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台語世界經典小說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命運e創治(The Hounds of Fate)
Saki著;DCH台譯


一個 秋日e下晡, 日頭斜西, Martin Stoner[馬丁˙史東尼] 沿著 一台輕便細台車 所留落來e車輪 gau過e lam土細條路 行, suah m知影veh去dor位?
伊想講, 頭前 無外遠e所在, 是 一大片海洋, 對著海洋,伊e腳步 一直行向前, 伊 無法度解說 為什麼 家己hiah tiam deh 奮鬥 往 hit個目標 進行, 親像 伊 一直ho 一種直覺 纏diau leh, dor比如 直覺 ho一隻 hong壓迫罩綑e 鹿公 deh向絕崖e 盡bong衝。伊e情形 是 命運e神, 殘酷deh逼壓著 伊: iau餓、精力用了, 加上絕望 ho伊感覺 麻痺, 伊差不多 無法度 用一點仔元氣 去想 是什麼 潛意識 迫伊行ve停。
有真濟 不幸e人, di人生e旅途中 歷經苦難, 因為 生做貧惰骨 加上 無眼光 失去良機, 致使 連上普通e代誌 攏做ve好勢,Stoner dor是zit款人。 Zitma伊是 走頭無路, 無任何 其他e代誌edang gorh再試。 絕望 並無叫醒 伊 沉di身上e 氣力, du好倒反, 伸手sa無錢e 危機感 ho伊 心智呆鈍。 穿一身 破爛e 衫仔褲, 納袋內 ganna cun半sen錢, 無一個朋友 或 任何相vat e人 tang投靠, 暗時 無所在 過暝, 隔工e三頓 m知di dor, Stoner di澹ziunn ziunn e 灌木樹林中 腳底 無目標deh行, 伊e頭殼 空空, ganna潛意識裡 知影di頭前 某一位所在, 有一大片e大洋 另外gorh有一款知覺-- 感覺腹肚iau gah心肝亂操操, 花園e盡bong 有一間看起來 冷清e農家。 不管按怎, 天du deh飄著 sap-sap-a雨, Stoner想, 可能di zia 伊edang停腳一下, ma edang用伊 上尾後e 一個銀角仔 買一杯牛乳。 伊氣力用盡, 慢sor慢sor 行入去 花園, 沿著 一條 窄窄e石板路 來到偏門。 伊iau ve kok門, 一個 彎腰、 曲痀臭老e 老歲仔 dor拍開門, gorh kia di門嘴e一爿, 親像 veh讓路 ho伊入去。
「我敢esai入去vih雨?」 Stoner講, mgorh 老人 切斷伊e話。
「入來, Tom少爺。 我 知影 有一工 你 一定會轉來。」
Stoner腳步ve穩 跨過戶碇, kia di hia愣愣看 老人。
「請坐, ho我去 準備 一寡暗頓,」 老人 身軀會顫, 熱心deh講。 Stoner 因為 雙腳行遠路 顯出真sen, 伊 遲鈍坐di sak向伊e 椅仔。 伊真緊 dor ga kng di身邊桌頂e冷盤, 乳粿gah pang大嘴 吞入腹。
「Zit四冬來, 你 並無 啥改變,」老歲仔人 續落講, Stoner感覺 老人e聲音 di足遠e所在 飄渺, 親像di夢中。 「 Mgorh你會發覺 阮 有 真濟變化, 你e阿姨 gah我 iau di leh, 其他hia e kah早dua di zia e人 攏走了a。 我dor來去ga伊講 你來a, 伊無想veh gah你見面, mgorh伊愛你 留dua zia。 伊 定定提起講, 若是 你 有一工 倒轉來, 總該 留落來, mgorh 伊永遠 m愛見你, ma m愛gah你講話。」
老歲仔人 kng一杯vi-luh di Stoner面頭前e 桌仔頂, 然後 腳步 歪歪倒倒 deh行向 長長e 走人巷。 Sap sap雨 已經轉變做 倒水大雨, 拍動著 門窗。 Hit位 流浪漢身軀cuah leh cuah leh deh想, 夜色 已經 ui四箍笠仔 包罩過來, 海邊 m知變做 安怎? 伊食了食物, ma lim了vi-luh, 仝款 憨神憨神 deh等 生份e人 轉來。 Ui角落hia e hit座老時鐘, edang看著 時間 一分一秒 過去, 一種 新希望 ui少年人心中 暗中 deh buh出來; he ganna是頭前 對食物e siau想 gah di zit間厝頂下 cue著 停腳e安心 來延伸e。 Ui走人巷e 通道盡bong, 傳來 沉重e 腳步聲, 表示農舍內e 老歲仔人 回頭轉來a。
「 Tom少爺, 女主人 無想veh見你, mgorh伊叫你 留落來。 當伊 往生了後, zit落農舍 dor是你e, 按呢 有夠公道a。 Tom少爺, 你e房間e火 已經點著a, 女使用人ma換好 清氣e床單。 你 會發現 樓頂 一點仔 ma無改變。 可能 你已經足tiam a, zitma dor去樓頂 歇睏吧!」
Martin Stoner半句話ma無講, 身軀 笨重起身, due著 服侍伊e「天使」 向 走人巷 行去。 爬上一段gi-gi-guainn-guainn e階梯, gorh行一段走人巷, dor進入 火光通紅、 溫暖舒適e 房間。 房間內 設置 幾項簡單、 質料好e 老古董家具; kng di盒仔內底e一隻膨鼠cit-tor物仔 gah 一本 四冬前e 舊日誌, 是房間內 所有e裝配。 Zit時, Stoner e目睭ganna盯di眠床頂, 伊等ve赴 脫落衫仔褲 dor趕緊 di眠床頂 爽快倒落來。 Di 短短e時間 內, 命運e神主 好親像 deh創治伊。
透早 冷冷e日光中, Stoner了解 家己e身分, 真悲傷deh冷笑 自我kau seh。 可能 伊edang食一寡 早頓, di人iau ve發現 進前, 偷偷仔溜走。 Di 樓腳e房間 內底, 伊發現 hit個曲痀e 老歲仔人 已經為Tom少爺 準備一盤 燻肉gah炒蛋, 面腔冷酷e 女使用人 ma捧來 一鼓燒茶, gorh為伊 倒一杯。 當伊 坐落來e時, 有一隻 毛長長、 垂到耳仔 e狗仔, 真好禮 過來靠近伊。
「這是 老Bowker e狗仔,」 老歲仔人 解說, hit位 表情冷酷e女使用人 叫老歲仔“George”。 「 伊上甲意你a, 自從你去Austraiee[澳大利], 伊dor m是 古早e伊, 大約一冬前 伊dor死a, zit隻是伊e囝。」
Stoner 並無對 狗母e死亡 有任何傷心, 論真來講 伊死去ma真好, 免得留下 任何差錯。
「你 veh騎馬出去 seh一len無? Tom少爺,」 這是 老歲仔人e提議。 「 咱有一隻古錐、 小白斑e短腳馬, kng落 馬鞍座位 真舒適。 比老Biddy e年歲kah大一寡, 雖講 無kng馬鞍 騎起來 ma真舒適, mgorh我iah是ga馬鞍kng起去, 牽來 門腳口 ho你騎。」
「Mgorh我無 騎馬e服裝,」 zit位hong流放e人 大舌[口吃]deh講, 當伊看著 一身耐磨e 衫仔褲, 自然 dor自我 取笑家己。
「Tom少爺,」 老歲仔人 差不多 帶著 hong侮辱e口氣 講: 「你 所有e衫仔褲 攏無振動著。 Ga hia e衫仔褲 kng di壁爐頭前 dior dior bue bue leh dor好a。 Zitma出去騎馬seh seh leh, 拍鳥, ma edang輕鬆散步。 你會發現 附近e人, 會用怨恨、 冷酷無情e 態度 對你。 Yin iau無放ve記得 過去e代誌, ma無 原諒你。 無人會 接近你, 上好 你是gah馬仔、 狗仔 做朋友, yin ma足適合gah你作伴。」
老George腳步歪斜 行去做 伊e kangkue, a Stoner 更加茫茫渺渺 親像di陷眠, 伊上樓 去檢查“Tom少爺”e衫仔櫥。 騎馬是伊上愛gorh ng望e代誌, 而且 騎馬ma edang避免 面對gah Tom e舊友伴 就近e觀察, 來發現 伊是假仙e。 當zit位介入者 穿著一寡 適合騎馬e 絨仔衫, 伊心內 起疑著, 本尊e Tom 到底是 做了 什麼孽, 引起 全村e人 攏討厭伊? 伊e腳 向地面 踏一下, 發出pah ca e聲, 拍斷了 伊e沉思。 同時, hit隻白斑馬仔 已經牽到門邊。
「 我是馬頂e 大尾乞食,」 Stoner心內想, 昨ng, 伊是一身破衫, di lam土中 行路e 流放者, zitma 伊卻騎馬 沿著zit條路 走緊緊。
萬種考慮 攏拋向 頭殼後, 然後ho馬仔di一片 發滿青草e 路上 慢慢仔走。 當伊來到 一個 拍開e入口, 伊調整速度, 方便ho兩台車 進入廣場, 趕馬車e 少年人 時間有夠長 來檢視伊, 當伊騎過去e時, 伊聽著 足激動e聲嗽 deh講: 「 he是Tom Prike! 我vat伊, 伊又gorh di zia現身a?」
Di房間內 跛腳行路e 老歲仔人, hiah-nih-a靠近伊, 攏ho騙去a, 真明顯, di近距離內, hit兩個 少年人e目睭 ma無外高明。
騎馬 遊蕩當中, 伊看著 真濟證據, edang確定 地方鄉親 並無ve記, ma無原諒 本尊eTom 過去所做e惡行。 若du著人, yin dor用生氣e面腔 看伊, 細聲談論, 互相振動 手後曲 向伊dom頭, Bowker狗仔 安靜deh跟隨 di伊身邊, 慢慢仔行, 好親像是 di zit個敵意e世界中 唯一 友善e人。
當伊di邊仔門 落馬e時陣, 伊目神 閃見著 樓頂e 窗仔布 後面, 有一位 消瘦e老婦人deh偷看伊, 伊明顯是 收養伊e阿姨。
享受 豐湃料理e中晝飯e時, 伊有時間 詳細考慮著 家己zit款 無平凡e情 境。 離家出走 四冬, 真正e Tom 有可能di任何時陣 轉來農場, 任何時間 ma可能寄批來。 Iau有, 關係 農場繼承e 證明書, 假影e Tom 有可能 ho人叫來 簽字, 到hit當時, 真歹想像veh安怎面對。 或者是 有一位親成 來訪問, a伊並無是 親像 阿姨按呢, 採取m相du面e態度。 Zia e代誌 攏有可能 爆發出 歹名聲e底細。 另一面, 另一個選擇 dor是 向曠闊e天 走向 汪洋大海e lam土小路。 不管安怎, 農場ganna提供伊 臨時e避難所, 做穡 是 伊vat試過e kangkue之一, 伊edang做 一寡穡頭, 來回報伊 無權利 去接受 少爺身分e 款待。
「 暗頓 來一盤冷豬肉 好無?」 hit個 一面 冷酷表情e 女使用人 deh清理餐桌 e時 按呢問伊, 「 或者 你甲意食燒e?」
「 燒豬肉 加蔥頭」Stoner講。 Di伊一生中, he是 一gai唯一 快速下決心。 當伊 點了 暗頓e菜色 了後, 伊 知影家己 決定veh留落來。
Stoner對著di伊 所有活動e房間, 伊嚴守著 家己e範圍。 當伊參加農場e knagkue e時, di無收著命令 進前, 伊ve主動 去動手。 Di zit個寂靜、 冷清e世界, ganna老George、 白花班e馬仔、 gah Bowker e狗仔, 是 伊e友伴。 伊從來mvat看過 農場e 女主人。 有一gai, 當伊知影女 主人去教堂 做禮拜, 伊偷偷仔 走入去 農舍e客廳, 想veh查明 一寡 伊所占用e身分, gah hit寡 敗害名聲e 作為, 看edang得著 一寡鼻縫[線索]無。 有真濟相片 掛di壁頂, ma有 安di相框裡。 Mgorh伊想veh cue e 相片攏無di hia。 上尾後, 伊看著 一本相簿, di內底伊cue著伊veh 愛e物件。 一系列 標註「Tom」e名, 一個 穿 奇怪古裝禮服e矮矮膨皮e 三歲qin-a, 一個 手中提著 一隻 蟋蟀仔e棍仔, 看起來 大約十二歲e 笨鈍 査甫qin-a, 一個 頭毛分開, 梳gah整齊英俊e 十八歲少年家, 上尾後, 一個看起來 流露著 大膽表情e 少年人。 Stoner對zit張 年紀上大e 相片 特別有 興趣, 一絲仔dor無精差, gah伊 有影 真仝款。
Ui厚話e老歲仔人 嘴內, 伊慢慢仔 知影 Tom所犯e過失, 致使 別人對伊走避 又gorh怨恨 伊e原因。
「附近e人, 對我e作為 有什麼口風?」 有一工, 當yin ui圍籬外e田地 行向厝內e 時, 伊按呢問起。
老歲仔人 一直deh搖頭。
「Yin恨你, 恨你 足深足深, zit點 實在 足遺憾, 相當遺憾。」
伊dor是 無法度 講出 一寡ho人歡喜e話。
一個 冰霜明顯e 暗時, 離聖誕節 iau有幾工, Stoner kia di水果園e 角勢, edang看著 闊闊e 田園景觀。 庄仔內e 人家厝, 散di四界, 厝內e燈火gah蠟條 火光閃sih, 出現 佳節來臨e 厚重氣氛。 伊e後面dor是 陰森寂靜e 農舍。 內底, 從來無過 有人開嘴大笑, 甚至 連冤家e 吵鬧聲 ma edang hong認定是 ho人愉快e。
當伊 越過頭 看著 暗茫陰影e 建築物 頭前, hit條 陰灰e行人巷 e時, 門拍開, 老George 雄狂行過來。 Stoner聽著 老歲仔人 憂心緊張e 聲音 deh叫 伊所借用e名, 伊隨dor知影 不幸e代誌發生a。 Di伊心目中, 平安hong滿意e 避難所,liam當時 發生了大變化, zit當陣 恐驚 伊愛hong趕出去a。
「Tom少爺,」 老歲仔人e聲bit bit deh細聲講, 「 你一定愛 無聲無說 ui zia逃出去 幾工a。 Michael Leg[麥可˙雷格] 伊轉來故鄉a, a伊咒誓 只要去du著你, 一定veh ga你 彈ho死。 真正e,伊會ga你彈死, 伊看起來 殺氣沖天。 暗時 你 趕緊 秘密逃亡 吧! 只要 一禮拜左右, 伊ve di zia 停留幾工。」
「Mgorh我edang逃去 什麼所在?」 Stoner感染著 老歲仔人e驚惶, 伊ti-ti-tu-tu deh問。
「 Zitma隨沿海岸 逃走去Punchford[潘奇福特]hia, dor vih di hia, 等Michael 離開了後, 我會騎hit隻白斑e馬仔 去Punchford一位叫Green Dragon e所在, 當你看著 馬仔 停di馬棚e 時陣, he dor是你edang倒轉e記號。」
「Mgorh--」Stoner猶deh躊躇。
「所費 無問題,」 老歲仔人 講: 「 女主人ma認為你 上好按呢做, 伊ho我zia e。」
老歲仔人 提出 三金鎊gah一寡銀幣。
當日暗時, Stoner zah著 老婦仁人ho伊e錢 kng di納袋仔內,然後 ui農舍e後門 逃走, 伊感覺 實在 無應該 按呢欺騙 老婦仁人。 老George gah Bowkere狗, kia di hia恬恬目送伊 離開埕斗。 伊無想講 伊會gorh倒轉來, mgorh伊為hit兩個 誠心等待著 伊轉來e朋友 感覺 足後悔。 有一工, 可能真正e Tom會轉來, hia e單純e農庄村民 會感覺驚異, 一位vat藏身di yin e門簷下e hit個旅客e 身世。
對著 家己e命運, 伊現主時 ve感覺 焦慮, 三金鎊di世間ganna是一點點仔用途nia, mgorh對一個用penny[便士] 來計量 財力e人 來講, 卻是 一大筆財產。 前回, 當伊親像 一個絕望e 冒險者行di zit條小路e時, 幸運之神 對伊 特別照顧, 以後 可能有機會 cue著工作, 重新開始, 伊 愈行愈有 精神。 漸漸 伊 恢復失去e身分, 又gorh ve記得 假做替身 ho伊帶來e 操煩gah痛苦。 伊mvat操心去想 有過 深仇大恨e 敵手, 因為 過往hit段 虛存e假身世e 生命過程, 對伊 已經無重要。 幾個月來, 伊頭一gai哼出 輕快e歌聲。 Liam當時 垂落e 橡樹陰影 當中, 走出來一個qiah槍e人。 M免懷疑, 你ma臆會cuai 伊是誰, di月光照cior下, 伊目睭 充滿怨恨, 面色白cang cang, dor親像Stoner四界deh流浪e時仝款, 有時好、 有時vai e情況。 伊 趕緊用力 跳向 小路邊e 樹林內vih, mgorh he堅固e樹箍身 正面ga擋leh。 命運之神di hit條小路 等伊, a zit gai e歹運, 看起來 伊 是 無法度逃脫la。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斷頭谷(無頭騎士)Sleepy Hollow 故事簡介


