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仔 食 niau鼠
蔡易宸(靜宜企業4)

有一隻貓仔 vat一隻niau ci, dor 膨風講 家己有 外甲意 niau 鼠, 甲意gah伊 交朋友,了後 niau 鼠 總算同意 gah 貓仔住, 作伙生活。
“咱 必要準備 過冬e物件a, 若無 咱到冬天 dor會 iau 腹肚,” 貓仔講,
“講著你嘛, 我e小niau 鼠, dor位 攏m通去, 我真驚你 會ho什麼niau 鼠夾仔夾著。” niau鼠接受 貓仔e 好建議, 逗陣 dor去買來 一罐豬油, mgorh 兩個人 suah m知 veh ga豬油 kngdi什麼所在。 Yin 日ma 想、 暝ma想, tong尾後 貓仔講:“我想講ga豬油 kng di 教堂裡 是 上穩當e, 因為 誰ma m敢偷 教堂內底e 物件。 咱來ga 豬油 藏di祭壇 下, 無到 萬不一e 時陣 決mai動伊。”
豬油罐 dor按呢 hong放去 安全e所在。 可是 過無外久, 貓仔 開始想veh食豬油了,dor對niau鼠講:“小niau鼠, 我想veh ga你講 一zan代誌。 我e表姐 du生 一個小寶貝, 閣請我 作小寶貝e 教母。 He小寶貝 全身雪白,帶著 一寡 褐色e斑點。 我veh抱伊 去接受 洗禮, 所以 今仔日 veh出去 一下, 你一個人 家己顧厝, 好無?”
“好! 好!”niau 鼠講, “做你去。 若是 有什麼 好食e物件, 千萬 愛會記我。我 足想veh嘗 一點仔 洗禮時 用e 紅葡萄酒。”
這一切 定著 攏m是 真e, 因為 貓仔 並無表姐, ma無hong請去 作教母。伊直接 去教堂, 偷偷仔 爬去 豬油罐仔 hia, 開始舔呀舔, ga頂面hit層 豬油 舔了了。
了後, 伊 di城裡e 厝頂 散步, 想veh 看會du著 什麼 好運氣 無; 了後dor 倒落來曝日頭。 逐gai想起 hit罐豬油, 伊 dor 擋vediau 舔舔家己e 嘴箍。 伊一直等到 天烏 ziah轉去 厝裡。
“啊, 你 總算轉來 了,” niau 鼠講, “zit一工 一定 過得足歡喜 吧?”
“一切順事。”貓仔回答。
“lin ga qin-a號什麼名 ?”
“無頂層!” 貓仔 冷淡deh講。
“無頂層!”niau鼠 叫出來, “zit個 古怪e名 真罕見。 Lin家常 取 按呢e名嗎?”
“he有什麼?” 貓仔講, “ve比 你hia-e 教子 叫什麼 ‘偷pang幼仔e’ 閣卡vai吧?”
  過無外久, 貓仔 又想veh食 豬油 了。
伊對niau鼠講:“你ai幫我一個忙, gorh一個人 顧厝。 閣有人 請我作教母 a,zit個qin-ae 頷頸 有 一條白箍, 我實在 無法度 推辭。”
好心e niau鼠同意。 貓仔ui 城牆後面 溜進教堂, 一口氣 食掉 半罐豬油。
“什麼物件 ma -ve比 食著 到家己e 嘴內 閣卡 一度贊,” 伊講, 心內 對 zit一工e收獲 感覺 足滿意。 等到厝, niau 鼠問講: “zit個紅嬰仔 號 什麼名字 呀?”
“食了一半 ” 貓仔回答。
“食了一半! 你 deh講什麼 呀? 我食ziah老 閣mvat有聽講按呢e號名。我敢打賭, dor是 歷史上 ma-ve按呢叫!”
  閣無外久, 貓仔e嘴箍 又開始 流嘴nua lo, 閣想veh去 貪豬油。
  “好事成三 嘛!”
伊講,“又閣 有人請我 去作教母 了。 Zit個qin-a 除了 爪仔是白色e, 歸身烏sorsor, 連 一支白毛 攏無。 這是 罕見e代誌, 你 當然會 同意 我去,對嗎?”
“無頂層! 食了一半!” niau 鼠回答, “zia-e名 真怪! 我實在 弄binnve明白。”
“你透早 a ve出門,”貓仔講, “歸工 穿深 灰色e皮裘(hiu5), 拖著 長長e尾溜, 坐di 厝裡 烏白想, 當然 頭殼ve明白 啦!”
趁著 貓仔 無di厝, niau鼠 ga厝內 拚掃清氣, ga 物件 款ho好勢。 可是he貓仔 ga剩e豬油 食gah 清氣清氣。
“人 只有 ga物件 食ho 清氣清氣 才會放心,” 伊 家己講 家己會。 伊食gah飽飽dudu, 一直到 天黑了 才撐著 圓圓會e 腹肚櫃仔 轉去。 niau 鼠看著伊轉來, 問伊 第三個qin-a 叫什麼名。
“你mave甲意 zit 款名 ,”貓仔說,“伊叫 ‘食gah光光光’。”
“食gah光光光!” niau 鼠 叫出來, “zit個名 hong 花gorgor! 我 從來mvat di冊裡見過。 食gah光光光! 這是 什麼意思 呢?” 伊 頭搖搖leh, 身軀縮起來, 倒落去 睏去了。
自 按呢 了後, 貓仔 dor 無人 閣請伊 去作教母。 可是 冬天 來到了,外面 找無 任何 食e物件。
niau 鼠 想著yin 準備e 過冬e物件, dor講: “行 吧, 貓仔! 咱teh 儲存e 豬油 吧。 咱 edang食 一頓腥臊。”
“是,” 貓仔回答, “若准會 ga你 suisui、 尖尖e 嘴舌 伸到窗外 去lim 西北風 仝款。”
Yin起身 去教堂, 等yin 去到hia, 看著 豬油罐仔 倒di-hia, 內面 suah是空e。 “an-niu-ue哪!” niau 鼠講, “我zitma 總算明白 是按怎樣 啦! 你有影真是 一個 好朋友! 你去作 什麼教母e 時陣, ga zia-e豬油 全食 了了了! 代先是食了上頂guan一層, 閣食了 一半, 上尾後……”
“你e狗嘴 ga我恬去!” 貓仔嚷叫, “你 若再羅嗦, 我連你ma食!”
“……食了了,” 可憐e niau鼠 續嘴講。
伊ga話 講suah, 貓仔dor pa去 伊e身上, 掠著伊, ga吞食落腹。 Zit個世界 dor是按呢!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