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台語藝量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做穡人分鵝
俄,托爾斯 集、 DCH譯

有一個ga人bak田e做穡人, yin兜 已經無糧lo, dor veh去ga田主借糧穀。 伊想講空手去 ka無禮貌, dor ga厝內一隻鵝 掠來tai, gorh ga烘烘leh,做伴手teh去送田主。
田主ga禮物收落來,向做穡人講:
“多謝你e禮物, mgor阮兜 有 阮翁仔某二個、 二個後生 二個查某囝,你想我veh按怎分dann會公平?”
做穡人講:“我來替你分!”伊dor qiah刀仔 ga鵝頭dok落來, 對田主講:“你是一家之主, 你是頭家, 得鵝頭!”伊gorh ga鵝尾椎e部份 dok落來, ho頭家娘, 對伊講:“你顧家, 顧內頭, 款東顧西,是 厝內 上好e守護者,所以 尾椎e部份ho你!”
伊ga鵝e腳 分ho二個查甫qin-a, 講:“Lin二個 愛遵守老父e腳步,伊e辛苦 攏是為著 lin全家。”
伊ga鵝e翅股 分ho二個查某qin-a, 講:“Lin二人, dor會 飛離家庭嫁出去, 所以翅股ho lin! Cuneho我家己!”
田主 聽著 bak田人e好言好語 足歡喜, dor呵咾 伊e體貼, ho伊穀物gah一寡錢財。
另外一個 ka富裕e 做穡人, 聽著zit項消息, ma送五隻鵝 veh來尊敬田主。
田主 接會(hue3)做穡人, 多謝伊e禮物,伊講:“阮兜 有六個人, veh按怎分五隻鵝 ka算公平?”
好額e做穡人, 想過來想過去, 想足久, 攏無撇步。
田主 請散赤e做穡人 來幫忙分鵝, 伊掠取一隻鵝 對田主yin翁仔某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 總數是三。” 伊gorh另外掠取第二隻鵝 對yin二個後生 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 總數是三。” 然後, 伊gorh掠取第三隻鵝 對田主e二個查某囝 講:“Lin二個加上zit隻鵝, 總數ma是三。”
“Cune二隻鵝加上我一個, 總數ma是三, 按呢分, 上公平。”
田主笑haihai, ho伊 真濟糧穀gah錢銀, 然後 ga hit個好額e做穡人 趕走。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 春凰e“冬節圓”

王淑芬

當 春凰請我 為伊e 新冊文集-- 「冬節圓」寫序, 我確實是 ziah受疼愛、心肝有diuh驚e感覺, 因為 在情誼、 在寫作e 領域 裡, 阮攏m是 「第一等親」e關係。 雖是按呢, 我想 阮是 足有緣e人, 阮攏 di第一次e 會面 裡, 足歡喜 熟識對方, 阮ma di 彼此無仝e 寫作風格 裡, 互相欣賞; 像兩道 來自東西 不無仝方向e 光, 阮cue著 心靈e火彩。

我 di2009年十一月 應伊e邀請 去參觀 伊 di清華大學e 台文課, he是 我 第一次 見著伊 gah 伊e先生 江永進教授。 Yin二人用 上熱情e心 款待 我這個遠客。 老實講, di見著 yin進前, 我對 台文e知識 親像是「文盲」, 我雖罔 ui細漢 講台語, 但是 我 gah 真濟傳統e 台灣人 一樣, 習慣用 「華文」 寫文章、 發表意見, 我甚至 m知影 台文e 世界 裡, 閣有 各派無仝e 表達方式。

Mgorh, di參觀了 伊e課 後, 又gah伊 ham伊 台文工具 幕後推手e 翁婿聊過 後, 我出自內心 veh 足誠懇e 表達 我對yin 翁仔某兩人e 尊敬。 江教授講起 溫柔可愛e 牽手 時, 滿心e 推崇, 尤其 對 春凰e 寫作天分 讚賞有cun; a 春凰講起 江教授 用 統計學方法 自創e「台語拼音 雙拼法」 時, he 敬重e神情, ho我對 zit一對夫婦 更有 進一程e 欽羨, yin真是 一對 為 台語文 研究gah推行, 付出 上珍貴精神e 天使, yin 甚至決定 di厝裡 mai有 電視, 只是 逐工 浸透 di台語文e 雕琢世界, yin互相 di綿綿無停e 台文學術領域 gah 寫作研究 裡, 找著 人生e樂趣。