王睿農


《斷頭谷(無頭騎士)》(Sleepy Hollow) zit個故事 是di 19世紀 由美國真有名e作家Washington Irving所寫e, 這是一個充滿神秘氣氛e故事。
Zit個故事e開始, 有一個驕傲e老師Ichabod Crane ui外地到Tarry Town zit個田莊教冊, 伊gah當地一個粗勇e少年人Abraham Van Brunt(Brom Bones) 同時甲意著好額人e查某囝-- Katrina Van Tassel。
Yin兩個人e競爭mvat停過, di一擺全莊e活動結束了後 e暗暝, Ichabod Crane veh轉去厝裡e路途中, di樹林內ho一個騎士逐, zit個騎士竟然無頭殼,Ichabod非常驚惶, 想veh了解發生什麼代誌, ho伊閣卡vedang相信e是,住di zit個田莊e人 差不多攏知影有一個無頭騎士。
原來無頭騎士造成逐家e噩夢已經有真久e時間lo, 逐家攏leh講, 這是一個di美國獨立戰爭中, 失去家己頭殼e騎士, 伊定定di暗暝出現, 為著veh cue家己e頭, 所有e人攏真驚去du著無頭騎士, 真濟人攏有家己e恐怖經驗。
逐家攏leh講, Ichabod di一擺gah無頭騎士決鬥後dor消失a, 有人講 伊ia閣活di zit個世間一個遙遠e所在, 事實到底是安怎並無人知影。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川端康成 作 蕭宇喬 譯

Di七月e發白光e山路上, 一隊韓國人 為著徙動 來行走。 行到接近 已經edang看著大海e時陣, 逐家攏真tiam a。
Yin是di leh 起造 一條跨透 zit座山e路, 差不多 七十個勞工 做了三冬ekang kue以後, 新e路 已經開到 山頂上。 山頂hit爿 因為是 無仝款e 承包商,yin diorh 無kang kue通做。
婦仁人 yin di天veh光e時陣 diorh ui山裡e庄落 出發, di edang看著大海e時陣, 一個十六、七歲e少女 伊面色 已經青sunsun 白gah像紙hit款, 腳步ma ve穩。
「我e腹肚足疼, vedang 行a!」
「真害, 歇睏一下, 等下ziah閣 due查甫工yin 做伙行。」
「Yin大家 等下ma m知會來 無?」
「當然會來, 閣會像河水 按呢 流過來呢!」
Diorh按呢 有講有笑, hia e 查某人diorh 背著 行李 抑是包袱仔 ui大海hit爿 落山行去。
少女ga身軀上 背e物件 kng落來, 踞di草地上。 差不多 十個工人 ui少女e面頭前 行過去。
「喂! 按怎a?」
「等下yin大家 抑閣會有人來 無?」
「當然會來。」
「我腹肚足疼, 等下卡走。」
一看著 熱天e海, 少女diorh會感覺 一陣眩憨。 夏蟬e叫聲 ho人全身軀 攏振動起來。 Ui山裡出發e 工人, 有人行頭前、 有人行後壁, 三四人 做一群ui少女面頭前 行過去, 逐遍行過, diorh會按呢 問一聲。 少女攏是 回答仝款e話。
「喂, 按怎a?」
「抑閣有 什麼人 會過來無?」
「當然會來。」
一個少年工人, 家己一個人, 背著 一個足大e 柳枝行籠, ui杉林 行出來。
「喲, na會哭起來a?」
「後面 閣有人 來無?」
「無a。 我 是 特別留到 上尾後, 才m甘gah hit個查某人 分手e。」
「真正ve閣 有人來 a?」
「真正ve a。」
「真正 ?」
「喂, mai哭a。 發生 什麼代誌?」
工人di少女e邊仔 坐落來。
「我e腹肚疼gah ve用e行。」
「原來是按呢。 我抱你行啦? 你diorh嫁ho我好a。」
「M愛。──我老爸講過:mai di我ho人tai死e土地上 結婚。 Mai嫁ho 去過日本e人。 轉去韓國 嫁人。」
「哼! diorh是 因為按呢, 你老爸 才會按呢死去。 看你家己e衫。」
「這,」少女 ann頭看 身軀上 秋天花草圖案e衫, 「別人送e。 足想veh有 火車費 gah 韓國衫。」
「Hit件行李 是什麼?」
「鍋gah碗。」
「Gah我做夫妻 好a。」
「Gam閣有人 會過來?」
「我diorh是 最後一個a。 Diorh算是 ho你閣再等三年 ma無韓國人 會經過zit條路a。」
「真正ve來a?」
「Gah我 做翁仔某 吧! 你m是 行veh動a? 我是veh來走a。」
「真正 一個人 攏ve來a?」
「是啊。 所以, 聽我e話。」
「好啦。」
「來啦。」
工人 扶起 少女e肩胛頭 kia起來。 兩個人 背起 真大e行李。」
「真正 一個人ma ve來a?」
「有夠囉嗦!」
「Ga我cua走。 Mai ho我 看著海。」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十夜

