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枕草子》台譯版 鄭邦鎮
「什麼?要出版第二本了?叫我嚇一跳!」
張春凰老師在靜宜大學中文系教授「台語文學概論」,教學十分成功,進展非常順利,去年才推出第一本台譯法國文學名著《小王子》,今年又推出台譯日本文學名著《枕草子》。這個班級的師生,心眼之超卓,成效之神速,教人欽佩,更令人振奮!
《枕草子》是一千多年前的日本文學名著,與《源氏物語》同時而齊名。這本書幾十年來先後已有中國周作人的,和台灣我的老師林文月教授的兩種中譯本,現在才首度有了台譯本。台譯版的重大意義,將會像夏日鳴蟬的生命那樣奧妙,相信20年後的世界文壇上,一定聽得見,看得出!
《枕草子》是日本平安時代清少納言女史所留下的生活隨筆,是令人珍賞的女性寫作。就文類來說,隨筆是最輕鬆自在、最貼近常民生活的文字;就當代文學思潮來說,女性書寫正是現在文壇注目的焦點。我們這一班的師生,透過台語翻譯,竟然成功地把一千多年前的日本古典文學名著,跟最貼近生活的文類、現在文壇的焦點,以及台灣文學未來的前景,五項重點全部結合在一起,的確是一件「天作之合,合作之天」的美談!
記得張春凰教授曾誇獎我:「你的台語談話,總是從容而典雅,那就別只是口頭講,要用筆把它寫出來啊!」很可惜,我都還沒實現,大概因為我不是「少納言」,而是時時「多言說」的人吧。
這倒令我回憶起,大約在1993到2003的十年間,我先後應邀在大彰化之聲、望春風、海洋之聲、建國廣場、TNT寶島新聲全國連播網等幾個電台,做台語談話節目,前後節目名稱叫做「台灣夜快車」、「美麗台中港」、「禮拜三交流道」和「好厝邊來開講」。我最愜意的話題策略,是每次開頭的「無要無緊,真情真事——今夜別講政治」,其實就跟《枕草子》一樣,是隨緣隨筆式的心動生活話題,據說聽眾也喜歡。不過在台灣,通常都是中年以上的人,才會收聽這些電台的吧。
有一次我坐進計程車,才一開口,五十多歲的司機先生聞聲回頭看我,問我是不是「鄭教授」。因為他總是收聽我的節目,尤其是半夜的重播。另一次,因為連播的電台有些變動,有些地區暫停,就有一位陌生的女老師寫信給我,說她「在鄉下娘家的老母親,最近聽不到你的節目,很失落,吩咐我設法……。」她問我有什麼補救的方法。TNT的台長張素華小姐也幾次提起:「許多聽眾要求拷貝你的節目帶,我個人也希望你把每集厝邊開講的內容,整理成一篇短文發表,應該是很好的散文。」
想不到真的有聽眾,果然都是中年以上對人生歷練較豐富的人士,而且給我這麼多的回向和鼓勵。這樣說來,他們應該也會愛讀《枕草子》吧。《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納言女史如果活在現在,而且主持電台談話節目的話,我的聽眾恐怕都會選擇轉到她那一台,而且還會去學日語的樣子喔!
張春凰老師和她的夫婿江永進教授,兩人協力盡心於台語文學寫作,每週都相偕遠道駕車來到靜宜的教室,也常常要教我台語文「寫作」,我總不夠認真,教他們失望,真是慚愧。這次聽到這一班的師徒再推出了不起的成果,我卻羡慕起來了。也許不久之後,甚至第三本、第四本,又將接踵而來呢!面對這麼旺盛的士氣和這麼豐富的收穫,我們只是全心期待呢?還是心動手癢加入寫作,來加速造就台語文學呢?想想看:一千多年前的名著,對今人的造福;再想想二十年後的台灣文學和台語的遠景;這就值得大家從台譯版《小王子》和《枕草子》的閱讀當中去深思囉!
為回應張春凰老師和合力翻譯的同學們的好意邀請,謹寫出這幾句話來祝賀他們,而最大的歡喜心,是來自迎接這本出自年輕學生世代台譯成功的《枕草子》問世,它的確印證且深化了我多年前倡議的「台灣文學活八仙」和「台語世界九重天」,而使我也深深受用。

靜宜大學中文系主任鄭邦鎮謹識(2004.6沙鹿)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