又看著一寡絲絨做面e膨椅,一個大大e大理石白壁爐台,邊仔有一副日本鎧甲,燈e正下腳有一liau椅仔,hit個年紀大e人做一個手勢,叫我坐luai。少年人行出去,又突然ui另一道門轉來,帶入一個穿睏衫e人,慢慢向阮過來。當伊行到昏暗e燈光下,我才ga伊看卡明,伊hit個形liam當時ga我驚gah起ga冷sun,雞母皮一捲閣一捲。伊面色死黃,烏焦瘦,兩蕊明光、凸凸e大目睭,說明伊體力差,精力卻iau 是充滿。除了伊hit身脆弱e身格之外,ho我更加震驚e是,伊面上烏白亂貼了奇形怪狀e樹乳皮膏,一大片紗布用樹乳皮膏粘di嘴。」
「『石板teh來了無,Harold?』,di hit個怪人厭sen倒di椅仔頂e時,年紀大e hit個人叫著:「ga伊e手放開a嗎?好,ho伊一支筆。Melas先生,請你問伊,ho伊ga回答寫來。代先問伊,伊有準備veh di檔案文件頂面簽字無?」
「Hit個人雙眼射出怒火。」
「『M愛!』」伊di石板頂面用希臘文寫。
「『無參詳e後步嗎?』」我按照hit個惡徒e吩咐問伊。
「『除非我親目睭看著伊di我vat e希臘牧師作證下結婚,若無,無參詳e條件。』」
「Hit個年長e腳數用惡毒e奸笑講:『按呢,你知影你會得到著什麼結果嗎?』」
「『我什麼攏m管。』」
「上述問答只是阮zit場連講帶寫e奇怪談話e部份,我姑不二終一再問伊是m是veh妥協讓步,di檔案文件頂面簽字;ganna得著伊一次閣一次仝款憤怒e回答。我足緊diorh產生了一種奇妙e想法。我di每次發問e時,加上家己veh問e話,一開始問一寡無要無緊e話,veh試看mai,di 現場e hit兩個人是m是聽有。後來,我發現yin攏無反應,diorh大膽ga探問。阮e談話大約是按呢e:
「『你ziah固執是無好處e。你是誰?』」
「『我無管。我di London無人vat我。』」
「『你e命運全靠你家己決定。你di zia外久a?』」
「『大約三禮拜。』」
「『這產業永遠ve歸你所有。Yin按怎折磨你?』」
「『He決ve落到歹徒手裡。Yin m ho我飯食。』」
「『你若簽字,你diorh會自由a。這是什麼款e厝落?』」
「『我決m簽字。我m知影。』」
「『你攏m替家己設想麼?你叫什麼名?』」
「『Ho我聽伊親自按呢講講,我才相信。Kratides。』」
「『如果你簽字,你diorh edang見著伊。你ui何處來?』」
「『那我只好m見伊。Athens[雅典]。』」
「若閣再有五分鐘,Holmes先生,我diorh edang di yin e面前ga全部代誌探聽有夠一清二楚。再問一個問題diorh有可能ga zit件代誌查清,無料著,di當時房門突然ho人拍開,入來一個女士。我看ve清伊e容貌,只知伊身材guan大,體態高抽,烏金e頭毛,穿著鬆闊e白色睏衫。
「『Harold,』」女子用無標準e英語講,
「『我veh 緊離開a。Zia過頭寂寞a,只有……啊!阿娘喂!這 m是Paul麼!』」
「通尾仔e兩句話是用希臘語講e,話猶ve完,hit個人ga封嘴e樹乳皮膏用力拆落來,尖叫著:『Sophy!Sophy!』zong去靠di查某人e胸腹裡。Mgorh,yin只攬一下仔,hit個 少年人diorh掠著查某人,ga伊sak出門去。年紀卡大e hit箍人,凊采用一點仔刀壓著hit個消瘦e受害者,ga伊ui另一道門拖出去。一時間室內只ganna剩我一人,我趕緊kia起來,模模糊糊deh想:我edang設法發現一寡線索,看我究竟di什麼所在。Mgorh,好佳哉我無按呢做,因為我一qiah頭,diorh看著hit年紀卡大e人kia di門口,掠我金金相。
「『好a,Melas先生,』」伊講,「『阮無ga你當外人,才請你參與zit項私事。阮有一位講希臘語e朋友,是伊開始幫助阮進行談判e;但伊家已因為有急事轉去東方,若無阮是ve麻煩你e。阮足需要找一個人代替伊,聽講你e翻譯水準足guan,阮感覺足幸運。』」
「我dom頭。」
「『這是五英鎊,』」伊向我行過來,講,「『我希望zia有足夠作答謝禮a。Mgorh請你會記,』」伊輕輕仔dah我e胸坎,笑講,「『假使你ga 代誌講出去--只要對一個活人講--diorh ho上帝哀憐你e亡靈吧!』」