夏目漱石 著 DCH台譯


第一暗


做一個 按呢e夢境。

雙手攬胸, 坐di枕頭邊, 倒cior coir〔仰躺〕e 查某人 輕輕仔講 伊dih veh死a。 伊e長頭鬃 散cian cian 潑落di枕頭頂, 線條柔美e 雞卵面形 橫舖di頭毛中央。 白siak siak e面肉 透漏出 溫暖e血色, 嘴唇 ma是紅gigi, 看ve出 是 veh死e形。 Mgorh, 查甫人 卻是 真安靜, 閣足清楚 deh表示, 伊dih veh死a。 我真正認為 伊無應該死, diorh an頭問伊: 「敢有影? diorh veh死a嗎?」 查某人回講: 「是。」 目睭展gah 大lui大lui。 長長e 目睭毛內圍e 目睭仁 大閣濕潤, 一片烏溜溜。 烏金e 目睭仁深處, 真明浮出 我e身影。

我注目zit對 清亮見底e 閃光目仁, 心內想, 敢真正會死? 了後dor足親密 ga嘴倚過 伊e枕頭邊, 一直ga講, 「你ve sai死! mtang死。 查某人 烏色e目睭皮 半veh睏、 半開開, 仝款 用 平靜e口氣 講; 「mgorh我會死, 這是 無法度e代誌。」

我刁工問伊, 「你敢看會著 我e面?」 查某人 對我笑 講, 「問我看有無? m是 投射di hia嗎?」 我恬恬 ga面 ui枕頭邊 徙開, 雙手攬胸 沈思: 伊是安怎 一定veh死 呢?

過一下仔, 查某 又閣 開嘴講話。

「我死了後, 請ga我埋leh。 請用 大kene 珍珠貝 挖墓穴、 用 天落落來e 天星碎片 做墓牌。 了後, 請你 di墓邊 等我, 我會來cua你。」

我問伊 當時 會來cue我?

「日頭會出來, ma會落山。 了後。 Iau會出來, 閣會落山吧! 紅色e日頭 ui東向西 沈落e時日, 你edang為我等守 嗎?」

我無言語, dom頭。 查某人 提高 平穩e口氣 堅決講, 「請等我 一百冬, 請坐 di我e墓前 一百冬, 我一定 會來cue你!」

我回答 家己未來 只是等待。 Diorh按呢, 烏金清明e 目仁內 我明朗e影像 diorh崩散去a, 親像 恬靜e水面 開始流動, 拍亂了 投影 按呢。 Diorh di我幻覺家己e影 du veh隨著 滿墘e目屎 奔流e時, 查某人 目睭diorh瞌密合。 淚珠 ui長長e 目睭毛 lin落嘴pue。 查某人 已經斷氣a。

了後, 我行向庭埕, 用珍珠貝 掘墓堀。 珍珠貝 是一款 光面平滑 邊仔尖利e 貝殼。 掘土e時, 貝殼 di月光e 照射之下 閃閃sih sih。 土壤散發出 濕軟e氣味。 墓穴 真緊diorh掘好a。 我ga 查某人e身屍 kng入去 墓穴裡。 了後, 閣 ga柔軟e土泥 輕手 ga kam ho好。 每一gai kam一en土泥,珍珠貝 內層 diorh反射出月光。

續落來, 我拾起 天星e碎片, 輕輕仔 kng di土堆頂面。 天星e碎片是圓形e, 長久飄落 di太空中, 尖角 攏磨滑去a。 我手中 捧著 天星e碎片 kng di土堆頂面, 家己e 胸崁gah手心 iau感受著 絲絲仔 溫暖。

我 雙手攬胸 坐di青苔頂面, 注目 圓形e墓牌 沈思: 自今以後e 一百冬 攏di zia等待。 Zit時陣, 照 查某人 所講e, 日頭 ui東方出來, 一輪紅gi gi e 大大大日頭。 接續ma是 照 查某人 所講e, 日頭 di西方落山, 歸粒紅色e 圓球, diorh liam當時 無去a。 我di心內 算計著 二工 已經過去a。

無外久 通紅e日頭 又閣 無聲無說 liong升起來, 了後 恬恬a閣 日落沈辭。我di心內 算數著 二工 已經過去a。

Diorh di zit款 一工、 二工e 算數當中, m知 看 外濟紅日 浮浮沈沈。不管 安怎計算, 算ve了e 火紅日頭, 仝款繼續 超過 我頭殼頂。 尾後, 我看著 佈滿 青苔e 圓石墓牌, 心想家己 是m是ho查某人 拐去a。

Zit 時, 一枝 綠色e草藤 ui石頭下面, 向我e方位 伸長過來。 只看著藤枝 愈發愈長, 到我面頭前diorh停頓。 下一景, 搖晃e藤枝 頂端 垂掛 一蕊 細細長長e 花苞, du deh開啟 伊e花瓣。 目前 雪白e百合花 散發出 嬌滴滴 e芳味。 一點露珠 ui天 顫、 跳、 停e 滴落來, 花蕊ma輕舞風騷。我 伸頷頸仔 向前 輕輕仔 zim著 沾附冰涼露珠e 白色花瓣。 當我e面 離開百合花e 時, 看著 遠遠e天邊 有一粒星 閃閃sih sih。

「原來 一百冬 已經到a!」 zit時 我才發覺。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序:
台譯《斷頭谷傳奇》、《李伯大夢》gah《時間機器》e後半部
王睿農

真歡喜有zit個難得e機會edang接觸著台文翻譯。當初是因為選擇春凰老師e台文課,發現台文經過春凰老師趣味有料e發揮,m na是咱一般e對話,更加是一門真有特色e藝術。作一個讀理工科e學生,真濟人可能會對我投入翻譯感覺意外,無的確ma無認同。Ia mgorh自細漢我e父母dor會gah我講台語,台語真自然dor是我e母語,對台文翻譯有一種講ve出來e親切。Di翻譯過程中,我真感謝我e媽媽,伊會提醒我一寡台語優美e使用方法,一直ga我鼓勵,支持我做我想veh做e代誌。

這是我頭一擺作翻譯,一個人獨立完成《斷頭谷傳奇》、《李伯大夢》gah《時間機器》e後半部。完成了後e歡喜ho我感覺過程e辛苦攏放ve記a。我所翻譯ezit三部作品攏真有特色,會吸引人想veh一直看落去。

《斷頭谷傳奇》主要是leh講一個di美國田庄通人知e神秘e故事,景物e描寫真濟是作者真特別e手法。Ui故事當中edang ho人感受著樸實e作穡人yine生活環境gah生活習慣,故事e主要人物gah「無頭騎士」對抗e過程ma真精采。雖然故事中對話無濟,看e人愛閣卡用心ziah edang體會內容,mgorh讀zit個故事m是ganna文字,閣edang看著畫面,ho咱讀e人好親像入去3D電影內底,gah故事e進行作伙驚惶、緊張。

《李伯大夢》是世界有名e故事。李伯因為食酒醉睏落深眠,一睏二十冬。Ziah-nih稀奇e代誌、二十冬環境人事e改變,攏ho李伯gah生活di伊四箍笠仔e人m知影veh安怎。李伯di夢中所看著e是一場夢?Ia是伊確實看著gah咱人無仝款e人類?故事當中對人物e特性做了真深入e描寫,特別是主角李伯gah yin某天差地遠e個性ho zit個故事閣卡趣味。李伯gah伊e狗沃夫永遠ve變卦e感情,ho我zit個愛狗e人閣卡珍惜我gah我e狗逗陣e時間。

《時間機器》是一部行di時代頭前e科學幻想小說。生長di 19世紀e作者竟然edang寫出咱所生活e21世紀gah閣卡遙遠e幾落千萬年以後未來e景象,zit款澎湃e夢想,m是一般人有e。Zit個故事真清楚表達作者對咱人破壞環境感覺著急,一般人看ve著e可能,作者攏替咱想著a。Di未來e世界,咱人變gah閣卡野蠻,生活當中攏是驚惶,是什麼原因造成zit款e結局?時間機器是真濟人空思夢想想veh得著e物件,mgorh作者想veh ho逐家知影,過去無法度改變,只有改變zit mae錯誤ziah edang得著未來e幸福。

