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 故事
張春凰 江永進 編譯


兩ka袋仔
傳說中,人出世e時,攏揹兩ka袋仔,一ka揹頭前,de別人e過錯,隨時看有;一ka揹後壁,de家己e過失,esai免看。
水雞求王
河內e水雞操煩無王,dor派代表去向天神求王。
天神知影水雞頭腦簡單,dim zit塊柴ko ho水雞做王。
柴ko落di河頂e水聲,開始將水雞驚一下,走去vih;但是yin看柴ko浮di水面無振動,dor泅倚來,一點仔也m驚,gorh爬去柴ko頂坐。
無外久,水雞感覺柴ko憨憨呆呆ve振動,dor gorh派代表向天神求王。Zit遍,天神派鱔魚來做王。
但是鱔魚溫和善良,水雞感覺無威嚴,zit遍天神派水蛇。
水蛇做王,ga水雞一隻一隻食了了。
翁仔某爭餅(佛典“百喻經”)
有一對翁仔某,有三塊餅,yin各先食一塊,cun一塊。
Yin二人約束:“看誰人先開嘴講話,dor ve-sai食cunezit塊餅。”
Dor按呢,yin二人嘴攏合合無講話。
過一下仔,有一個賊仔入來,ga厝內值錢e物件攏偷了了,因為約束在先,所以兩人攏無反應,無講話。
賊偷看著按呢,dor更加大膽,而且di查甫人e面前,戲弄人e某。某堪ve-diau dor叫出聲:“賊la!掠賊la!”
某看翁固執死死di hia,dor責備伊:“你zit個笨桶,為著一塊餅,竟然見賊m掠,死柴頭!”
查甫人拍pok-a講:“哈!哈!非常之好,我定著會得著zit塊餅,你免想ala!”
人人聽著zit個事件,無人無愛笑!
做穡人分鵝
有一個ga人bak田e做穡人,yin兜已經無糧lo,dor veh去ga田主借糧穀。伊想講空手去ka無禮貌,dor ga厝內一隻鵝掠來tai,gorh ga烘烘leh,做伴手teh去送田主。
田主ga禮物收落來,向做穡人講:
“多謝你e禮物,mgor阮兜有阮翁仔某二個、二個後生gah二個查某囝,你想我veh按怎分dann會公平?”
做穡人講:“我來替你分!”伊dor qiah刀仔ga鵝頭dok落來,對田主講:“你是一家之主,你是頭家,得鵝頭!”伊gorh ga鵝尾椎e部份dok落來, ho頭家娘,對伊講:“你顧家,顧內頭,款東顧西,是厝內上好e守護者,所以尾椎e部份ho你!”
伊ga鵝e腳分ho二個查甫qin-a,講:“Lin二個愛遵守老父e腳步,伊e辛苦攏是為著lin全家。”
伊ga鵝e翅股分ho二個查某qin-a,講:“Lin二人,dor會飛離家庭嫁出去,所以翅股ho lin!Cuneho我家己!”
田主聽著bak田人e好言好語足歡喜,dor呵咾伊e體貼,ho伊穀物gah一寡錢財。
另外一個ka富裕e做穡人,聽著zit項消息,ma送五隻鵝veh來禮敬田主。
田主接會做穡人,多謝伊e禮物,伊講:“阮兜有六個人,veh按怎分五隻鵝ka算公平?”
好額e做穡人,想過來想過去,想足久,攏無撇步。
田主請散赤e做穡人過來幫忙分鵝,伊掠取一隻鵝對田主yin翁仔某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總數是三。”伊gorh另外掠取第二隻鵝對yin二個後生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總數是三。”然後,伊gorh掠取第三隻鵝對田主e二個查某囝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總數ma是三。”
“Cune二隻鵝加上我一個,總數ma是三,按呢分,上公平。”
田主笑haihai,ho伊真濟糧穀gah錢銀,然後ga hit個好額e做穡人趕走。
精功e查甫qin-a(Israel / 以色列)
有二間店相隔壁,一間是做油料e,一間是做芳料e。
有一個暗頭仔,油料e頭家準備veh關門結帳e時陣,做芳料e老闆好玄dor ui木造e壁孔,看著做油料e頭家,du好deh點錢,“1、2、3……到165個金幣。”做芳料e頭家心肝inn-a due著金幣e數目起起浮浮。伊ma看著對方用一塊紅布ga金幣包ho好勢。
做芳料e頭家,一時心中想貪,起一個惡念,dor走出去大街路頂,拚命大聲huah:
“街仔內有賊仔!有賊oh!賊仔偷teh我e錢!”
警察聽著趕緊走過來看,gorh當下問伊:
“賊di dor位?”
“我m知影a……,我用紅布ga金幣包起來了後,dor ganna做油料e頭家有行腳到nia-nia,其他並無別人,我e紅布包165個金幣﹗“做芳料e頭家,講gah大心氣(kui3)喘。
警察di做油料e店口觀察一下了後,dor入去店內,di店內e一角,ciau出一包用紅布包leh e金幣,內底有165個金幣。
油料e頭家,對天詛咒,這是伊做生理趁e錢,mgor無人veh相信,而且gorh ga伊掠起來關。
法官開始審理zit件案,mgor伊無法度判決。
市長對zit個案例有趣味,mgor伊ma無法度。伊無法度判斷什人deh講實在話,什人deh講白賊。歸城市e人攏deh看zit場好戲,這已經捲入是非難斷e羅生門現象。
有一工,市長di外口散步,du著一陣deh扮姑家伙e qin-a。伊聽著其中一個qin-a做頭,指定別人講:
“咱來sng扮審判e案件。阿明你做油料店e頭家,阿雄你做芳料店e老闆,我來做判官。”
市長緊去vih di大樹後,恬恬deh看yin e表演。Qin-a去sak一粒大石頭過來,ho判官坐di石頭頂。二個事主過來伊e面頭前。
阿明雄先講:“Zit 165個金幣是我做油料趁來e錢銀﹗”
阿明接deh講:“M是,這是我e錢。我親手算過e錢,用我e紅手巾包好好,kng di屜內,是你vih入來我e房間,ga錢包偷出去e。”
判官聽了,dor命令邊仔e人:
“去捧一碗水來!”
“Veh創啥﹖”其他e qin-a問。
“我veh ga金幣kng di水裡,若是水面浮出油汁,dor證明錢是油料商e,因為伊e手歸工攏deh vak油,伊e錢ma會gor著油,若是無油彩,這dor說明錢m是伊e。”
市長聽了dor ui樹後走出來,ga zit位扮演判官eqin-a攬一下,問伊e名gah住所。
市長轉去了後,dor宣佈隔日veh宣判zit件拖sua無結果e案件,而且講會有明白e答案,這個消息真緊dor傳去四界,隔日真濟人來聽結果。
雙方事主講了個別e事情,市長命令小使捧一碗水過來,伊ga紅布巾tau開,ga金幣一個一個ding-ding dong-dong倒入水中,水面馬上浮出一en油彩。
“Ho大家傳deh看zit碗水,看金幣是誰人e?”市長交待。
“是油料商e!是油料頭家e!”眾人齊聲講。
錢還錢主,痟貪e厝邊hong判坐監。
Dng歸城e人攏呵咾市長e精明gah腦力e同時,市長ga扮判官eqin-a qiah guan guan講﹕ “M是我,m是我,是zit個精功e查甫qin-a!是伊拆破做芳料e騙子e奸巧,是伊啟蒙我ho zit件懸疑案有清白e審判,還油料店主一個公道,ma對眾人有所交待。”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