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端康成 作 蕭宇喬 譯

Di七月e發白光e山路上, 一隊韓國人 為著徙動 來行走。 行到接近 已經edang看著大海e時陣, 逐家攏真tiam a。
Yin是di leh 起造 一條跨透 zit座山e路, 差不多 七十個勞工 做了三冬ekang kue以後, 新e路 已經開到 山頂上。 山頂hit爿 因為是 無仝款e 承包商,yin diorh 無kang kue通做。
婦仁人 yin di天veh光e時陣 diorh ui山裡e庄落 出發, di edang看著大海e時陣, 一個十六、七歲e少女 伊面色 已經青sunsun 白gah像紙hit款, 腳步ma ve穩。
「我e腹肚足疼, vedang 行a!」
「真害, 歇睏一下, 等下ziah閣 due查甫工yin 做伙行。」
「Yin大家 等下ma m知會來 無?」
「當然會來, 閣會像河水 按呢 流過來呢!」
Diorh按呢 有講有笑, hia e 查某人diorh 背著 行李 抑是包袱仔 ui大海hit爿 落山行去。
少女ga身軀上 背e物件 kng落來, 踞di草地上。 差不多 十個工人 ui少女e面頭前 行過去。
「喂! 按怎a?」
「等下yin大家 抑閣會有人來 無?」
「當然會來。」
「我腹肚足疼, 等下卡走。」
一看著 熱天e海, 少女diorh會感覺 一陣眩憨。 夏蟬e叫聲 ho人全身軀 攏振動起來。 Ui山裡出發e 工人, 有人行頭前、 有人行後壁, 三四人 做一群ui少女面頭前 行過去, 逐遍行過, diorh會按呢 問一聲。 少女攏是 回答仝款e話。
「喂, 按怎a?」
「抑閣有 什麼人 會過來無?」
「當然會來。」
一個少年工人, 家己一個人, 背著 一個足大e 柳枝行籠, ui杉林 行出來。
「喲, na會哭起來a?」
「後面 閣有人 來無?」
「無a。 我 是 特別留到 上尾後, 才m甘gah hit個查某人 分手e。」
「真正ve閣 有人來 a?」
「真正ve a。」
「真正 ?」
「喂, mai哭a。 發生 什麼代誌?」
工人di少女e邊仔 坐落來。
「我e腹肚疼gah ve用e行。」
「原來是按呢。 我抱你行啦? 你diorh嫁ho我好a。」
「M愛。──我老爸講過:mai di我ho人tai死e土地上 結婚。 Mai嫁ho 去過日本e人。 轉去韓國 嫁人。」
「哼! diorh是 因為按呢, 你老爸 才會按呢死去。 看你家己e衫。」
「這,」少女 ann頭看 身軀上 秋天花草圖案e衫, 「別人送e。 足想veh有 火車費 gah 韓國衫。」
「Hit件行李 是什麼?」
「鍋gah碗。」
「Gah我做夫妻 好a。」
「Gam閣有人 會過來?」
「我diorh是 最後一個a。 Diorh算是 ho你閣再等三年 ma無韓國人 會經過zit條路a。」
「真正ve來a?」
「Gah我 做翁仔某 吧! 你m是 行veh動a? 我是veh來走a。」
「真正 一個人 攏ve來a?」
「是啊。 所以, 聽我e話。」
「好啦。」
「來啦。」
工人 扶起 少女e肩胛頭 kia起來。 兩個人 背起 真大e行李。」
「真正 一個人ma ve來a?」
「有夠囉嗦!」
「Ga我cua走。 Mai ho我 看著海。」


創作者介紹

daiqi007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