三篇故事攏leh講咱人真真假假e幻想,veh相信ia是m相信dor看每一個人家己。我di翻譯過程中得著真濟快樂,ui無仝款e角度去欣賞作者想veh表達e意思。Di了解zit三個故事了後,我想veh用「李伯」作夢e心情去享受「斷頭谷」美麗e田庄,並且使用「時間機器」e科技來體會無仝款e人生。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ekhov 短篇小說集 三篇 陳融廷 台譯
細粒蘋果
Di黑海gah Solovetsdky[所羅維茲基]群島之間, di某某經緯度e所在,有一位叫做 Trifon Semyonovich[特萊豐‧西繆諾維奇]e地主 已經di家己e黑土地頂guan dua 真濟冬a。 伊e姓 親像船e撐竿, zit個姓 原來是zin響亮deh表示人類美德之一e 拉丁字所演變來e。Trifon[特萊豐]伊有大約八千英畝烏土e庄園。 庄園雖講全部攏是伊e,mgorh已經抵押等veh賣a。 「俗俗a賣」e招牌 di deh伊頭殼頂 禿斑出現以前dor已經釘di hia a, 但是zit個庄園ia ve賣掉; Trifon edang無受著zit款歹運, 攏是因為 伊家己e技巧gah hit個qau ho人騙去e銀行經理。 當然, 總有一工 銀行會倒, 伊gah一大批人 仝款edang ga銀行借無利息e貸款, 事實上, 逐bai伊付出 貸款e淡薄a利息e 時陣, 伊總是做gah ve輸真e仝款, dor親像一個人 為著 建教堂 抑是 為死去e人安魂, 來捐出一sen錢 仝款偉大。 若是zit個世界m是按呢生, 是另外一個世界, 若是所有e物件 攏用yin特殊e專有名詞來稱呼e話, 按呢Trifon dor m免叫做 Trifon lo, 應該愛用平常保留ho牛馬用e名來稱呼。 講一句老實話, Trifon確實是 一個zing牲; 我相信 連伊本人 ma 會同意 我e看法。 伊若是 聽著zit句話 (因為 伊有e時陣 ma 會看《田嬰》雜誌), 若照講 伊ve氣gah ciak ciak dior, 因為 伊有 相當e智慧, 真有可能會完全同意我e看法, 無的確 閣會送我 一打 伊e Antonovka [安東諾夫卡]蘋果, 來感謝我 無ga伊e姓 洩漏出去e 好意。 Di zia 我只有用 伊e教名 gah ui父系傳落來e名, 我無準備寫出 伊所有e美德, ia若無dor會 lor lor長。 若veh完全 ga Trifon Semyonovich zit個人 寫出來, 無用長篇大論ve sai, 伊e分量 e sai gah Eugene Sue [猶今.蘇]e 《流浪e猶太人》 來比。 我無想veh提起 伊安怎 用紙牌騙人, 抑是 di政治上 作弊cue門路, ho伊edang m免還債務lap抵押利息, 抑是 安怎創治 老神父gah副主祭, 抑是伊原始社會e打扮 坐馬車 經過村內巷仔e 模樣。 我限制家己 愛光明正大 提出 Trifon安怎 對待同胞e 一件小故事。 根據gah同胞相處 四分之三世紀e經驗, 伊vat趕biann biann 寫出 下面e對句來歌頌人。
憨a, 飯桶, 庄腳song;
Sng牌(1)騙家己 騙別人, 自肥ma自毀。
Di deh熱天veh suahe 一個真美好e透早, Trifon家己一個人du deh伊hit 個風景真suie 水果園內底, 行di真窄 又閣長e 小路頂guan。 Hit種edang ho詩人靈感e 優美氣氛 充滿了 四箍笠仔e環境。 親像deh講: 「時間掠ho an, 時機掠ho an, 愛趁時陣 享受快樂, 因為秋天 dit veh到a!」 但是 hit工透早 Trifon並無siann清爽, 第一 可能是 伊gah詩人 閣差真遠le; 第二 可能是 伊過了 非常無爽快e 暗暝。 這 di牌桌頂guan 搏輸gah 真悽慘e人 來講, 是 真平常e代誌。 行di deh Trifon後壁e 是 伊忠心e 下腳手人, 年紀 六十外歲e Karpushka [卡布須加], 伊疑神疑鬼e四界看。 Karpushka e德行 gah Trifon 比起來, 實在是 半斤八兩, 伊 對擦鞋 真有一套, 對安怎tai狗仔 閣有絕招, 只要是伊手摸過e物件 攏會 消失無蹤去, 做一個偵探, 伊實在是 無人edang比e過e人才。 村a內e 幹事職司 攏叫伊做 「gor血蛇龍」。 差不多 逐工攏有 附近e 做穡人 抑是 地主 來向Trifon 投訴 Karpushka所做e 歹代誌, 但是 攏mvat有 任何回應。 Trifon e理由是 Karpushka 是無人edang取替e, 伊有講ve了 有關種種e閒談、 童話、 傳說gah典故 等等e 才情。 伊edang 有嘴講到無nuae 講vesuah。 伊講話 順順若流水 閣 ve dun denn[不遲疑], 至少du deh伊 iau ve聽著 任何 伊有興趣e代誌 進前 是按呢e。
Dor di zit 個特別e透早, Karpushka dua di主人後壁行, 談論 有關 兩個戴白帽仔e 查甫學生qin-ae 故事。 Yin兩個人 手teh武器 入去 水果園。 要求 Karpushka 允准yin di園a內 拍獵, 甚至 veh den出五十 [戈比]來ga伊ose[]。 但是, 主人e脾氣 伊心內知知leh,mganna看ve起yine拒絕有好處eoseh[賄賂],gorh放出栗子gah灰灰兩隻狗去咬 yin。Zit個故事du講suah,伊開始大聲宣傳有關地方醫生e德行,mgor故事iau ve了e時陣,伊聽到ui左爿蘋果樹林內傳來e一種si-si-su-su可疑e聲音。所以無gorh講話,斟酌a聽;伊家己確定認出zit種聲音e可疑來源,伊dor ga主人e外套qiu一下,然後zong入去heh si-si-su-su聲音e所在。特萊豐預想到會有什麼趣味e代誌,hiong-hiong-gong-gong用老人e腳步due di卡布須加e後壁。Di水果園邊一欉kia ziann zianne蘋果樹腳,一位du deh dau dau a哺一粒蘋果e農家查某qin-a kia di hia,另外離伊無遠e所在,有一位肩胛頭真闊e農家子弟di deh土腳爬,ga ho風吹落來e蘋果揀起來。伊ga iau ve熟edan入去ge樹仔欉內底,ga已經熟e蘋果用lah sape闊手,細膩e送ho伊e杜琪妮亞。伊sua對家己腹肚e狀況攏無ve 睬,三嘴做一嘴繼續一直吞,查甫qin-a 又gorh繼續di leh土腳揀蘋果,一點a攏無想著伊家己,ganna專心為伊hit 個獨一無二e杜琪妮亞。
「ui樹仔頂van一個落來,」查某qin-a ge聲細膩ega sai-long[慫恿]。
「我m敢。」
「你是leh驚什麼,『血腥龍』? 伊真有可能du deh小酒館lim淡薄a酒……」
查甫qin-a跳guan起來,ui樹仔頂挽一粒蘋果ho查某qin-a。但是dor親像古早e亞當gah夏娃仝款,zit個查甫qin-a gah 查某qin-a ma因為yine蘋果,愛悽慘去受罪……伊ga一塊蘋果落來馬上交ho查甫qin-a。Yin兩個ziah du吃著蘋果e酸味,兩個人e面突然間青sun-sun……這 m是因為蘋果e酸味yin zia按呢,是因為yin注意到特萊豐嚴肅e面容gah卡布須加hit個奸巧惡毒e嘴面。
「親愛e,qau早a!」特萊豐向yin ua過去,「唉唷!lin du deh享受蘋果,希望我無ga lin攪擾著。」
查甫qin-a ga帽a tng落來, 頭le le, 查某qin-a ma頭le l e看伊e圍裙。
「古烈格里, 最近過了好無?」 特萊豐對查甫qin-a繼續講, 「少年e, 最近安怎?」
「我ganna teh一個nia nia,」 查埔qin-a小小聲講, 「是ui土腳 揀起來e。」
特萊豐 ga目睭 撇過去 查某qin-a身上。
「你好無, 我e小親親?」 這使伊 發現家己 更加專心 注意伊e 圍裙。
「唷!qun ia ve慶祝line婚禮le, 對無?」
「無le,先生!qun ia ve……我對天ziu zua,qun ganna挽一粒蘋果。hut le m是……」
伊uat頭對查甫qin-a講:
「好!好la!真好!學認字讀冊ve?」
「先生!ia ve。qun ganna teh一粒蘋果,qun是di土腳cue著e……」
「你ia ve去讀冊leh,dor知影veh安怎偷teh物件,嘿嘿!好,按呢好!你無因為功課壓力感覺真沉重。你什麼時陣開始偷teh物件?」
「先生,我並無偷teh a。」
「若無你hit位suisuie小貼心ele?」卡布須加ga伊主人e話拍斷,對查甫qin-a講,「為什麼伊看起來hiah nih a失志?敢是因為你無向伊表達夠濟e愛?」
「卡布須加!恬去!」特萊豐hua講,「古烈格里,我veh愛你講一個故事ho我聽看mai。」
古烈格里tiau故意sau一聲,做一個真奇怪e笑面,
「先生,我vehiau講故事。我ma vuai你e蘋果。veh愛蘋果,我家己去買!」
「我eqin-a,我真歡喜知影你真好額le!但是──我ma是 veh愛你講一個故事。我想veh聽,卡布須加ma想veh聽,你e小貼心ma想veh聽,van驚歹勢,愛有膽量,『大膽是賊心。』我親愛e小朋友,按呢講敢 mdiorh?」特萊豐一對ciabebee目睭ga查甫qin-a qin diau diau。查甫qin-a額頭汗 cok cok流。
「先生,先生──」卡布須加無甲意e用guan gorh iue查甫聲拍斷伊主人e話:「你為什麼m ho伊換唱一條qin-a歌?伊ve憨gah為咱講故事la。」
「卡布須加,恬去!伊愛先講一個故事。按呢好la!我e小朋友,dor照我所講e按呢去做la!」
「什麼故事我ma m知影。」
「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故事你ma m知影?按呢你na會hiau去偷?十誡中e第八誡是安怎講e?」
「先生,你為什麼veh問我?我veh na會知影?上帝為證,qun ganna teh一個蘋果niania,而且gor是ui土腳kio起來e。」
「講一個故事ho我聽」
卡布須加開始收集蕁麻。查甫qin-a真清楚知影伊是安怎veh收集蕁麻。Ga伊e族人仝款,特萊豐有伊家己持法e妙招。如果掠著賊偷,伊dor ga yin關di地窖二十四小時,ia是用蕁麻sut yin,ia是先將yin歸身軀tng了了,才會放yin suah。對你來講這敢是新聞?有zit種歹行為e人滿滿是。古烈格里ui目睭邊看著蕁麻,張遲一下,細聲sau一下,伊並無講故事,顛倒講了一大套完全無意義e廢話出氣。哀哼、流汗、悶悶,比平常時ka ziap拭鼻a,伊開始編造一寡有關俄國武士ga牛鬼蛇神各種惡魔頭殼割落來,然後gah美麗e少女結婚e故事。特萊豐kia di hia聽,伊e視線mvat離開過講故事e人。
「好a!」當查甫qin-a接ve到故事e情節di hia烏白講e時陣,伊講:「你講故事真在行,但是你gor ka ehiau偷。Zit ma──輪到我hit位suisuie──」伊向查某qin-a uat頭,「你背主禱文看mai。」
sui查某qin-a面紅gigi用de低e聲音背誦主禱文,氣攏m敢喘。
「然後背第八誡!」
「你掠準講qun teh了真濟蘋果?」查甫qin-a接落講,失望e神態用兩手di空中搖,「如果你m相信我e話,我edang向十字架ziu zua。」
「親愛e,lin m知影第八誡,按呢dor真害a。我無ho lin一個教訓ve sai。我e美人a,伊敎你偷嗎?我e小天使,為什麼按呢恬恬?你一定愛回答!講a!你恬恬m講話,het dor是承認a。按呢,我e小美人,因為你所愛e人敎你偷,我愛你拍伊!」
「我vuai!」查某qin-a低聲講。」
「哦!只要小可拍伊一個dor edang a。伊是一個飯桶,應該教示伊。我親愛e,ga拍a!如果你m願意,我veh叫卡布須加gah馬特威來ho你試看mai蕁麻e滋味……你ia gorh m願意嗎?」
「vuai!我vuai!」
「卡布須加!過來a!」
Dor di-deh zit個時陣,查某qin-a頭向前e走向查甫qin-a,ga伊sen一個嘴pe。查甫qin-a目睭含淚,憨憨a笑le。
「妙a!我親愛e!zit ma qiu掉伊e頭鬃!我e寶貝,衝a!你vuai?卡布須加,過來a!」
查某qin-a qiu著伊愛人e頭鬃。
「mai停落來, 用力ga qiu疼, 用力 qiu 卡 an e!」
查某qin-a真e開始qiu an一愛人e頭鬃,卡布須加歡喜ga veh掠狂,zi-zat ve diau[壓不住]心內e興奮,大笑離開。
「有夠a!」特萊豐講,「你應該ho你女朋友一個教訓。伊ho你一個教訓,zit ma換你顛到過來還伊a!」
「慈悲e上帝,你安怎edang想出zit款代誌來?為什麼我一定愛拍伊?」
「為什麼?哼,伊ho你拍,敢無?zit ma換你拍伊……按呢對伊有真大e好處!你m願意嗎?好,ga你講ve行。卡布須加,去叫馬特威!」
查甫qin-a向土腳呸一嘴嘴nua,親像la-hiorh[老鷹] veh掠細隻雞a仝款e一拳掠an伊愛人e頭鬃,開始暴行相對。當伊出罰伊e時陣,ganna一點a ma ve感覺超過,du-deh歡喜e時,sua ve記一di毒拍家已e愛人,顛倒是講伊di修理特萊豐。查某qin-a尖聲vava叫,伊gorh繼續拍真久一段時間。如果m是莎仙卡,特萊豐e查某囝,ui樹欉背後突然真du好出現e話,我真m知影zit個故事將會如何結束。
「爸爸,來dng去lim茶。」伊huah講。當伊看到當場e情景時,忍不diau大笑起來。
「按呢夠a。」特萊豐講,「親愛elin edang走a。再見!將來lin結婚,我會送一寡小蘋果做禮物e。」特萊豐向zit兩位zng入水果園eqin-a dom頭行禮離開。查甫查某qin-a清醒過來了後ma離開a。查甫qin-a向右爿行,查某qin-a向左爿行;事到如今,兩人無gorh見過面。Na是莎仙卡無ui樹欉突然出現e話,yin huan se gorh會ho蕁麻sut拍。這dor是特萊豐老年e時如何自娛e方法,而且伊厝內e人ma ve差伊外濟。伊e查某囝對下層社會e訪客,有將蔥仔頭tinn入去yin帽ae習慣;對lim酒醉e人攏看做仝款,用粉筆di yin背後寫真大「笨桶」gah「憨人」e字。舊年冬天,伊e囝米地亞,一個退伍e慰官,比伊老爸gorh ka有出脫。一個退伍大兵拒絕送伊一隻細隻狗,gorh敎家己e查某囝mai ui伊手頂teh糖a gah薑餅,所以,di卡布須加e幫助之下,米地亞ga人厝e大門用diama膠[柏油]抹烏。
這dor是特萊豐‧西繆諾維奇, 真正e特萊豐所以ho人稱作特萊豐e緣故。



