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e創治(The Hounds of Fate)
Saki著;DCH台譯
一個秋日e下晡, 日頭斜西, Martin Stoner[馬丁˙史東尼]沿著一台輕便細台車 所留落來e車輪 gau過e lam土細條路行, suah m知影veh去dor位?
伊想講, 頭前無外遠e所在, 是 一大片海洋, 對著海洋,伊e腳步一直行向前, 伊無法度解說 為什麼 家己hiah tiam deh 奮鬥往 hit個目標進行, 親像伊一直ho一種直覺 纏diau leh, dor比如 直覺ho一隻hong壓迫罩綑e鹿公 deh向絕崖e 盡bong衝。伊e情形 是 命運e神, 殘酷deh逼壓著伊: iau餓、精力用了,加上絕望 ho伊感覺麻痺, 伊差不多 無法度 用一點仔元氣 去想 是什麼潛意識 迫伊行ve停。
有真濟不幸e人, di人生e旅途中 歷經苦難, 因為 生做貧惰骨 加上 無眼光 失去良機, 致使 連上普通e代誌 攏做ve好勢,Stoner dor是zit款人。 Zitma伊是 走頭無路, 無任何其他e代誌edang gorh再試。 絕望並無叫醒 伊沉di身上e氣力, du好倒反,伸手sa無錢e危機感 ho伊心智呆鈍。 穿一身破爛e 衫仔褲, 納袋內 ganna cun半sen錢, 無一個朋友 或 任何相vat e人 tang投靠, 暗時無所在過暝, 隔工e三頓m知di dor, Stoner di澹ziunn ziunn e 灌木樹林中 腳底無目標deh行, 伊e頭殼空空, ganna潛意識裡 知影di頭前 某一位所在, 有一大片e大洋 另外gorh有一款知覺-- 感覺腹肚iau gah心肝亂操操, 花園e盡bong 有一間看起來 冷清e農家。 不管按怎, 天du deh飄著 sap-sap-a雨, Stoner想, 可能di zia 伊edang停腳一下, ma edang用伊上尾後e一個銀角仔 買一杯牛乳。 伊氣力用盡, 慢sor慢sor 行入去花園,沿著 一條窄窄e石板路 來到偏門。 伊iau ve kok門, 一個彎腰、曲痀臭老e 老歲仔dor拍開門, gorh kia di門嘴e一爿, 親像veh讓路ho伊入去。
「我敢esai入去vih雨?」Stoner講, mgorh老人切斷伊e話。
「入來, Tom少爺。 我知影有一工 你一定會轉來。」
Stoner腳步ve穩跨過戶碇, kia di hia愣愣看老人。
「請坐, ho我去準備一寡暗頓,」 老人身軀會顫, 熱心deh講。 Stoner因為雙腳行遠路顯出真sen, 伊遲鈍坐di sak向伊e椅仔。 伊真緊dor ga kng di身邊桌頂e冷盤, 乳粿gah pang大嘴吞入腹。
「Zit四冬來, 你並無啥改變,」老歲仔人續落講, Stoner感覺老人e聲音di足遠e所在飄渺, 親像di夢中。 「Mgorh你會發覺阮有真濟變化, 你e阿姨gah我iau di leh, 其他hia e kah早dua di zia e人攏走了a。 我dor來去ga伊講你來a, 伊無想veh gah你見面,mgorh伊愛你留dua zia。 伊定定提起講, 若是你有一工倒轉來, 總該留落來, mgorh伊永遠m愛見你, ma m愛gah你講話。」
老歲仔人 kng一杯vi-luh di Stoner面頭前e桌仔頂, 然後腳步歪歪倒倒deh行向長長e走人巷。 Sap sap雨 已經轉變做 倒水大雨,拍動著門窗。 Hit位流浪漢身軀cuah leh cuah leh deh想, 夜色已經ui四箍笠仔包罩過來, 海邊m知變做安怎? 伊食了食物, ma lim了vi-luh, 仝款憨神憨神deh等生份e人轉來。 Ui角落hia e hit座老時鐘, edang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一種新希望 ui少年人心中暗中deh buh出來; he ganna是頭前對食物e siau想gah di zit間厝頂下cue著停腳e安心來延伸e。 Ui走人巷e通道盡bong, 傳來沉重e腳步聲, 表示農舍內e老歲仔人 回頭轉來a。