「我無法向lin形容zit個親像鹹菜e人是何等ho我討厭gah驚心。當燈光照di伊身上,我對伊e面edang看gah卡清楚a。伊面色消骨落肉,一細撮稀微e嘴邊毛,講話時ga面伸向頭前,嘴唇ham目睭皮顫ve停,若像一個舞蹈病患者(St. Vitus’dance)。我想著伊無停e鬼怪笑聲ma是一種神經病e症頭。也mgorh,伊面目可怕e所在ma是di hit雙目睭,鐵青死灰,發出冷酷、惡毒、橫殘e歹心性(hing2)。
「『你如ga zit件代誌傳出去,你diorh會知死a,』」伊講,「『阮有辦法得著消息。外口有一台輛馬車等你,我e兄弟會送你轉去。』」
「我趕緊行過前廳坐起去馬車,又看了一眼樹木ham花園,Latimer先生ga我due diau diau,一句話ma無講,坐di我對面。阮攏無出聲行駛了一段漫長e路程,車窗e視線仝款ho掩著leh,通尾仔,一直到半暝,車才停leh。」
「『請你di zia落車,Melas先生,』」我e同車人講,「『足失禮,zia離lin兜足遠,mgorh無別個辦法a。你若veh纏蹄阮e馬車,he只對你家己有害。』」
「伊na講na拍打開車門,我du跳落車,車夫diorh sut馬趕緊走。我驚gah pih pih cuah 看四箍笠仔。原來我di荒郊野外,四界攏是烏sor sor e灌木樹。遠遠e所在有一排厝,窗仔有透出燈光;另一爿是鐵路e紅色信號燈。
  「載我來到zia e hit台馬車已經走gah無影無蹤了。我kia di hia向逐位呆呆看,想veh了解究竟身di何處,zit時我看著有人di烏暗中向我行來。等伊來到我面前,我才看出伊是鐵路搬運工。」
  「『請你ga我講zia是什麼所在?』」我問。
  「『這是Wandsworth Common荒野地。』」伊講。
  「『敢有火車去城內?』」
「『你若步輪一英里左右到Clapham Junction車站,」伊講,「『du好edang趕著去Victoria車站e尾班車。』」
「我zit段驚險經歷diorh到zia為止。Holmes先生,除了du ziah對你講e事情以外,我m知所到何處,ma不知ham我談話e是何人,其他情況ma一概m知。Mgorh我知影hia進行著上臭名e交結。若是可能,我diorh veh幫助hit個不幸e人。第二工透早,我ga全部情況ga Mycroft Holmes先生講,隨後diorh向警察報案。」
聽完了一段離奇e故事,阮恬恬靜坐一下a。後來Sherlock 看向伊e哥哥。
  「下一步veh採取什麼方法?」Sherlock問。
  Mycroft teh起桌頂e一張《Daily News》,報上有登:

   希臘紳士Paul Kratides,來自Athens,英語ve通;另有一個希臘女子名叫Sophy;兩人攏失蹤,若有人知影yin e行蹤,會ho lin重賞。X2473。

  「『今仔日逐間報紙攏刊著zit條廣告。Mgorh攏無回音。』Mycroft講。」
「希臘大使館知影無?」
「我問過a,yin m知半項。」
「『按呢,向Athens警察總部發一張電報吧。』」Mycroft轉身向我講:「『Sherlock 體力上勇,好,你想盡辦法ga zit案查清。若有什麼好消息,請ga我講。』」
「『一定,』」我e朋友kia起身來,回答,「『我一定ho你知影,ma veh通知Melas先生。Melas先生,如果我是你,di zit期間,我一定會特別戒備,因為yin看過zia-e廣告,一定知影是你出賣了yin。』」阮做伙步行轉去,Holmes di一間電報局發出幾封電報。
  「你看,Watson,』」Holmes講,「『咱今暗算有收穫。我經辦過e真濟重大案例diorh是zit項經由Mycroft轉到我手中來e。阮du-ziah聽著e問題,雖講有一寡種解說,但ma有一寡特色。」
「你有解決伊e辦法嗎?」
「啊!咱既然巳知影真濟線索,若無查明其他e問題,he顛倒是奇怪leh。你一定ma有一寡edang解答咱du-ziah聽著e情況e想法。」