(1)這di原文Durachki(dunces),是sng紙牌e一種, ma是一個 真困難翻譯e雙關語。





歡 喜
暗暝十二點,一位名叫做米地亞‧庫達洛夫e少年人,真興奮e亂糟糟ezong入去伊老爸老母e公寓,ganna siau人仝款一間gor一間四界走。伊e老爸老母已經上床a,妹妹di眠床頂看一本小說e尾a幾頁,上小學e弟弟攏已經睏gah死死a。
「安怎a?」伊e爸爸媽媽ho zit個意外驚gah頭暈,「到底是安怎a la?」
「哦!mai問我!做眠夢ma想ve到會有zit款代誌發生。絕對料想ve到e……完完全全ho人ve去相信!」
米地亞笑gah真大聲,歡喜gah兩隻腳軟ga bua坐di椅a頂。
「難以相信!」伊繼續講,「lin攏無法度想像!試想看看!」
伊e妹妹ui床頂跳起來,qiu一條毯a圍di肩胛頭頂去見哥哥。小弟yin ma醒起來a。
「到底是安怎樣?你ganna完全起siau仝款!」
「He是因為我siunn歡喜a,媽媽。今a日全俄國e人攏知影我zit個人!每──一個人!一直到今a日ganna lin知影我zit個人,米地亞‧庫達洛夫,一個學院註冊員e存在。自今a日開始,人人攏知影!哦!媽媽!哦!上帝a!」米地亞跳起來又gorh ga所有e房間zong一遍,然後buah入去椅a內底。
「好a!ga阮講發生了什麼代誌?請你冷靜冷靜!」
「lin──lin活親像野獸,m看報紙,『出名』對lin來講並無什麼意義。只有無平凡e代誌才會登di leh報紙頂quane,一有任何重大e代誌發生,人人攏會知影,一項ma ve去ho漏去。我足歡喜。哦!上帝!lin知影吧,報紙ganna記載知名人物niania。哼!yin是記了一寡有關我e代誌le!」
「是安怎樣e記法?di dor位?」
爸爸面色翻青,媽媽望看聖像,di胸前畫十字。小弟yin ui眠床頂跳起來,dor ganna穿著薄薄e睏衫走來看哥哥。
「是真e!yin登了有關我e代誌!zit ma全俄國e人攏知影我zit個人a。媽媽,請你zit個留落來做紀念吧!你隨時攏edang看mai。Dor是zit個!」米地亞ui lak袋a teh出一份報紙交ho伊e爸爸,伊指著藍筆框過e所在,「念看mai!」伊e爸爸ga目鏡戴起來。「趕緊!讀a!」
媽媽注視著聖像,又gorh畫十字。爸爸ga嚨喉清清一下開始讀:
「十二月二十九日暗暝十一點,學院註冊員米地亞‧庫達洛夫……」
「你看!你看!接落去!」
「……註冊員米地亞‧庫達洛夫ui小阿莫爾街柯致金e酒菜館醉茫茫行出來……」
「Dor對a!我gah西米揚彼佐維奇鬥陣……一點a攏無m對!接落去,讀下一行!lin全部聽le!」
「……醉茫茫行出來,滑倒di出租車車伕伊凡‧都洛托夫e馬下。伊凡是庫諾夫斯基地區杜里基hit村e做穡人。著驚e馬跳過庫達洛夫,拖著戴有莫斯科第二商會商人史第藩‧爐可夫e滑雪枋,di歸條街a亂zong,到ho一位守門人遮著才停落來。庫達洛夫qong ga m知影人有一kun a,才ho人扛去到警察局,由一位退伍e醫官檢查,伊e頷a頸後壁有一de傷痕……」
「yin用浸過冷水e繃帶ga我e頷a頸綁著。讀a!dor是a!全俄國e人攏知影zit件代誌!ga報紙還我!」
米地亞ga報紙teh dng,將伊摺好才kng入去lak袋a。
「我veh走去馬卡洛夫兜,ho yin看mai……然後到伊凡尼茲基兜。娜達麗亞‧伊凡諾芙娜gah安尼森瓦西里奇ma應該看mai……我愛來走a,再見!」
然後,米地亞凊采ga有花結e帽a戴起來,勝利di-ziann愉快e對街a走去。