我足歡喜 成做 春凰 zit本新冊e 搶先讀者, 我用 無啥精通e 台文理解能力, 食力閣認真e 讀伊 zit12篇小說, 足感佩 於 伊 觀察細膩 gah 充滿 鄉土文思e 寫作方式。 伊 di主題文「冬節圓」裡, 寫著 水木婆 zit個 傳統e 台灣婦仁人, ui 晟養家己e 八個子女 開始, 親像 diorh註定了 一世人e 辛勞, 但是 伊好像 ma足認命 於 按呢e人生, diorh像足濟 老一輩e 台灣查某人, 伊用 虔誠e心 敬神, 祈求神明 ho 伊 gah 厝內人平安、 順利e 日子, 伊用 勤儉e 生活習慣 gah 拍拚e 工作精神, 來顯示 伊對 家gah厝內大細e 愛, 即使到了 囝孫滿堂、 可以享福e 老年歲月 裡, 伊e心中, 仝款 只有定定e 對 家中大細gah神明 無怨悔e 付出。 Di 水木公 去世時, 伊感心e 捧送 一碗 伊愛食e 鹹湯圓, 為 水木公e一生, 舖劃上 圓滿e 休止符, 也用 燒燒燒e 一碗圓仔, 解讀 伊家己 對 家人e 勞苦ham疼愛。 Zit款 看起來 平凡e 台灣女性e 人生, 卻ho 咱讀了 心神感動, 因為伊 ho咱看著 家己e親人、 鼻著 團圓瞑時, 燒溫燒溫e 圓仔湯味。

讀 春凰e 新作, ma ho我 想著 我qin-a時代e 生活, 充滿了 鄉土味, 伊文章裡 hia-e人物, diorh像 咱 di台灣e 真濟角落 看著e 一般人, 平凡 但卻有著 芬芳入鼻e 本土氣息, 活靈靈e di文字間 跳來跳去。 「大地為家」e 「旺伯」「旺姆」, 「歡喜婆」裡 將 一禮拜七工 分類e 古錐阿婆, 攏好像 咱身邊e人, 雖然平凡 卻又是 hit-nih-a親切, 讀了 嘴角 攏會 自然微微仔笑。 即使寫 有學問e 哲學家, 春凰 攏ho讀者 輕鬆e ga伊e妙筆, 行踏 di充滿樂趣e 時空 裡, 伊e 「電腦邊e哲學家」, 大概也是 yin夫婦 生活e寫照 吧!

春凰 不但 寫散文, 伊也是 一個詩人, dizit本 近似小說e 敘事散文集 裡, 也gah讀者 分享 伊e詩作。 就像伊 di才出版e 新冊「旅行心詩」裡 寫e: 「詩心 親像 一款強烈e 戀愛感覺, 來e時 跳動e心律, 自然 無法度停止, 擋攏擋vediau。」, 我想, 伊也是用 戀愛hit款e 心情, 以 細膩e筆 deh抒發 zit本《冬節圓》。

因為 愛為伊寫序, 我有幸 瀏覽了 春凰 其他e作品, 對 伊 漂撇e 生產力 驚奇閣呵咾, ui1994年 伊出版 第一本散文集「青春e 路途─我e生活台文」到現主時, dit-veh二十冬e 台文生活 裡, 伊e文思 像 充沛e泉水, 源源湧現 di伊e冊 裡, 隨意舉例, 伊e冊 「雞啼」、 「夜空流星雨」、 「台語文學評論集」、 「台語詩集」 閣有 旅行各地e 「三姊妹看世界」 等等作品, ho我 真心佩服 伊e創作力, 又看著伊 無辭勞苦e 參與翻譯 多本世界名著, 譬如 狄更司e 「聖誕鐘聲」、 芥川龍之介e小說、 清少納言e 「枕草子」等等, 為 台文教育 準備 世界各地材料e 熱心, 攏ho我 感佩 伊hit份 無停止e 熱誠gah精力。

