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khov 短篇小說集 三篇 陳融廷 台譯
細粒蘋果
Di黑海gah Solovetsdky[所羅維茲基]群島之間, di某某經緯度e所在,有一位叫做 Trifon Semyonovich[特萊豐‧西繆諾維奇]e地主 已經di家己e黑土地頂guan dua 真濟冬a。 伊e姓 親像船e撐竿, zit個姓 原來是zin響亮deh表示人類美德之一e 拉丁字所演變來e。Trifon[特萊豐]伊有大約八千英畝烏土e庄園。 庄園雖講全部攏是伊e,mgorh已經抵押等veh賣a。 「俗俗a賣」e招牌 di deh伊頭殼頂 禿斑出現以前dor已經釘di hia a, 但是zit個庄園ia ve賣掉; Trifon edang無受著zit款歹運, 攏是因為 伊家己e技巧gah hit個qau ho人騙去e銀行經理。 當然, 總有一工 銀行會倒, 伊gah一大批人 仝款edang ga銀行借無利息e貸款, 事實上, 逐bai伊付出 貸款e淡薄a利息e 時陣, 伊總是做gah ve輸真e仝款, dor親像一個人 為著 建教堂 抑是 為死去e人安魂, 來捐出一sen錢 仝款偉大。 若是zit個世界m是按呢生, 是另外一個世界, 若是所有e物件 攏用yin特殊e專有名詞來稱呼e話, 按呢Trifon dor m免叫做 Trifon lo, 應該愛用平常保留ho牛馬用e名來稱呼。 講一句老實話, Trifon確實是 一個zing牲; 我相信 連伊本人 ma 會同意 我e看法。 伊若是 聽著zit句話 (因為 伊有e時陣 ma 會看《田嬰》雜誌), 若照講 伊ve氣gah ciak ciak dior, 因為 伊有 相當e智慧, 真有可能會完全同意我e看法, 無的確 閣會送我 一打 伊e Antonovka [安東諾夫卡]蘋果, 來感謝我 無ga伊e姓 洩漏出去e 好意。 Di zia 我只有用 伊e教名 gah ui父系傳落來e名, 我無準備寫出 伊所有e美德, ia若無dor會 lor lor長。 若veh完全 ga Trifon Semyonovich zit個人 寫出來, 無用長篇大論ve sai, 伊e分量 e sai gah Eugene Sue [猶今.蘇]e 《流浪e猶太人》 來比。 我無想veh提起 伊安怎 用紙牌騙人, 抑是 di政治上 作弊cue門路, ho伊edang m免還債務lap抵押利息, 抑是 安怎創治 老神父gah副主祭, 抑是伊原始社會e打扮 坐馬車 經過村內巷仔e 模樣。 我限制家己 愛光明正大 提出 Trifon安怎 對待同胞e 一件小故事。 根據gah同胞相處 四分之三世紀e經驗, 伊vat趕biann biann 寫出 下面e對句來歌頌人。
憨a, 飯桶, 庄腳song;
Sng牌(1)騙家己 騙別人, 自肥ma自毀。
Di deh熱天veh suahe 一個真美好e透早, Trifon家己一個人du deh伊hit 個風景真suie 水果園內底, 行di真窄 又閣長e 小路頂guan。 Hit種edang ho詩人靈感e 優美氣氛 充滿了 四箍笠仔e環境。 親像deh講: 「時間掠ho an, 時機掠ho an, 愛趁時陣 享受快樂, 因為秋天 dit veh到a!」 但是 hit工透早 Trifon並無siann清爽, 第一 可能是 伊gah詩人 閣差真遠le; 第二 可能是 伊過了 非常無爽快e 暗暝。 這 di牌桌頂guan 搏輸gah 真悽慘e人 來講, 是 真平常e代誌。 行di deh Trifon後壁e 是 伊忠心e 下腳手人, 年紀 六十外歲e Karpushka [卡布須加], 伊疑神疑鬼e四界看。 Karpushka e德行 gah Trifon 比起來, 實在是 半斤八兩, 伊 對擦鞋 真有一套, 對安怎tai狗仔 閣有絕招, 只要是伊手摸過e物件 攏會 消失無蹤去, 做一個偵探, 伊實在是 無人edang比e過e人才。 村a內e 幹事職司 攏叫伊做 「gor血蛇龍」。 差不多 逐工攏有 附近e 做穡人 抑是 地主 來向Trifon 投訴 Karpushka所做e 歹代誌, 但是 攏mvat有 任何回應。 Trifon e理由是 Karpushka 是無人edang取替e, 伊有講ve了 有關種種e閒談、 童話、 傳說gah典故 等等e 才情。 伊edang 有嘴講到無nuae 講vesuah。 伊講話 順順若流水 閣 ve dun denn[不遲疑], 至少du deh伊 iau ve聽著 任何 伊有興趣e代誌 進前 是按呢e。