郵 局
前幾工a,阮去參加老郵政局長史拉柯波佐夫yin某e葬禮。按照祖先傳下來e習俗,大家按照規矩攏去郵政局,dor di hia悼念史女士。當薄煎餅kng去桌a頂,老鰥夫悲傷e哭講:「我可愛e某gah zit盤薄煎餅仝款紅艷美麗。確實──是按呢。」
「He一點a dor無m對,」大家同意,「伊實在是有夠sui……上高級e……」
「是──a!見過伊e人攏是按呢驚嘆e……但是,朋友a,我m是只愛伊外表esui gah氣質。這屬di女人e天性,di凡塵中cue攏無困難。我愛伊靈魂e另一種特質。我愛伊──上帝ho伊安息吧!──因為,排除所有活潑幽默e性格之外,伊對家己e尪婿忠貞。雖然,我已經veh步入花甲之年,年紀ganna二十tonge伊,猶原對我忠實,對我按呢e一個老芋a始終忠貞不二心。」
Gah阮鬥陣去食飯e教堂司事充滿表情deh嗽一個。
「你ganna無相信?」鰥夫uat身向伊。
「並m是我m相信,」司事緊張e講,「mgor……你知影e……zit mae少年太太,定定……安怎講le……偷約會什麼e……凊采gah人lam來lam去e……」
「你m相信。我證明ho你看mai。我用各種策略守diau伊e貞操。你edang按呢講,這是一種預防e辦法。用淡薄a奸巧詭計,我e太太無可能對我偷情。我用巧e手段保護qun尪a某e生活。我知影一寡話,一種口令。只要我講hit幾句話dor真有夠a。我edang無煩無惱a,m免操煩伊討契兄。」
「He是什麼話?」
「真簡單。我四界散播一種歹謠言。我想lin攏知影。進前我dng到人dor講:『我太太阿琉娜是警察局長依凡‧阿力克西維奇‧沙力柯瓦茨基e情婦。』ganna講zit句話dor有夠a。因為驚惹警察局長生氣,無什麼人敢gah阿琉娜有任何交cap。任何談情說愛e人,一見到伊dor驚gah連vih攏ve赴 a,以免沙力柯瓦茨基暗中施計。哈!哈!哈!你mai想veh佔人〈鬍鬚局長〉e好處,你得著什麼便宜,伊可能因為你環境無衛生寫五個報告。伊會ga小可代誌宣傳gah驚天動地;看到你e貓a di街a路走,伊會寫作牛di街a路亂seh le!」
「按呢,你太太無gah依凡睏過lo?」阮低聲驚嘆講。
「哦!當然無!哈!哈!哈!he是我變e步數,ga lin少年人騙gah死死。全部e故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開e窗仔(The Open Window)
Saki著; DCH台譯
「我e阿姨liam mih dor會落來, Nuttel[納德爾]先生, 一個大約十五歲足穩重e少女 按呢講: 「尚且請你 稍容忍我一下仔。」
Framton Nuttel[佛瑞東˙納德爾]想veh講寡適當e話, 來呵咾目前zit位外甥女, mgorh ma無想veh冷淡dit veh來e阿姨。 私下, 伊足掛疑, di zit款正式來拜訪zia-e完全無熟識e生份人, 對伊du患著 神經緊張e症頭 會有什麼幫助。
「我知影你搬去hia了後,」 當伊準備好veh去庄腳隱遁e時陣, 伊e阿姊對伊講: 「你會ga你家己禁鎖起來, ma m gah任何人講話, 你會足鬱卒, 你qau緊張e神經質 ma會愈嚴重。 Di hia我vat一寡人, 我來寫一寡介紹批ho yin, 我會記得 有寡人 是 外nih-a友善leh。」
Framton想無zit位女士是什麼款e人, 伊dor是將veh ga介紹批送去e Sappleton[莎波東]太太, 伊可能是一位友善e人。
「Di zia你vat真濟人嗎?」 zit位厝主e外甥女問伊, yin中間有真長e恬靜ho少女臆答案。
「差不多半個ma無,」 Framton講, 「妳知影,四冬前, 阮阿姊dor dua過zia, dor di hit個教區, 伊幫我寫介紹批ho一寡在地人。」 伊用一種清楚gorh嘆息e口氣回答。
「所以, 你對阮阿姨hit個人m知半項?」 Zit位穩重e少女gorh追問。
「Ganna知影伊e名gah地址。」 Zit位訪客坦白回答。 伊足想veh知Sappleton太太是有夫之婦或者是守寡e。 Mgorh, ui房間內e線索edang臆出好親像有查甫人dua di zia。
「伊e大悲慘發生di三冬前, du好是三冬前。」少女講:「he是lin阿姊搬離開ziah發生e代誌。」
「發生了悲劇?」Framton問, di ziah平靜e庄腳所在, 應該ve發生 任何不幸。
「你可能足好玄想veh知, 為什麼di十月e下晡, hit片雙扇e落地扇iau是完全拍開開。」 Zit位外甥女指著通向外口e草坪hit片闊闊e落地窗, 按呢講。
「今年現主時e天氣iau是溫和, mgorh hit片窗仔gah悲劇 有什麼關係?」
「三冬前e一工, 阿姨e翁婿gah伊e二個小弟, 經過hit片雙扇落地e窗仔門, 出去拍獵, yin一去dor無回厝門。 跨過一片荒野地去yin喜愛e藏vih拍獵區, yin三個人攏di一片神秘難料e濕lam地區裡ho吞埋去a。 Hit冬熱天, 天氣濕悶, 熱gah hong煩心。 Hia e所在,一向攏是足安全e, 所以事先人ve去警覺。 尚且yin e屍體攏cue無,zit件恐怖e代誌, 實在hong人掛心放ve落。」 Zit時陣, 少女沉著e口氣, 突然變gah大舌大舌, 「可憐e阿姨一直認為總有一工, hit隻gah yin三人同齊失蹤e土色長毛e細隻狗, 會親像以早經過hit片窗仔, 做伙逗陣轉來。 所以逐工到夜暗時刻, hit扇窗仔總是開開。 我至愛e阿姨,伊定定ga我講, yin出去拍獵e情形:伊e翁婿e手股頂面帶一領白色防水e獵外套, iau有伊上細漢e小弟Ronnie[羅尼], 伊總是用唱歌e語調講: 『Bertie[珀兒蒂],你是安怎攏看ve開neh?』 Zia e弄笑e話定定吵gah伊心煩。 你知無? 親像ziah死寂e暗時, 定定ho我感覺雞母皮一直起, 感覺著yin dor veh經過hit扇落地窗入來…...」
伊小可pi-pi-cuah, liam當時斷止講話。 好佳哉zit時, 阿姨雄狂狂入來房間, 因為無準時面略仔有歹勢歹勢, 伊e出現ho Framton鬆一口氣。
「Vera[菲拉]有好好招待你無?」 伊問一下。
「伊一直攏真趣味」Framton講。
Sappleton用輕鬆e口氣講: 「我希望你mai在意he落地窗是開開e, 我e翁婿gah小弟yin今仔日出去lam土區用槍拍獵, yin轉來e時,攏愛經過zit扇門, yin會ga我e地毯gor gah la sap li lor, lin查甫人定定是按呢, 敢m是hiorh?」
伊歡喜gorh講ve停deh談論著射獵e情形, 以及鳥類生產siunn慢, 同時ma談著寒天愛cue鴨仔來拍e代誌。 對Framton談論zia e代誌, ho伊起雞母皮。 伊盡量ga談論e題目轉向kah ve驚心e話題, mgorh並無成功。 伊察覺著女主人並無興味聽伊講話。 同時, 伊e目睭一直盯di開開e落地窗gah外面e草皮。 Di zit件悲劇e週年紀念日來拜訪伊, 真正是足不幸e巧合。
「醫生yin攏建議我愛完全靜養歇睏, mai有心理刺激, ma愛避免激烈e體力運動。」Framton講, zit時伊已經為家己e幻想苦纏, 認為 完全生份e人gah見一面e人ve著急想veh知影別人e身苦病疼、 病因gah治療方法。 伊繼續gorh說明: 「關係飲食方面, yin e意見dor無仝lo。」
「無仝嗎?」Sappleton太太無注心deh講, 接續來哈一個hi[打呵欠]。 突然間伊精神起來,出現歡喜e表情,mgorh m是因為Framton所講e話引起伊e注意。
「Yin總算轉來a!」伊大聲huah叫, 「du-a好趕著lim下晡茶e時間, yin看起來歸身軀攏是路糊糜。」
Framtone身軀小可會cuah, 同時ma用一種想veh傳達同情了解e眼神注目hit位外甥女。 Hit個外甥女帶著失神恐怖e眼光, 看向hit扇拍開e落地窗。 一捲莫名e恐怖ho Framton萬分驚心起加冷sun, 伊趕緊ui坐椅頂面轉身過來, ma向仝一個方向看。
Di日光漸漸暗淡落來e時陣, 有三個人影du deh跨過草坪向著hit扇開開e窗仔行過來。Yin ga槍moh di手股, 其中一人ma幔一領白色e外套。 一隻看起來足tiam e土色長毛細隻狗ga yin due an an。 無聲無說, yin行過來倚近窗仔, 然後, di暗淡e黃昏裡, 突然傳出少年又gorh sau聲, 親像deh歌唱e聲講: 「Bertie,為什麼你看ve開?」
Framton激動gah m知veh安怎, 掠an伊e柺仔gah帽仔, 親像痟狗zing墓kong走向行人巷盡bong e門gah鋪碎石頭e停車道, ui燈光暗淡e大門口衝出去。 差不多long著沿路騎腳踏車e人, 害人急向籬笆邊緣轉方向, 若無yin dor面對面zong做一堆。
「阮轉來a,親愛e。」 經過落地窗, hit位穿白色雨衣會查甫人講:「阮身軀頂有一寡lam土,mgorh大部分攏乾鬆a。 當阮入來hit一刻, 向外口亂走逃離ehit個人是誰?」
「一是Nuttel,一個足特出e人,」 Sappleton回答: 「伊ganna談論伊家己e病症,當lin入來e時, 伊連一句再會或失禮e話攏無講, dor雄雄狂狂向門外衝出去, 別人iau略準伊是去看著鬼leh!」
「我臆是hit隻狗e關係,」 hit位外甥女平靜講。 「伊ga我講, 伊對狗有驚心症。有一gai, 伊di印度恆河河岸頂面e墓地, vat ho一群狗追過, 伊被逼藏vih di一座du-a挖好e墓穴過夜, 頂面hit群青面獠牙喙波飛噴, 聲音悽慘e野狗對伊吠無停, zit款情景有夠ga人逼gah起痟a。」
Di短時間內, 真緊dor編導zit款hau siau e神奇冒險e故事, 正是zit位少女e才能。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命運e創治(The Hounds of Fate)
Saki著;DCH台譯
一個秋日e下晡, 日頭斜西, Martin Stoner[馬丁˙史東尼]沿著一台輕便細台車 所留落來e車輪 gau過e lam土細條路行, suah m知影veh去dor位?
伊想講, 頭前無外遠e所在, 是 一大片海洋, 對著海洋,伊e腳步一直行向前, 伊無法度解說 為什麼 家己hiah tiam deh 奮鬥往 hit個目標進行, 親像伊一直ho一種直覺 纏diau leh, dor比如 直覺ho一隻hong壓迫罩綑e鹿公 deh向絕崖e 盡bong衝。伊e情形 是 命運e神, 殘酷deh逼壓著伊: iau餓、精力用了,加上絕望 ho伊感覺麻痺, 伊差不多 無法度 用一點仔元氣 去想 是什麼潛意識 迫伊行ve停。
有真濟不幸e人, di人生e旅途中 歷經苦難, 因為 生做貧惰骨 加上 無眼光 失去良機, 致使 連上普通e代誌 攏做ve好勢,Stoner dor是zit款人。 Zitma伊是 走頭無路, 無任何其他e代誌edang gorh再試。 絕望並無叫醒 伊沉di身上e氣力, du好倒反,伸手sa無錢e危機感 ho伊心智呆鈍。 穿一身破爛e 衫仔褲, 納袋內 ganna cun半sen錢, 無一個朋友 或 任何相vat e人 tang投靠, 暗時無所在過暝, 隔工e三頓m知di dor, Stoner di澹ziunn ziunn e 灌木樹林中 腳底無目標deh行, 伊e頭殼空空, ganna潛意識裡 知影di頭前 某一位所在, 有一大片e大洋 另外gorh有一款知覺-- 感覺腹肚iau gah心肝亂操操, 花園e盡bong 有一間看起來 冷清e農家。 不管按怎, 天du deh飄著 sap-sap-a雨, Stoner想, 可能di zia 伊edang停腳一下, ma edang用伊上尾後e一個銀角仔 買一杯牛乳。 伊氣力用盡, 慢sor慢sor 行入去花園,沿著 一條窄窄e石板路 來到偏門。 伊iau ve kok門, 一個彎腰、曲痀臭老e 老歲仔dor拍開門, gorh kia di門嘴e一爿, 親像veh讓路ho伊入去。
「我敢esai入去vih雨?」Stoner講, mgorh老人切斷伊e話。
「入來, Tom少爺。 我知影有一工 你一定會轉來。」
Stoner腳步ve穩跨過戶碇, kia di hia愣愣看老人。
「請坐, ho我去準備一寡暗頓,」 老人身軀會顫, 熱心deh講。 Stoner因為雙腳行遠路顯出真sen, 伊遲鈍坐di sak向伊e椅仔。 伊真緊dor ga kng di身邊桌頂e冷盤, 乳粿gah pang大嘴吞入腹。
「Zit四冬來, 你並無啥改變,」老歲仔人續落講, Stoner感覺老人e聲音di足遠e所在飄渺, 親像di夢中。 「Mgorh你會發覺阮有真濟變化, 你e阿姨gah我iau di leh, 其他hia e kah早dua di zia e人攏走了a。 我dor來去ga伊講你來a, 伊無想veh gah你見面,mgorh伊愛你留dua zia。 伊定定提起講, 若是你有一工倒轉來, 總該留落來, mgorh伊永遠m愛見你, ma m愛gah你講話。」
老歲仔人 kng一杯vi-luh di Stoner面頭前e桌仔頂, 然後腳步歪歪倒倒deh行向長長e走人巷。 Sap sap雨 已經轉變做 倒水大雨,拍動著門窗。 Hit位流浪漢身軀cuah leh cuah leh deh想, 夜色已經ui四箍笠仔包罩過來, 海邊m知變做安怎? 伊食了食物, ma lim了vi-luh, 仝款憨神憨神deh等生份e人轉來。 Ui角落hia e hit座老時鐘, edang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一種新希望 ui少年人心中暗中deh buh出來; he ganna是頭前對食物e siau想gah di zit間厝頂下cue著停腳e安心來延伸e。 Ui走人巷e通道盡bong, 傳來沉重e腳步聲, 表示農舍內e老歲仔人 回頭轉來a。