「Tom少爺, 女主人無想veh見你, mgorh伊叫你留落來。 當伊往生了後, zit落農舍dor是你e, 按呢有夠公道a。 Tom少爺,你e房間e火已經點著a, 女使用人ma換好清氣e床單。 你會發現樓頂一點仔 ma無改變。 可能你已經足tiam a, zitma dor去樓頂歇睏吧!」
Martin Stoner半句話ma無講, 身軀笨重起身, due著服侍伊e「天使」 向走人巷行去。 爬上一段gi-gi-guainn-guainn e階梯, gorh行一段走人巷, dor進入火光通紅, 溫暖舒適e房間。 房間內設置幾項簡單、 質料好e老古董家具;kng di盒仔內底e一隻膨鼠cit-tor物仔gah一本四冬前e舊日誌, 是房間內所有e裝配。 Zit時,Stoner e目睭ganna盯di眠床頂, 伊等ve赴脫落衫仔褲dor趕緊di眠床頂爽快倒落來。 Di短短e時間內, 命運e神主 好親像 deh創治伊。
透早冷冷e日光中, Stoner了解家己e身分, 真悲傷deh冷笑自我kau seh。 可能伊edang食一寡早頓, di人iau ve發現進前, 偷偷仔溜走。 Di樓腳e房間內底, 伊發現hit個曲痀e老歲仔人 已經為Tom少爺 準備 一盤燻肉gah炒蛋, 面腔冷酷e女使用人 ma捧來一鼓燒茶, gorh為伊倒一杯。 當伊坐落來e時, 有一隻毛長長、 垂到耳仔e狗仔, 真好禮 過來靠近伊。
「這是老Bowker e狗仔,」 老歲仔人解說, hit位表情冷酷e女使用人 叫老歲仔“George”。 「伊上甲意你a, 自從你去Austraiee[澳大利], 伊dor m是古早e伊, 大約一冬前伊dor死a, zit隻是伊e囝。」
Stoner並無對狗母e死亡 有任何傷心, 論真來講 伊死去ma真好, 免得留下任何差錯。
「你veh騎馬出去seh一len無? Tom少爺,」 這是老歲仔人e提議。 「咱有一隻古錐、小白斑e短腳馬, kng落馬鞍座位真舒適。 比老Biddy e年歲kah大一寡, 雖講無kng馬鞍騎起來ma真舒適, mgorh我iah是ga馬鞍kng起去, 牽來門腳口ho你騎。」
「Mgorh我無騎馬e服裝,」 zit位hong流放e人 大舌[口吃]deh講, 當伊看著一身耐磨e衫仔褲, 自然dor自我取笑家己。
「Tom少爺,」 老歲仔人 差不多 帶著hong侮辱e口氣講: 「你所有e衫仔褲 攏無振動著。 Ga hia e衫仔褲 kng di壁爐頭前 dior dior bue bue leh dor好a。 Zitma出去騎馬seh seh leh, 拍鳥, ma edang輕鬆散步。 你會發現附近e人, 會用怨恨、 冷酷無情e態度 對你。 Yin iau無放ve記得過去e代誌, ma無原諒你。 無人會 接近你, 上好你是gah馬仔、 狗仔做朋友, yin ma足適合gah你作伴。」
老George腳步歪斜行去做伊e kangkue, a Stoner更加茫茫渺渺親像di陷眠, 伊上樓去檢查“Tom少爺”e衫仔櫥。 騎馬是伊上愛gorh ng望e代誌,而且騎馬ma edang避免面對gah Tom e舊友伴就近e觀察, 來發現伊是假仙e。 當zit位介入者 穿著一寡 適合騎馬e絨仔衫, 伊心內起疑著, 本尊e Tom到底是 做了什麼孽,引起 全村e人 攏討厭伊? 伊e腳 向地面踏一下, 發出pah ca e聲, 拍斷了伊e沉思。 同時, hit隻白斑馬仔 已經牽到門邊。