「對,mgorh是模模糊糊。」
「按呢,你是安怎想e呢?」
「我看,這足明顯,hit個叫Harold Latimer e英國少年,拐騙hit位希臘姑娘。」
「Ui什麼所在拐騙來e?」
「可能是ui Athens來e。」
Sherlock Holmes搖頭,講:「hit個青年連一句希臘話ma ve曉講。Hit個女子講足好e英語。推斷起來--伊已經di英國dua了一段時間,hit個少年人m-vat去過希臘。」
「好,按呢,阮假定伊是來訪問英國,是hit個Harold拐誘伊作伙逃走。」
「這有可能e。」
「後來yin哥哥--因為,我想yin一定是親屬--ui希臘過來干涉。伊憨憨diorh ga hit個少年人gah伊家己陷入去hit個老黨伴e手中。Yin掠著伊,對伊用暴力款待,強迫伊di一寡文件簽字,用計ga hit個姑娘e財產轉ho 歹徒。伊哥哥可能是zit筆財產e受託管理人,伊拒絕簽字轉讓。為著veh gah伊談判,hit個少年人gah伊e老黨友只好去找一個譯員,去選著Melas先生,yin進前ma有用過另一個譯員。Yin無講hit個姑娘e哥哥來到e事,姑娘是純粹di意外中,才知影哥哥來a。」
「對a,Watson,」Holmes大聲講,「我確實認為你所講e gah事實差無外遠a。你看,咱已經掌握著勝算,只擔心yin liam當時用暴力。只要咱會赴動手,咱肯定edang ga yin掠來歸案。」
「可是咱veh安怎卡 edang查明he住址e地點呢?」
「啊,咱若推測正確,hit個姑娘e現在或過去e名叫Sophy Kratides,按呢diorh 可找著伊。這是咱重要e希望,因為yin哥哥當然是一個完全生份e人。足明顯,Harold gah hit個姑娘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至少幾禮拜a,所以伊哥哥di希臘聽著消息diorh趕緊趕來。Di zit段時間裏,如果yin住e所在無動過,he 可能有人針對Mycroft e廣告ga回答。」
阮一路談論,來到Baker[貝克]街住所。Holmes代先上摟,伊拍開房門,diorh覺驚著什麼。我ui伊肩頭頂面看過去,ma感覺足奇怪,原來伊e哥哥Mycroft du坐di扶手椅仔中deh吸薰呢。
「『入來,Sherlock。請入來,先生。』」
Mycroft看著阮驚異e面容,客氣親切deh講,
「『你無想著我有真勇e體力,是m是?Sherlock,m知為什麼zit件案件真吸引我。』」
「你是安怎來e?」
「我坐雙輪馬車趕過lin。」
「有什麼新進展嗎?」
「我e廣告有回音a。」
「啊!」
「是e,lin du離開幾分鐘回音diorh來a。」
「結果安怎?」Mycroft Holmes現出一張紙來。
「這diorh是,」伊講,「批是一個中年人用J型鋼筆,寫di米黃色印刷紙上e,寫批e人看起來身體虛弱。

   「先生:讀著今仔日貴處廣告,我誠懇回答。對zit位女子e情況,我知影真濟,若是見面,應當詳告hit個少女e慘史。伊zitma住di The Myrtles, Beckenham。
   你忠實e J. DAVENPORT」

  「伊是di Lower Brixtone所在發e批,」Mycroft Holmes講,「Sherlock,咱zitma為何m坐車趕去yin e所在去瞭解leh?」
「我親愛e Mycroft,現主時,救yin哥哥e性命比瞭解伊妹妹e情況卡重要。咱應當到Scotland Yard會同警長Gregson直接去到Beckenham。咱知影,hit個人e性命現此時真危險,真急啊!」
「上gai好是順路ga Melas先生ma請去,」我提議,
「咱可能需要一個翻譯。」
「Zit個建議真好,」Sherlock Holmes講,
「吩咐下腳手趕緊去找一台四輪馬車,咱隨veh出發。」伊講時,拍開桌仔e屜仔,我看著伊ga手槍kng入去衫褲e衲袋仔裡。『無錯,』伊見我du di看伊,diorh講,「『我應當講,ui咱聽著e情況來看,咱正di ham一個非常危險e匪幫交手。』」