Dor di zit 個特別e透早, Karpushka dua di主人後壁行, 談論 有關 兩個戴白帽仔e 查甫學生qin-ae 故事。 Yin兩個人 手teh武器 入去 水果園。 要求 Karpushka 允准yin di園a內 拍獵, 甚至 veh den出五十 [戈比]來ga伊ose[]。 但是, 主人e脾氣 伊心內知知leh,mganna看ve起yine拒絕有好處eoseh[賄賂],gorh放出栗子gah灰灰兩隻狗去咬 yin。Zit個故事du講suah,伊開始大聲宣傳有關地方醫生e德行,mgor故事iau ve了e時陣,伊聽到ui左爿蘋果樹林內傳來e一種si-si-su-su可疑e聲音。所以無gorh講話,斟酌a聽;伊家己確定認出zit種聲音e可疑來源,伊dor ga主人e外套qiu一下,然後zong入去heh si-si-su-su聲音e所在。特萊豐預想到會有什麼趣味e代誌,hiong-hiong-gong-gong用老人e腳步due di卡布須加e後壁。Di水果園邊一欉kia ziann zianne蘋果樹腳,一位du deh dau dau a哺一粒蘋果e農家查某qin-a kia di hia,另外離伊無遠e所在,有一位肩胛頭真闊e農家子弟di deh土腳爬,ga ho風吹落來e蘋果揀起來。伊ga iau ve熟edan入去ge樹仔欉內底,ga已經熟e蘋果用lah sape闊手,細膩e送ho伊e杜琪妮亞。伊sua對家己腹肚e狀況攏無ve 睬,三嘴做一嘴繼續一直吞,查甫qin-a 又gorh繼續di leh土腳揀蘋果,一點a攏無想著伊家己,ganna專心為伊hit 個獨一無二e杜琪妮亞。
「ui樹仔頂van一個落來,」查某qin-a ge聲細膩ega sai-long[慫恿]。
「我m敢。」
「你是leh驚什麼,『血腥龍』? 伊真有可能du deh小酒館lim淡薄a酒……」
查甫qin-a跳guan起來,ui樹仔頂挽一粒蘋果ho查某qin-a。但是dor親像古早e亞當gah夏娃仝款,zit個查甫qin-a gah 查某qin-a ma因為yine蘋果,愛悽慘去受罪……伊ga一塊蘋果落來馬上交ho查甫qin-a。Yin兩個ziah du吃著蘋果e酸味,兩個人e面突然間青sun-sun……這 m是因為蘋果e酸味yin zia按呢,是因為yin注意到特萊豐嚴肅e面容gah卡布須加hit個奸巧惡毒e嘴面。
「親愛e,qau早a!」特萊豐向yin ua過去,「唉唷!lin du deh享受蘋果,希望我無ga lin攪擾著。」
查甫qin-a ga帽a tng落來, 頭le le, 查某qin-a ma頭le l e看伊e圍裙。
「古烈格里, 最近過了好無?」 特萊豐對查甫qin-a繼續講, 「少年e, 最近安怎?」
「我ganna teh一個nia nia,」 查埔qin-a小小聲講, 「是ui土腳 揀起來e。」
特萊豐 ga目睭 撇過去 查某qin-a身上。
「你好無, 我e小親親?」 這使伊 發現家己 更加專心 注意伊e 圍裙。
「唷!qun ia ve慶祝line婚禮le, 對無?」
「無le,先生!qun ia ve……我對天ziu zua,qun ganna挽一粒蘋果。hut le m是……」
伊uat頭對查甫qin-a講:
「好!好la!真好!學認字讀冊ve?」
「先生!ia ve。qun ganna teh一粒蘋果,qun是di土腳cue著e……」
「你ia ve去讀冊leh,dor知影veh安怎偷teh物件,嘿嘿!好,按呢好!你無因為功課壓力感覺真沉重。你什麼時陣開始偷teh物件?」