「我是馬頂e大尾乞食,」 Stoner心內想, 昨ng, 伊是一身破衫, di lam土中行路e 流放者, zitma伊卻騎馬 沿著zit條路走緊緊。
萬種考慮攏拋向頭殼後, 然後ho馬仔di一片發滿青草e路上慢慢仔走。 當伊來到一個拍開e入口, 伊調整速度, 方便ho兩台車進入廣場, 趕馬車e少年人 時間有夠長 來檢視伊, 當伊騎過去e時, 伊聽著 足激動e聲嗽 deh講: 「he是Tom Prike! 我vat伊, 伊又gorh di zia現身a?」
Di房間內跛腳行路e老歲仔人, hiah-nih-a靠近伊, 攏ho騙去a, 真明顯, di近距離內, hit兩個少年人e目睭 ma無外高明。
騎馬遊蕩當中, 伊看著真濟證據, edang確定 地方鄉親 並無ve記, ma無原諒 本尊eTom 過去所做e惡行。 若du著人, yin dor用生氣e面腔 看伊, 細聲談論, 互相振動手後曲 向伊dom頭,Bowker狗仔 安靜deh跟隨di伊身邊, 慢慢仔行, 好親像是 di zit個敵意e世界中 唯一友善e人。
當伊di邊仔門落馬e時陣, 伊目神閃見著樓頂e窗仔布後面,有一位消瘦e老婦人deh偷看伊, 伊明顯是 收養伊e阿姨。
享受豐湃料理e中晝飯e時, 伊有時間 詳細考慮著 家己zit款無平凡e情境。 離家出走四冬, 真正e Tom有可能di任何時陣轉來農場, 任何時間ma可能寄批來。 Iau有, 關係農場繼承e證明書, 假影e Tom 有可能ho人叫來簽字, 到hit當時, 真歹想像veh安怎面對。 或者是 有一位親成來訪問, a伊並無是 親像阿姨按呢, 採取m相du面e態度。 Zia e代誌攏有可能爆發出 歹名聲e底細。 另一面, 另一個選擇 dor是向曠闊e天走向汪洋大海e lam土小路。 不管安怎, 農場ganna提供伊 臨時e避難所,做穡是伊vat試過e kangkue之一, 伊edang做一寡穡頭, 來回報伊 無權利去接受 少爺身分e款待。
「暗頓來一盤冷豬肉好無?」 hit個一面冷酷表情e女使用人deh清理餐桌e時按呢問伊, 「或者你甲意食燒e?」
「燒豬肉加蔥頭」Stoner講。 Di伊一生中, he是一gai唯一快速下決心。 當伊點了暗頓e菜色了後, 伊知影家己 決定veh留落來。
Stoner對著di伊所有活動e房間, 伊嚴守著家己e範圍。 當伊參加農場e knagkue e時, di無收著命令進前, 伊ve主動去動手。 Di zit個寂靜、冷清e世界, ganna老George、 白花班e馬仔、gah Bowker e狗仔, 是伊e友伴。 伊從來mvat看過農場e女主人。有一gai, 當伊知影女主人去教堂做禮拜, 伊偷偷仔 走入去農舍e客廳, 想veh查明一寡伊所占用e身分, gah hit寡敗害名聲e作為, 看edang得著一寡鼻縫[線索]無。 有真濟相片掛di壁頂, ma有安di相框裡。 Mgorh伊想veh cue e 相片攏無di hia。 上尾後,伊看著一本相簿, di內底伊cue著伊veh 愛e物件。 一系列標註「Tom」e名, 一個穿奇怪古裝禮服e矮矮膨皮e三歲qin-a, 一個手中提著一隻蟋蟀仔e棍仔, 看起來大約十二歲e笨鈍査甫qin-a, 一個頭毛分開, 梳gah整齊英俊e十八歲少年家, 上尾後,一個看起來流露著大膽表情e少年人。 Stoner對zit張年紀上大e相片特別有興趣, 一絲仔dor無精差, gah伊有影真仝款。
Ui厚話e老歲仔人嘴內, 伊慢慢仔知影Tom所犯e過失, 致使別人對伊走避又gorh怨恨伊e原因。
「附近e人,對我e作為有什麼口風?」 有一工, 當yin ui圍籬外e田地行向厝內e時, 伊按呢問起。