作為一個 生長di台灣, 旅居國外e 文字工作者, 我一直關心 我母國家園裡e 文化發展, 我外呢a寄望 看著 我親愛e故鄉, 行出家己e 文化之路。 看著 春凰 gah 伊e夫婿永進, 認真e deh為 咱e母親-- 台灣e語文, 耕耘出家己e天地, 我真誠e 感激也歡喜, 我期盼見著 伊e 真濟本著作 gah 研究成果, di 台文e園地 裡, ia落種子、 播種花苗, di我 所愛e 家鄉土地 上 開花、 結果。

我veh多謝 春凰 溫馨感人e 寫作, 也多謝 永進 為 台文學術研究e貢獻, 祝福lin!

( 2010.1月 寫di Atlanta. Georgia , ChunHong台譯)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婆媳問題 辣媽 原作; LiTing 台譯
Da家ham新婦e問題

m:有天, 在 一份 無聊報 上, 看到 一個 無聊媽媽 問兒子 一個 很無聊的
問題:
d:有一工, di 一份 無聊e報紙 頂面, 看著 一個 無聊e媽媽 問伊e後生
一個 真無聊e 問題:
m:「如果 你媽媽 跟 你太太 一起 掉到水裡, 你會 先救 哪一個?」
d:「若是 你媽媽 gah 你太太 仝齊 lak落去水底, 你會 先救 dor一個?」
m:明知 此問題 荒唐透頂, 但 實在 忍不住 想 探探 兒子 的 忠誠度 如何?
d:明明知影 zit個問題 有影無正經, 但是 實在 忍未diau 想veh 試探 後生 忠心e程度 按怎?
m:既然 不能 問老公 「你愛我嗎?」 這麼 有爭議性 的 問題, 總可以 問問 心愛的兒子, 這個 容易回答的 問題 吧!
d:既然 ve使 問翁婿 「你gam愛我?」 zaih-nih 有爭議性 e 問題, 總edang
問看mai 心愛e後生, zit個 簡單回答e 問題 吧!
m:何況, 估計 這小子, 才 「轉肚臍」 沒多久, 「戀母情結」 也 蛛絲可尋,
d:閣再講, 掠準 zit個小囝, ziah 「轉度ze」 無外久, 「戀母情結」 ma
抑可cue有淡寡,
m:問 這麼簡單 的 問題, 大概就是 對對答案 罷了!
d:問 ziah-nih簡單 e 問題, 大概diorh是 對一leh答案 nia-nia。
m:沒想到 才講完, 答案 已經 不必想 就出來了。
d:無想著 ziah du講suah, 答案 已經 免想 diorh出來啊。
m:「當然 先救 我太太, 等我 能結婚時, 你 已經 那麼老了, 把你 救起來,
也 活不了 幾年 了!」
d:「當然 先救 阮太太a, 等我 edang結婚e時陣, 你 已經 hiah-nih老啊,
ga你 救起來, ma 活ve過 幾年 啊!」
m:雖然 辣媽 與兒子 對答, 一向 以火辣見長,
d:雖然 辣媽 ham後生 e 對答, 一向是 真直來直講,
m:但是 怎麼想, 都想不到 這個 我 痴迷至深的 「緣投」小子, 竟是 如此冷感, 當場 差點昏倒。
d:但是 按怎想, 攏想ve著 zit個 ho我 痴迷e 「緣投」小囝, 竟然是 ziah-nih-a冷感, 當場 險a暈去。
m:「等 Play Station [一種電動玩具] 出來 時, 不去 給你付錢 了, 你 對媽媽 這麼不好!」
d:「等 Play Station [一種電動玩具] 出來 e時, 無愛去 ga你買 啊, 你 對媽媽 ziah-nih無好!」
m:「下次 不讓你去 LCC [家附近玩電動的電腦中心] 了, 你 一點都 不愛媽媽!」