咱到Pall Mall街上 Melas先生e住家時,天已經完全暗a。一位紳士du來過yin兜,ga伊請走a。
  「你敢會使ga阮講伊去dor位a?」Mycroft Holmes問。
  「我m知影,先生,」ga咱開門e婦仁人回答,
「我只知影伊ham hit位紳士坐一台馬車走a。」
「Hit位紳士通報過姓名嗎?」
「無,先生。」
「伊是m是一個少年、英俊e黑大哥?」
「啊,m是e,先生。伊無外guan,掛目鏡,面容削瘦,mgorh性情開朗,因為伊講話e時一直笑。」
「緊隨我來!」Sherlock Holmes突然叫著,「代誌大條a,」阮向Scotland Yard趕去時,伊觀察分析講,「hit幾個人又ga Melas cua走了。Yin前工暗時diorh發現Melas 無膽,he歹徒一出現di伊面頭前,diorh ga伊嚇驚死a。Hit幾個人無疑是愛伊做翻譯需要,mgorh,翻譯辦完,yin可能會因為伊走漏消息來殺害伊。」
阮希望坐火車edang緊速趕去Beckenham,按呢會比馬車卡早到。Mgorh,阮到Scotland Yard後,又用掉一點外鐘,才找著警長Gregson,辦完允准入去私宅e法律手續。阮九點三刻來到London橋,十點半阮四個人去Beckenham火車站,又趕車行駛半英里,才來到The Myrtles--這是一間陰沉e大厝落,後壁是公路。阮ga馬車辭走,沿車道做伙向前走去。
  「窗仔攏是烏e, 」警長講,「zit落厝親像無人dua。」
「咱e鳥隻兒已經飛出,鳥巢已經空a,」Sherlock Holmes講,「你為什麼按呢講呢?」
「一台四輪馬車滿載著行李,一點鐘內du開走。」警長笑笑講:
「我di門燈照耀下看著車痕,mgorh zit個行李是ui dor位講起呢?」
「你看著e可能是同一台車向另一方向去e車痕。可是zit個向外駛去e車痕卻真深--所以咱可肯定來講,車頂所載e物件一定足沉重。」
「你比我看卡詳細,」警長振動肩胛頭,講,「咱足難撞門入去,mgorh咱edang試看mai leh,若是叫門無人應。」警長用力拍門ken[門環],又拼命cih鈴,攏無回應。Sherlock Holmes離開一下仔,過幾分鐘又轉來。
  「我已經拍開一扇窗仔,」Sherlock Holmes講。
  「佳哉,你是贊成撞門入去,m是反對按呢做,Holmes先生,」警長看我e朋友真機靈ga窗仔閂qiah開,講:「好,我想di zit種情況下,咱edang想辦法入去。」
阮ui窗仔入來,來到一間大房,這明顯diorh是Melas先生頂gai來過e所在。警長ga提燈點著,阮借助燈光看著Melas對阮講過e兩個門、窗簾、燈ham一副日本鎧甲。桌頂有兩塊玻璃甌,一個空白蘭地酒矸gah一寡凊飯菜。
  「什麼聲音?」Sherlock Holmes liam當時問。
  阮攏靜靜kia di hia斟酌聽。Di阮頭頂上e某所在,傳來一陣微弱e哼叫聲。Sherlock Holmes緊衝向門口,走入去聽。Zit個淒微e聲音是ui樓頂傳來e。伊走上樓去,警長ham我緊跟di後,伊e哥哥Mycroft雖然kun頭足大,ma趕緊due去。He聲音有時低若陷眠話,有時大哀e聲音傳了出來。門是鎖著e,可是鑰匙留di外口。Sherlock Holmes真緊拍開門衝入去,mgorh馬上又用手按著嚨喉,退出來。
  「內底du deh燒炭,」Sherlock Holmes huah,「稍等一下,毒氣diorh會散去。」阮向內面看,ganna看著房間正中央,有一個小銅鼎仔冒出暗藍色e火焰,伊di地板頂面,投射出一圈青灰色e光,阮di暗影中看著兩個模糊e人縮di牆壁邊,門一拍開,流出一捲可怕e毒氣,ho阮vedang喘氣,嗽ve停。Sherlock Holmes走去樓頂吸一嘴新鮮空氣,然後,衝入室內,拍開窗仔,ga銅鼎dan出去花園。