老歲仔人一直deh搖頭。
「Yin恨你,恨你足深足深, zit點實在足遺憾, 相當遺憾。」
伊dor是無法度講出一寡ho人歡喜e話。
一個冰霜明顯e暗時, 離聖誕節iau有幾工, Stoner kia di水果園e角勢, edang看著闊闊e田園景觀。 庄仔內e人家厝, 散di四界, 厝內e燈火gah蠟條火光閃sih, 出現佳節來臨e 厚重氣氛。伊e後面dor是陰森寂靜e農舍。 內底, 從來無過 有人開嘴大笑,甚至連冤家e吵鬧聲 ma edang hong認定是 ho人愉快e。
當伊越過頭看著暗茫陰影e建築物頭前, hit條陰灰e行人巷e時, 門拍開, 老George雄狂行過來。 Stoner聽著老歲仔人 憂心緊張e聲音deh叫伊所借用e名, 伊隨dor知影 不幸e代誌發生a。Di伊心目中,平安hong滿意e避難所,liam當時發生了大變化,zit當陣恐驚伊愛hong趕出去a。
「Tom少爺,」老歲仔人e聲bit bit deh細聲講, 「你一定愛無聲無說ui zia逃出去幾工a。 Michael Leg[麥可˙雷格]伊轉來故鄉a, a伊咒誓只要去du著你, 一定veh ga你彈ho死。 真正e,伊會ga你彈死, 伊看起來殺氣沖天。 暗時你趕緊秘密逃亡吧! 只要一禮拜左右, 伊ve di zia停留幾工。」
「Mgorh我edang逃去什麼所在?」 Stoner感染著老歲仔人e驚惶, 伊ti-ti-tu-tu deh問。
「Zitma隨沿海岸逃走去Punchford[潘奇福特]hia,dor vih di hia, 等Michael離開了後, 我會騎hit隻白斑e馬仔去Punchford一位叫Green Dragon e所在, 當你看著馬仔停di馬棚e時陣, he dor是你edang倒轉e記號。」
「Mgorh--」Stoner猶deh躊躇。
「所費無問題,」 老歲仔人講: 「女主人ma認為你 上好按呢做, 伊ho我zia e。」
老歲仔人 提出 三金鎊gah一寡銀幣。
當日暗時, Stoner zah著老婦仁人ho伊e錢kng di納袋仔內,然後ui農舍e後門逃走, 伊感覺 實在無應該 按呢欺騙 老婦仁人。老George gah Bowkere狗, kia di hia恬恬目送伊離開埕斗。 伊無想講伊會gorh倒轉來, mgorh伊為hit兩個誠心等待著伊轉來e朋友感覺足後悔。 有一工, 可能真正e Tom會轉來, hia e單純e農庄村民會感覺驚異, 一位vat藏身di yin e門簷下e hit個旅客e身世。
對著家己e命運, 伊現主時ve感覺焦慮, 三金鎊di世間ganna是一點點仔用途nia, mgorh對一個用penny[便士]來計量財力e人來講,卻是一大筆財產。 前回, 當伊親像一個絕望e冒險者行di zit條小路e時, 幸運之神對伊特別照顧, 以後可能有機會cue著工作,重新開始, 伊愈行愈有精神。 漸漸伊恢復失去e身分, 又gorh ve記得假做替身ho伊帶來e操煩gah痛苦。 伊mvat操心去想有過深仇大恨e敵手, 因為過往hit段虛存e假身世e生命過程, 對伊已經無重要。 幾個月來, 伊頭一gai哼出輕快e歌聲。 Liam當時 垂落e橡樹陰影當中, 走出來一個qiah槍e人。 M免懷疑, 你ma臆會cuai伊是誰, di月光照cior下, 伊目睭充滿怨恨, 面色白cang cang,dor親像Stoner四界deh流浪e時仝款, 有時好、 有時vai e情況。 伊趕緊用力跳向小路邊e樹林內vih, mgorh he堅固e樹箍身正面ga擋leh。 命運之神di hit條小路等伊, a zit gai e歹運, 看起來伊是無法度逃脫la。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