「先生,我並無偷teh a。」
「若無你hit位suisuie小貼心ele?」卡布須加ga伊主人e話拍斷,對查甫qin-a講,「為什麼伊看起來hiah nih a失志?敢是因為你無向伊表達夠濟e愛?」
「卡布須加!恬去!」特萊豐hua講,「古烈格里,我veh愛你講一個故事ho我聽看mai。」
古烈格里tiau故意sau一聲,做一個真奇怪e笑面,
「先生,我vehiau講故事。我ma vuai你e蘋果。veh愛蘋果,我家己去買!」
「我eqin-a,我真歡喜知影你真好額le!但是──我ma是 veh愛你講一個故事。我想veh聽,卡布須加ma想veh聽,你e小貼心ma想veh聽,van驚歹勢,愛有膽量,『大膽是賊心。』我親愛e小朋友,按呢講敢 mdiorh?」特萊豐一對ciabebee目睭ga查甫qin-a qin diau diau。查甫qin-a額頭汗 cok cok流。
「先生,先生──」卡布須加無甲意e用guan gorh iue查甫聲拍斷伊主人e話:「你為什麼m ho伊換唱一條qin-a歌?伊ve憨gah為咱講故事la。」
「卡布須加,恬去!伊愛先講一個故事。按呢好la!我e小朋友,dor照我所講e按呢去做la!」
「什麼故事我ma m知影。」
「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故事你ma m知影?按呢你na會hiau去偷?十誡中e第八誡是安怎講e?」
「先生,你為什麼veh問我?我veh na會知影?上帝為證,qun ganna teh一個蘋果niania,而且gor是ui土腳kio起來e。」
「講一個故事ho我聽」
卡布須加開始收集蕁麻。查甫qin-a真清楚知影伊是安怎veh收集蕁麻。Ga伊e族人仝款,特萊豐有伊家己持法e妙招。如果掠著賊偷,伊dor ga yin關di地窖二十四小時,ia是用蕁麻sut yin,ia是先將yin歸身軀tng了了,才會放yin suah。對你來講這敢是新聞?有zit種歹行為e人滿滿是。古烈格里ui目睭邊看著蕁麻,張遲一下,細聲sau一下,伊並無講故事,顛倒講了一大套完全無意義e廢話出氣。哀哼、流汗、悶悶,比平常時ka ziap拭鼻a,伊開始編造一寡有關俄國武士ga牛鬼蛇神各種惡魔頭殼割落來,然後gah美麗e少女結婚e故事。特萊豐kia di hia聽,伊e視線mvat離開過講故事e人。
「好a!」當查甫qin-a接ve到故事e情節di hia烏白講e時陣,伊講:「你講故事真在行,但是你gor ka ehiau偷。Zit ma──輪到我hit位suisuie──」伊向查某qin-a uat頭,「你背主禱文看mai。」
sui查某qin-a面紅gigi用de低e聲音背誦主禱文,氣攏m敢喘。
「然後背第八誡!」
「你掠準講qun teh了真濟蘋果?」查甫qin-a接落講,失望e神態用兩手di空中搖,「如果你m相信我e話,我edang向十字架ziu zua。」
「親愛e,lin m知影第八誡,按呢dor真害a。我無ho lin一個教訓ve sai。我e美人a,伊敎你偷嗎?我e小天使,為什麼按呢恬恬?你一定愛回答!講a!你恬恬m講話,het dor是承認a。按呢,我e小美人,因為你所愛e人敎你偷,我愛你拍伊!」
「我vuai!」查某qin-a低聲講。」
「哦!只要小可拍伊一個dor edang a。伊是一個飯桶,應該教示伊。我親愛e,ga拍a!如果你m願意,我veh叫卡布須加gah馬特威來ho你試看mai蕁麻e滋味……你ia gorh m願意嗎?」
「vuai!我vuai!」
「卡布須加!過來a!」
Dor di-deh zit個時陣,查某qin-a頭向前e走向查甫qin-a,ga伊sen一個嘴pe。查甫qin-a目睭含淚,憨憨a笑le。
「妙a!我親愛e!zit ma qiu掉伊e頭鬃!我e寶貝,衝a!你vuai?卡布須加,過來a!」
查某qin-a qiu著伊愛人e頭鬃。
「mai停落來, 用力ga qiu疼, 用力 qiu 卡 an e!」