d:「後gai 無愛ho你去 LCC [家附近玩電動的電腦中心] 啊, 你 一點攏 無愛媽媽!」
m:兒子 每天 給老母 這樣「勒」, 心中 大約 也 很過意不去,
d:後生 逐工 ho老母 按呢念, 心中 大概 ma 真ve di過,
m:過了幾天, 他 見我 又 失魂落魄的 在那兒 喃喃自語: 「你 只救 你太太, 不救 你媽媽, 嗚…」
d:過了幾工, 伊 看我 又閣 失神失神e di hia 細細念: 「你 ganna救 你太太,無愛救 你媽媽,嗚…」
m:小子 當機立斷 說: 「媽, 不用 難過了, 我 救你 好了, 我想 我會 找一個 會游泳的 太太。
d:小囝 當機立斷 講: 「媽, m免 艱苦 lo, 我 救你 好a, 我想 我會 找一個 會曉游泳e 太太。
m:如果 她 不會游泳, 讓她死了 也 沒關係, 我 再去 找一個 太太 就好了,no big deal [沒什麼啦]!」
d:伊 若 ve曉游泳, ho伊死死le ma無要緊, 我 閣再去 找一個 太太 diorh好啊, no big deal [無啥物啦]!」
m:他小子 輕輕鬆鬆的 丟下這話, 又 跑去 玩電動 了。
d:伊小囝 輕輕鬆鬆e 擲落zit句話, 又閣 走去 sng電動 a。
m:嗚呼哀哉, 又是 一條人命! 這次 是 年輕的。
d:嗚呼哀哉, 又閣是 一條人命! zit gai 是 少年e。
m:辣媽 平日 雖然 講話 辣味十足, 嗆人無數, 倒 也 不失人性, 豈可 讓 兒子的 老婆 如此斃命。
d:辣媽 平常時 雖然 講話 kah條直, 冒犯著真濟人, suah ma是 iah有人性, 那會使 ho 後生e 某 按呢翹去。
m:於是 往後幾天, 辣媽 動不動 又 神經質的 見到兒子 就說: 「你好狠, 讓太太 就這樣死掉!」
d:所以 di續落來e幾工, 辣媽 不時 又閣 神經質e 看著後生 diorh講: 「你真雄, ho太太 diorh按呢死去!」
m:明知 自己 講得 不合情理, 也 毫無證據, 可是 卻總是 良心之言。
d:明明知影 家己 講gah 無合情理, ma 無證據, mgorh suah總是 有良心e話。
m:這樣 又「勒」了他 幾天, 小子 大約 不勝其煩 了。
d:按呢 又閣 念伊 幾工, 小囝 大概 擋未diau 啊。
m:這天, 我們 照例 又得 兩人 「悶」在車內 一小時。
d:zit工, 阮 照例 又閣愛 二人 hip di車內 一點鐘。
m:一上車, 小子 脫了鞋, 先讓老母 享受一頓 他 特有的 「註冊商標」, 又 發表新論 了。
d:一上車, 小囝 褪落鞋,先ho老母 享受一頓 伊 特有e 「註冊商標」, 又閣 發表新論 lo。
m:「媽, 你 不用 再 問那個問題 了, 我想 你跟我太太 一定 不能 get along [相處],
d:「媽, 你 m免 閣再 問hit個問題 lo, 我想 你gah我太太 一定 無法度 get along [鬥陣],
m:你們兩個 根本 不會 碰在一起, 所以 一定 不可能 一起 掉到水裡去!」
d:lin二個 根本 ve du著, 所以 一定 無可能 仝齊 lak落去水底!」
m:喔! 我 突然 恍然大悟,
d:喔! 我 突然間 了解啊,
m:原來 婆媳問題 是這樣 經過 多天的 培養, 慢慢 發酵出來的。
d:原來 da家ham新婦e問題 是按呢 經過 濟日e 培養, 慢慢 發酵出來e。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