  「閣再等一下,咱diorh edang入去a,」Sherlock Holmes又閣若飛按呢走出來,氣喘deh講,「蠟條di dor位?我看di zit款e空氣裡,無一定edang ga番仔火點著。Mycroft,zitma你站di門口teh著燈,阮去ga yin救出來!」阮衝到hit兩個中毒e人身邊,ga拖到有燈光e前廳。Yin攏已經失去知覺a,嘴唇青sun-sun,面腫腫充滿血絲,雙目凸出。Yin e容貌已經變得gah真害,若m是伊hit lor烏嘴鬚ham肥zut-zut e身形,阮diorh足難認出其中一個是hit位希臘譯員,diorh是幾點鐘前,才di Diogenes俱樂部gah阮分手e hit位。伊連手腳攏ho人縛gah an dok-dok,一蕊目睭有ho人毒打e傷痕。
  另外一人,ham伊仝款手足hong綁leh,身材高大,已經枯焦m成(ziann2)樣,面上奇形怪狀貼著一寡樹乳皮膏。阮ga伊放下時,伊已經停止哼叫,我一眼看會出,對伊來講,阮e幫助來了siunn慢a。Mgorh,Melas先生iau活leh,阮使用了ammonia [阿摩尼亞]gah brandy[白蘭地],di一點鐘內,我足歡喜deh看伊beh開目睭,知影我已經ga伊di死亡e深淵中救轉來a。
  Melas只能向阮簡單講一下過程,這證實阮e推斷是正確e。Hit個去找伊e人,入去伊厝內以後,「ui衫仔袖中抽出一支護身棍仔,隨用死威脅伊,Melas只好再次ho人綁架出去。確實,hit個奸笑e暴徒di zit位通曉幾國語言e可憐人身上產生e威力是強制性e,因為hit位譯員驚gah面變土色、雙手pih pih cuah,一句話ma講ve出來。伊足緊hong綁架到Beckenham,di第二次會談中做譯員,zit次會談甚至比第一次更加有戲劇性,hit兩個英國人威脅hit個被禁e人,如果伊m照yin e命令去辦,yin diorh隨手tai死伊。後來見伊一直m屈服,yin只好ga伊sak入去囚禁起來。然後,yin對Melas嚴酷責備,罵伊di報紙頂面刊登廣告來出賣yin,yin用棍仔ga伊摃昏去,Melas一直昏去m知人,一直到發現阮ann身[彎身]救伊為止。
  這 diorh是hit件希臘譯員奇案,到zitma iau有寡無解e謎團。阮只能ui答覆阮廣告e hit位紳士hia查明,hit位少女出身di希臘好額人兜,來英國訪問朋友。Di英國ham一個叫Harold Latimer e少年人相遇,zit個人掌控伊,說服伊作伙逃走。伊e朋友知影zit件代誌,diorh著急veh通知伊dua di Athens 哥哥,來解決代誌。伊哥哥來到英國,suah落di Latimer ham伊hit個叫Wilson Kempe同黨e手中。Kemp是一個歹名聲e惡徒。Hit兩個人發現伊e語言ve通,di生份所在無親成,diorh ga伊囚禁起來,用毒打gah餓腹肚迫伊簽字,veh來奪得伊gah伊妹妹e財產。Yin ga伊關di房間內,伊e小妹m知內情,為ho姑娘即使見著哥哥一時ma認ve出來,diorh di伊面上貼真濟樹乳皮膏。Mgorh,出自女性e敏感,正當譯員來訪e時,伊第一次見著哥哥,自然一眼看破假裝e面貌。Mgorh,zit位可憐e姑娘家己ma是被囚禁e人,因為di zit座厝落裡,除了he馬車夫翁仔某之外無別人。閣講馬車夫yin zit對夫婦攏是zit兩個陰謀家e腳手。兩個惡徒看秘密已經hong掀開,囚徒又m屈服,diorh cua姑娘逃離了hit落厝宅。原來zit座傢俱齊全e kia家是yin租e。Yin代先veh報複hit個公然反抗yin e人ham 另一位出賣yin e人。
  幾個月後,阮收著ui Buda-Pesth[布達佩斯]報紙鉸落來e一段奇聞,頂面記載兩個英國人cua一女子同行,liam當時du著凶厄,兩個查甫人攏hong du死。Hungaria[匈牙利]警署認定yin醋桶大,互相殺害身亡。Mgorh,Sherlock Holmes並m是按呢判斷,伊一直到 zitma閣設想講,若edang找著hit位希臘姑娘,diorh會明白伊是安怎為家己gah阿兄來報仇a。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