「Tom少爺, 女主人無想veh見你, mgorh伊叫你留落來。 當伊往生了後, zit落農舍dor是你e, 按呢有夠公道a。 Tom少爺,你e房間e火已經點著a, 女使用人ma換好清氣e床單。 你會發現樓頂一點仔 ma無改變。 可能你已經足tiam a, zitma dor去樓頂歇睏吧!」
Martin Stoner半句話ma無講, 身軀笨重起身, due著服侍伊e「天使」 向走人巷行去。 爬上一段gi-gi-guainn-guainn e階梯, gorh行一段走人巷, dor進入火光通紅, 溫暖舒適e房間。 房間內設置幾項簡單、 質料好e老古董家具;kng di盒仔內底e一隻膨鼠cit-tor物仔gah一本四冬前e舊日誌, 是房間內所有e裝配。 Zit時,Stoner e目睭ganna盯di眠床頂, 伊等ve赴脫落衫仔褲dor趕緊di眠床頂爽快倒落來。 Di短短e時間內, 命運e神主 好親像 deh創治伊。
透早冷冷e日光中, Stoner了解家己e身分, 真悲傷deh冷笑自我kau seh。 可能伊edang食一寡早頓, di人iau ve發現進前, 偷偷仔溜走。 Di樓腳e房間內底, 伊發現hit個曲痀e老歲仔人 已經為Tom少爺 準備 一盤燻肉gah炒蛋, 面腔冷酷e女使用人 ma捧來一鼓燒茶, gorh為伊倒一杯。 當伊坐落來e時, 有一隻毛長長、 垂到耳仔e狗仔, 真好禮 過來靠近伊。
「這是老Bowker e狗仔,」 老歲仔人解說, hit位表情冷酷e女使用人 叫老歲仔“George”。 「伊上甲意你a, 自從你去Austraiee[澳大利], 伊dor m是古早e伊, 大約一冬前伊dor死a, zit隻是伊e囝。」
Stoner並無對狗母e死亡 有任何傷心, 論真來講 伊死去ma真好, 免得留下任何差錯。
「你veh騎馬出去seh一len無? Tom少爺,」 這是老歲仔人e提議。 「咱有一隻古錐、小白斑e短腳馬, kng落馬鞍座位真舒適。 比老Biddy e年歲kah大一寡, 雖講無kng馬鞍騎起來ma真舒適, mgorh我iah是ga馬鞍kng起去, 牽來門腳口ho你騎。」
「Mgorh我無騎馬e服裝,」 zit位hong流放e人 大舌[口吃]deh講, 當伊看著一身耐磨e衫仔褲, 自然dor自我取笑家己。
「Tom少爺,」 老歲仔人 差不多 帶著hong侮辱e口氣講: 「你所有e衫仔褲 攏無振動著。 Ga hia e衫仔褲 kng di壁爐頭前 dior dior bue bue leh dor好a。 Zitma出去騎馬seh seh leh, 拍鳥, ma edang輕鬆散步。 你會發現附近e人, 會用怨恨、 冷酷無情e態度 對你。 Yin iau無放ve記得過去e代誌, ma無原諒你。 無人會 接近你, 上好你是gah馬仔、 狗仔做朋友, yin ma足適合gah你作伴。」
老George腳步歪斜行去做伊e kangkue, a Stoner更加茫茫渺渺親像di陷眠, 伊上樓去檢查“Tom少爺”e衫仔櫥。 騎馬是伊上愛gorh ng望e代誌,而且騎馬ma edang避免面對gah Tom e舊友伴就近e觀察, 來發現伊是假仙e。 當zit位介入者 穿著一寡 適合騎馬e絨仔衫, 伊心內起疑著, 本尊e Tom到底是 做了什麼孽,引起 全村e人 攏討厭伊? 伊e腳 向地面踏一下, 發出pah ca e聲, 拍斷了伊e沉思。 同時, hit隻白斑馬仔 已經牽到門邊。
「我是馬頂e大尾乞食,」 Stoner心內想, 昨ng, 伊是一身破衫, di lam土中行路e 流放者, zitma伊卻騎馬 沿著zit條路走緊緊。
萬種考慮攏拋向頭殼後, 然後ho馬仔di一片發滿青草e路上慢慢仔走。 當伊來到一個拍開e入口, 伊調整速度, 方便ho兩台車進入廣場, 趕馬車e少年人 時間有夠長 來檢視伊, 當伊騎過去e時, 伊聽著 足激動e聲嗽 deh講: 「he是Tom Prike! 我vat伊, 伊又gorh di zia現身a?」
Di房間內跛腳行路e老歲仔人, hiah-nih-a靠近伊, 攏ho騙去a, 真明顯, di近距離內, hit兩個少年人e目睭 ma無外高明。
騎馬遊蕩當中, 伊看著真濟證據, edang確定 地方鄉親 並無ve記, ma無原諒 本尊eTom 過去所做e惡行。 若du著人, yin dor用生氣e面腔 看伊, 細聲談論, 互相振動手後曲 向伊dom頭,Bowker狗仔 安靜deh跟隨di伊身邊, 慢慢仔行, 好親像是 di zit個敵意e世界中 唯一友善e人。
當伊di邊仔門落馬e時陣, 伊目神閃見著樓頂e窗仔布後面,有一位消瘦e老婦人deh偷看伊, 伊明顯是 收養伊e阿姨。
享受豐湃料理e中晝飯e時, 伊有時間 詳細考慮著 家己zit款無平凡e情境。 離家出走四冬, 真正e Tom有可能di任何時陣轉來農場, 任何時間ma可能寄批來。 Iau有, 關係農場繼承e證明書, 假影e Tom 有可能ho人叫來簽字, 到hit當時, 真歹想像veh安怎面對。 或者是 有一位親成來訪問, a伊並無是 親像阿姨按呢, 採取m相du面e態度。 Zia e代誌攏有可能爆發出 歹名聲e底細。 另一面, 另一個選擇 dor是向曠闊e天走向汪洋大海e lam土小路。 不管安怎, 農場ganna提供伊 臨時e避難所,做穡是伊vat試過e kangkue之一, 伊edang做一寡穡頭, 來回報伊 無權利去接受 少爺身分e款待。
「暗頓來一盤冷豬肉好無?」 hit個一面冷酷表情e女使用人deh清理餐桌e時按呢問伊, 「或者你甲意食燒e?」
「燒豬肉加蔥頭」Stoner講。 Di伊一生中, he是一gai唯一快速下決心。 當伊點了暗頓e菜色了後, 伊知影家己 決定veh留落來。
Stoner對著di伊所有活動e房間, 伊嚴守著家己e範圍。 當伊參加農場e knagkue e時, di無收著命令進前, 伊ve主動去動手。 Di zit個寂靜、冷清e世界, ganna老George、 白花班e馬仔、gah Bowker e狗仔, 是伊e友伴。 伊從來mvat看過農場e女主人。有一gai, 當伊知影女主人去教堂做禮拜, 伊偷偷仔 走入去農舍e客廳, 想veh查明一寡伊所占用e身分, gah hit寡敗害名聲e作為, 看edang得著一寡鼻縫[線索]無。 有真濟相片掛di壁頂, ma有安di相框裡。 Mgorh伊想veh cue e 相片攏無di hia。 上尾後,伊看著一本相簿, di內底伊cue著伊veh 愛e物件。 一系列標註「Tom」e名, 一個穿奇怪古裝禮服e矮矮膨皮e三歲qin-a, 一個手中提著一隻蟋蟀仔e棍仔, 看起來大約十二歲e笨鈍査甫qin-a, 一個頭毛分開, 梳gah整齊英俊e十八歲少年家, 上尾後,一個看起來流露著大膽表情e少年人。 Stoner對zit張年紀上大e相片特別有興趣, 一絲仔dor無精差, gah伊有影真仝款。
Ui厚話e老歲仔人嘴內, 伊慢慢仔知影Tom所犯e過失, 致使別人對伊走避又gorh怨恨伊e原因。
「附近e人,對我e作為有什麼口風?」 有一工, 當yin ui圍籬外e田地行向厝內e時, 伊按呢問起。
老歲仔人一直deh搖頭。
「Yin恨你,恨你足深足深, zit點實在足遺憾, 相當遺憾。」
伊dor是無法度講出一寡ho人歡喜e話。
一個冰霜明顯e暗時, 離聖誕節iau有幾工, Stoner kia di水果園e角勢, edang看著闊闊e田園景觀。 庄仔內e人家厝, 散di四界, 厝內e燈火gah蠟條火光閃sih, 出現佳節來臨e 厚重氣氛。伊e後面dor是陰森寂靜e農舍。 內底, 從來無過 有人開嘴大笑,甚至連冤家e吵鬧聲 ma edang hong認定是 ho人愉快e。
當伊越過頭看著暗茫陰影e建築物頭前, hit條陰灰e行人巷e時, 門拍開, 老George雄狂行過來。 Stoner聽著老歲仔人 憂心緊張e聲音deh叫伊所借用e名, 伊隨dor知影 不幸e代誌發生a。Di伊心目中,平安hong滿意e避難所,liam當時發生了大變化,zit當陣恐驚伊愛hong趕出去a。
「Tom少爺,」老歲仔人e聲bit bit deh細聲講, 「你一定愛無聲無說ui zia逃出去幾工a。 Michael Leg[麥可˙雷格]伊轉來故鄉a, a伊咒誓只要去du著你, 一定veh ga你彈ho死。 真正e,伊會ga你彈死, 伊看起來殺氣沖天。 暗時你趕緊秘密逃亡吧! 只要一禮拜左右, 伊ve di zia停留幾工。」
「Mgorh我edang逃去什麼所在?」 Stoner感染著老歲仔人e驚惶, 伊ti-ti-tu-tu deh問。
「Zitma隨沿海岸逃走去Punchford[潘奇福特]hia,dor vih di hia, 等Michael離開了後, 我會騎hit隻白斑e馬仔去Punchford一位叫Green Dragon e所在, 當你看著馬仔停di馬棚e時陣, he dor是你edang倒轉e記號。」
「Mgorh--」Stoner猶deh躊躇。
「所費無問題,」 老歲仔人講: 「女主人ma認為你 上好按呢做, 伊ho我zia e。」
老歲仔人 提出 三金鎊gah一寡銀幣。
當日暗時, Stoner zah著老婦仁人ho伊e錢kng di納袋仔內,然後ui農舍e後門逃走, 伊感覺 實在無應該 按呢欺騙 老婦仁人。老George gah Bowkere狗, kia di hia恬恬目送伊離開埕斗。 伊無想講伊會gorh倒轉來, mgorh伊為hit兩個誠心等待著伊轉來e朋友感覺足後悔。 有一工, 可能真正e Tom會轉來, hia e單純e農庄村民會感覺驚異, 一位vat藏身di yin e門簷下e hit個旅客e身世。
對著家己e命運, 伊現主時ve感覺焦慮, 三金鎊di世間ganna是一點點仔用途nia, mgorh對一個用penny[便士]來計量財力e人來講,卻是一大筆財產。 前回, 當伊親像一個絕望e冒險者行di zit條小路e時, 幸運之神對伊特別照顧, 以後可能有機會cue著工作,重新開始, 伊愈行愈有精神。 漸漸伊恢復失去e身分, 又gorh ve記得假做替身ho伊帶來e操煩gah痛苦。 伊mvat操心去想有過深仇大恨e敵手, 因為過往hit段虛存e假身世e生命過程, 對伊已經無重要。 幾個月來, 伊頭一gai哼出輕快e歌聲。 Liam當時 垂落e橡樹陰影當中, 走出來一個qiah槍e人。 M免懷疑, 你ma臆會cuai伊是誰, di月光照cior下, 伊目睭充滿怨恨, 面色白cang cang,dor親像Stoner四界deh流浪e時仝款, 有時好、 有時vai e情況。 伊趕緊用力跳向小路邊e樹林內vih, mgorh he堅固e樹箍身正面ga擋leh。 命運之神di hit條小路等伊, a zit gai e歹運, 看起來伊是無法度逃脫la。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地獄變
芥川龍之介 原作 張春凰、 邱玉山 台譯
一、
親像 dua di 堀川e zit個所在e zit個大人(dai3rin5), 不止過去無, 恐驚後代 ma cue無 第二個。 聽講大人 dih veh 出世e時 ,大威德明王(註1) vat來 ga yin 老母托夢。 不管安怎, 伊一世人 dor gah一般人 無仝款, dor是按呢, 伊e 行為, 無一項 m是超出 咱e按算 以外。 先講 di堀川府宅e 規模好 a, m知是veh講 壯麗, 或者是 有派頭, hit寡 特別e所在, 根本m是 咱普通人 edang掠準e。 Dor按呢, 有人講 一寡 五四三e話語 ga伊比做 秦始皇 或 隋煬帝, zia-e講法 dor親像 「青盲人 deh摸象」。 伊極m是 hit種 縳褲腳做人 ganna顧 家已一身e 榮華富貴, 伊是 為 百姓人仔 設想, edang講是 gah大眾 同甘樂, 足有肚量e 人。
  Dor按呢, du著 二條大宮e 鬼眾夜遊, 伊一絲仔 ma無受影響。 Iau有hit寡 仿著 陸奧鹽竈(註2)風景 來起造 有名聲e 東三條河洛原院, 聽講 融左大臣e靈魂 逐暗 攏會出現, mgorh經由 大人 一聲huah嚷 了後, dor m敢 再出現a。 大人e威嚴 ziah大, 莫怪 近來 洛中京城e 男女大細, 一聽著 大人 dor敬畏崇拜, ga伊 當作神明 下凡來。 有一gai, 大人 ui大內e梅花宴 轉來, dior車e牛 逃走, 撞著 過路e 老歲仔人 受傷, 老歲仔人 di zit 款時陣 iau合掌禮敬, 嘴講 去ho大人e牛 撞著 是 愛感謝e。
  所以 di大人zit代, 有真濟故事 流傳到 後世。 比如: vat di宴會上 賞賜三十隻白馬, di長良橋e 橋柱頂 cai立 心愛e童像, 請過 傳授 華陀醫術e 中國比丘 ga伊 切除 生di腳腿e粒仔……, 若veh 一項一項 算詳細, he dor真正 算ve清lo。 Di 所有zia-e 風聲傳奇 中, 無比 大戶人家 所看重e 傳家寶物-- 「地獄變」屏風e由來 ho人 更會膽寒lo。 連 平常穩重冷靜e 大人, ma di hit個時陣 驚心動魂, 閣卡 m免講 阮zit群 di伊身邊 侍侯e人, 阮逐人 ma攏 驚gah 失魂落魄。 Dor親像 我服侍大人 巳經有 二十多冬a, di zit 層代誌 發生e前後 ma無任何 比這 卡可怕e。
  若veh談論 zit件事, dor先愛講 hit個 描繪hit幅 「地獄變」屏風e 畫師,zit個人 叫良秀。

