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十夜

夏目漱石 著 DCH台譯


第一暗


做一個 按呢e夢境。

雙手攬胸, 坐di枕頭邊, 倒cior coir〔仰躺〕e 查某人 輕輕仔講 伊dih veh死a。 伊e長頭鬃 散cian cian 潑落di枕頭頂, 線條柔美e 雞卵面形 橫舖di頭毛中央。 白siak siak e面肉 透漏出 溫暖e血色, 嘴唇 ma是紅gigi, 看ve出 是 veh死e形。 Mgorh, 查甫人 卻是 真安靜, 閣足清楚 deh表示, 伊dih veh死a。 我真正認為 伊無應該死, diorh an頭問伊: 「敢有影? diorh veh死a嗎?」 查某人回講: 「是。」 目睭展gah 大lui大lui。 長長e 目睭毛內圍e 目睭仁 大閣濕潤, 一片烏溜溜。 烏金e 目睭仁深處, 真明浮出 我e身影。

我注目zit對 清亮見底e 閃光目仁, 心內想, 敢真正會死? 了後dor足親密 ga嘴倚過 伊e枕頭邊, 一直ga講, 「你ve sai死! mtang死。 查某人 烏色e目睭皮 半veh睏、 半開開, 仝款 用 平靜e口氣 講; 「mgorh我會死, 這是 無法度e代誌。」

我刁工問伊, 「你敢看會著 我e面?」 查某人 對我笑 講, 「問我看有無? m是 投射di hia嗎?」 我恬恬 ga面 ui枕頭邊 徙開, 雙手攬胸 沈思: 伊是安怎 一定veh死 呢?

過一下仔, 查某 又閣 開嘴講話。

「我死了後, 請ga我埋leh。 請用 大kene 珍珠貝 挖墓穴、 用 天落落來e 天星碎片 做墓牌。 了後, 請你 di墓邊 等我, 我會來cua你。」

我問伊 當時 會來cue我?

「日頭會出來, ma會落山。 了後。 Iau會出來, 閣會落山吧! 紅色e日頭 ui東向西 沈落e時日, 你edang為我等守 嗎?」

我無言語, dom頭。 查某人 提高 平穩e口氣 堅決講, 「請等我 一百冬, 請坐 di我e墓前 一百冬, 我一定 會來cue你!」

我回答 家己未來 只是等待。 Diorh按呢, 烏金清明e 目仁內 我明朗e影像 diorh崩散去a, 親像 恬靜e水面 開始流動, 拍亂了 投影 按呢。 Diorh di我幻覺家己e影 du veh隨著 滿墘e目屎 奔流e時, 查某人 目睭diorh瞌密合。 淚珠 ui長長e 目睭毛 lin落嘴pue。 查某人 已經斷氣a。

了後, 我行向庭埕, 用珍珠貝 掘墓堀。 珍珠貝 是一款 光面平滑 邊仔尖利e 貝殼。 掘土e時, 貝殼 di月光e 照射之下 閃閃sih sih。 土壤散發出 濕軟e氣味。 墓穴 真緊diorh掘好a。 我ga 查某人e身屍 kng入去 墓穴裡。 了後, 閣 ga柔軟e土泥 輕手 ga kam ho好。 每一gai kam一en土泥,珍珠貝 內層 diorh反射出月光。

續落來, 我拾起 天星e碎片, 輕輕仔 kng di土堆頂面。 天星e碎片是圓形e, 長久飄落 di太空中, 尖角 攏磨滑去a。 我手中 捧著 天星e碎片 kng di土堆頂面, 家己e 胸崁gah手心 iau感受著 絲絲仔 溫暖。

我 雙手攬胸 坐di青苔頂面, 注目 圓形e墓牌 沈思: 自今以後e 一百冬 攏di zia等待。 Zit時陣, 照 查某人 所講e, 日頭 ui東方出來, 一輪紅gi gi e 大大大日頭。 接續ma是 照 查某人 所講e, 日頭 di西方落山, 歸粒紅色e 圓球, diorh liam當時 無去a。 我di心內 算計著 二工 已經過去a。

無外久 通紅e日頭 又閣 無聲無說 liong升起來, 了後 恬恬a閣 日落沈辭。我di心內 算數著 二工 已經過去a。

Diorh di zit款 一工、 二工e 算數當中, m知 看 外濟紅日 浮浮沈沈。不管 安怎計算, 算ve了e 火紅日頭, 仝款繼續 超過 我頭殼頂。 尾後, 我看著 佈滿 青苔e 圓石墓牌, 心想家己 是m是ho查某人 拐去a。

Zit 時, 一枝 綠色e草藤 ui石頭下面, 向我e方位 伸長過來。 只看著藤枝 愈發愈長, 到我面頭前diorh停頓。 下一景, 搖晃e藤枝 頂端 垂掛 一蕊 細細長長e 花苞, du deh開啟 伊e花瓣。 目前 雪白e百合花 散發出 嬌滴滴 e芳味。 一點露珠 ui天 顫、 跳、 停e 滴落來, 花蕊ma輕舞風騷。我 伸頷頸仔 向前 輕輕仔 zim著 沾附冰涼露珠e 白色花瓣。 當我e面 離開百合花e 時, 看著 遠遠e天邊 有一粒星 閃閃sih sih。

「原來 一百冬 已經到a!」 zit時 我才發覺。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