查某qin-a真e開始qiu an一愛人e頭鬃,卡布須加歡喜ga veh掠狂,zi-zat ve diau[壓不住]心內e興奮,大笑離開。
「有夠a!」特萊豐講,「你應該ho你女朋友一個教訓。伊ho你一個教訓,zit ma換你顛到過來還伊a!」
「慈悲e上帝,你安怎edang想出zit款代誌來?為什麼我一定愛拍伊?」
「為什麼?哼,伊ho你拍,敢無?zit ma換你拍伊……按呢對伊有真大e好處!你m願意嗎?好,ga你講ve行。卡布須加,去叫馬特威!」
查甫qin-a向土腳呸一嘴嘴nua,親像la-hiorh[老鷹] veh掠細隻雞a仝款e一拳掠an伊愛人e頭鬃,開始暴行相對。當伊出罰伊e時陣,ganna一點a ma ve感覺超過,du-deh歡喜e時,sua ve記一di毒拍家已e愛人,顛倒是講伊di修理特萊豐。查某qin-a尖聲vava叫,伊gorh繼續拍真久一段時間。如果m是莎仙卡,特萊豐e查某囝,ui樹欉背後突然真du好出現e話,我真m知影zit個故事將會如何結束。
「爸爸,來dng去lim茶。」伊huah講。當伊看到當場e情景時,忍不diau大笑起來。
「按呢夠a。」特萊豐講,「親愛elin edang走a。再見!將來lin結婚,我會送一寡小蘋果做禮物e。」特萊豐向zit兩位zng入水果園eqin-a dom頭行禮離開。查甫查某qin-a清醒過來了後ma離開a。查甫qin-a向右爿行,查某qin-a向左爿行;事到如今,兩人無gorh見過面。Na是莎仙卡無ui樹欉突然出現e話,yin huan se gorh會ho蕁麻sut拍。這dor是特萊豐老年e時如何自娛e方法,而且伊厝內e人ma ve差伊外濟。伊e查某囝對下層社會e訪客,有將蔥仔頭tinn入去yin帽ae習慣;對lim酒醉e人攏看做仝款,用粉筆di yin背後寫真大「笨桶」gah「憨人」e字。舊年冬天,伊e囝米地亞,一個退伍e慰官,比伊老爸gorh ka有出脫。一個退伍大兵拒絕送伊一隻細隻狗,gorh敎家己e查某囝mai ui伊手頂teh糖a gah薑餅,所以,di卡布須加e幫助之下,米地亞ga人厝e大門用diama膠[柏油]抹烏。
這dor是特萊豐‧西繆諾維奇, 真正e特萊豐所以ho人稱作特萊豐e緣故。



(1)這di原文Durachki(dunces),是sng紙牌e一種, ma是一個 真困難翻譯e雙關語。





歡 喜
暗暝十二點,一位名叫做米地亞‧庫達洛夫e少年人,真興奮e亂糟糟ezong入去伊老爸老母e公寓,ganna siau人仝款一間gor一間四界走。伊e老爸老母已經上床a,妹妹di眠床頂看一本小說e尾a幾頁,上小學e弟弟攏已經睏gah死死a。
「安怎a?」伊e爸爸媽媽ho zit個意外驚gah頭暈,「到底是安怎a la?」
「哦!mai問我!做眠夢ma想ve到會有zit款代誌發生。絕對料想ve到e……完完全全ho人ve去相信!」
米地亞笑gah真大聲,歡喜gah兩隻腳軟ga bua坐di椅a頂。
「難以相信!」伊繼續講,「lin攏無法度想像!試想看看!」
伊e妹妹ui床頂跳起來,qiu一條毯a圍di肩胛頭頂去見哥哥。小弟yin ma醒起來a。
「到底是安怎樣?你ganna完全起siau仝款!」
「He是因為我siunn歡喜a,媽媽。今a日全俄國e人攏知影我zit個人!每──一個人!一直到今a日ganna lin知影我zit個人,米地亞‧庫達洛夫,一個學院註冊員e存在。自今a日開始,人人攏知影!哦!媽媽!哦!上帝a!」米地亞跳起來又gorh ga所有e房間zong一遍,然後buah入去椅a內底。
「好a!ga阮講發生了什麼代誌?請你冷靜冷靜!」
「lin──lin活親像野獸,m看報紙,『出名』對lin來講並無什麼意義。只有無平凡e代誌才會登di leh報紙頂quane,一有任何重大e代誌發生,人人攏會知影,一項ma ve去ho漏去。我足歡喜。哦!上帝!lin知影吧,報紙ganna記載知名人物niania。哼!yin是記了一寡有關我e代誌le!」
「是安怎樣e記法?di dor位?」
爸爸面色翻青,媽媽望看聖像,di胸前畫十字。小弟yin ui眠床頂跳起來,dor ganna穿著薄薄e睏衫走來看哥哥。
「是真e!yin登了有關我e代誌!zit ma全俄國e人攏知影我zit個人a。媽媽,請你zit個留落來做紀念吧!你隨時攏edang看mai。Dor是zit個!」米地亞ui lak袋a teh出一份報紙交ho伊e爸爸,伊指著藍筆框過e所在,「念看mai!」伊e爸爸ga目鏡戴起來。「趕緊!讀a!」
媽媽注視著聖像,又gorh畫十字。爸爸ga嚨喉清清一下開始讀:
「十二月二十九日暗暝十一點,學院註冊員米地亞‧庫達洛夫……」
「你看!你看!接落去!」
「……註冊員米地亞‧庫達洛夫ui小阿莫爾街柯致金e酒菜館醉茫茫行出來……」
「Dor對a!我gah西米揚彼佐維奇鬥陣……一點a攏無m對!接落去,讀下一行!lin全部聽le!」
「……醉茫茫行出來,滑倒di出租車車伕伊凡‧都洛托夫e馬下。伊凡是庫諾夫斯基地區杜里基hit村e做穡人。著驚e馬跳過庫達洛夫,拖著戴有莫斯科第二商會商人史第藩‧爐可夫e滑雪枋,di歸條街a亂zong,到ho一位守門人遮著才停落來。庫達洛夫qong ga m知影人有一kun a,才ho人扛去到警察局,由一位退伍e醫官檢查,伊e頷a頸後壁有一de傷痕……」
「yin用浸過冷水e繃帶ga我e頷a頸綁著。讀a!dor是a!全俄國e人攏知影zit件代誌!ga報紙還我!」
米地亞ga報紙teh dng,將伊摺好才kng入去lak袋a。
「我veh走去馬卡洛夫兜,ho yin看mai……然後到伊凡尼茲基兜。娜達麗亞‧伊凡諾芙娜gah安尼森瓦西里奇ma應該看mai……我愛來走a,再見!」
然後,米地亞凊采ga有花結e帽a戴起來,勝利di-ziann愉快e對街a走去。




郵 局
前幾工a,阮去參加老郵政局長史拉柯波佐夫yin某e葬禮。按照祖先傳下來e習俗,大家按照規矩攏去郵政局,dor di hia悼念史女士。當薄煎餅kng去桌a頂,老鰥夫悲傷e哭講:「我可愛e某gah zit盤薄煎餅仝款紅艷美麗。確實──是按呢。」
「He一點a dor無m對,」大家同意,「伊實在是有夠sui……上高級e……」
「是──a!見過伊e人攏是按呢驚嘆e……但是,朋友a,我m是只愛伊外表esui gah氣質。這屬di女人e天性,di凡塵中cue攏無困難。我愛伊靈魂e另一種特質。我愛伊──上帝ho伊安息吧!──因為,排除所有活潑幽默e性格之外,伊對家己e尪婿忠貞。雖然,我已經veh步入花甲之年,年紀ganna二十tonge伊,猶原對我忠實,對我按呢e一個老芋a始終忠貞不二心。」
Gah阮鬥陣去食飯e教堂司事充滿表情deh嗽一個。
「你ganna無相信?」鰥夫uat身向伊。
「並m是我m相信,」司事緊張e講,「mgor……你知影e……zit mae少年太太,定定……安怎講le……偷約會什麼e……凊采gah人lam來lam去e……」
「你m相信。我證明ho你看mai。我用各種策略守diau伊e貞操。你edang按呢講,這是一種預防e辦法。用淡薄a奸巧詭計,我e太太無可能對我偷情。我用巧e手段保護qun尪a某e生活。我知影一寡話,一種口令。只要我講hit幾句話dor真有夠a。我edang無煩無惱a,m免操煩伊討契兄。」
「He是什麼話?」
「真簡單。我四界散播一種歹謠言。我想lin攏知影。進前我dng到人dor講:『我太太阿琉娜是警察局長依凡‧阿力克西維奇‧沙力柯瓦茨基e情婦。』ganna講zit句話dor有夠a。因為驚惹警察局長生氣,無什麼人敢gah阿琉娜有任何交cap。任何談情說愛e人,一見到伊dor驚gah連vih攏ve赴 a,以免沙力柯瓦茨基暗中施計。哈!哈!哈!你mai想veh佔人〈鬍鬚局長〉e好處,你得著什麼便宜,伊可能因為你環境無衛生寫五個報告。伊會ga小可代誌宣傳gah驚天動地;看到你e貓a di街a路走,伊會寫作牛di街a路亂seh le!」
「按呢,你太太無gah依凡睏過lo?」阮低聲驚嘆講。
「哦!當然無!哈!哈!哈!he是我變e步數,ga lin少年人騙gah死死。全部e故






創作者介紹

daiqi007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