二、
  講著良秀, 可能iau有人 會記得 zit個人。 伊 是 出名e畫師, hit當時e人 公認伊 是 一粒一e 畫師。 Hit件代誌 發生e時陣, 伊e歲頭仔 ma過半百a。 外表 看起來, 體格矮矮a, 瘦gah 腳脊骿 透 bing仔骨, 是 一個歹心形e 老歲仔人。 伊去府宅e時, 攏會穿 薰芳e禮衫, 戴軟烏帽仔。 品格猥瑣, 無一個 老人款, 伊e嘴唇 赤紅, 紅 gong gong ho人驚惶, 假若deh展 野獸e歹惡。 有人講 伊定定去 舐(zinn2)畫筆, 才會 ga嘴唇染gah 紅gi gi, m管事實 是安怎, dor有 歹嘴e人 講, 良秀e舉動 好親像 猴仙仔, 閣 ga 取一個「猴秀」e 外名。
講著良秀, iau 有 一段故事。 Hit 當時, 伊iau有 一個 孤查某囝, di 大人e府宅 做 zo-gan-a[小侍女]。 Zit 個 十五歲e zo-qin-a[小女孩], 一點仔 ma 無像 yin老父, 生做秀美。 可能是 老母早過身e 關係, 天生足有 同情心、 巧智、 精功, 少歲年輕, 對人 轉頭越角 真體貼, 所以 夫人 gah 其他女眷 攏真疼惜伊。
  有一 gai, 丹波國 進貢 一隻訓練過e 猴仙仔 來府上, ho hit 當陣 du 是 liu-ciuh[頑皮]e 小公子 ga 號名 叫「良秀」。 Hit 隻猴仙e外形 實在 足笑詼,閣加上 zit 款名, ho 府內 每一個人 看著 dor起愛笑。 若是 ganna笑nia dor無要緊, 是 逐家 愛創治伊 , 三不五時 dor 大細聲 huah: ai-ia, 良秀跳去埕斗e 松樹項, ai-ia, 良秀 gor la-sap房間e 草蓆仔, ma 刁故意 veh 戲弄伊。
有一工, 良秀 e zo-giann teh著 縳臘梅枝椏e 批信, 經過長長e 走人巷, 看著 猴仔囝 ui 遠遠e qiu門hit爿, 跛腳e形, 無像平常時 按呢 爬去樑柱, 是 喪氣傷痛 hit款, 一拐一拐 ui 伊zia 跳走過來。 小公子 qiah 一支捶仔 ui 後面追, 嘴內 閣嚷: 「柑仔賊, 好膽mai走!」, 伊看著 zit款情形, 張持一下, du 猴仙仔 走來 qiu 伊e裙裾, 發出可憐e 哀叫---- 目一下 心肝 m甘diuh diuh, dor 一手 qiah 梅枝椏, 一手輕輕仔 hainn 開 茄仔色 e 疊衫長袖, 溫柔 ga猴仔囝 抱 leh, 向小公子行禮, 輕聲細說 講: 「拜託 饒伊 一條命, 伊 只不過是 精牲 nia nia 。」。
  小公子 du 走過來 一腹肚火, dor變一個面, zan腳dor蹄 講: 「為何 veh 保護伊, zit 隻猴仙仔 是 柑仔賊 a!」
「a伊 dor是 一隻精牲nia,……」
Zo-qin-a 閣求一遍情, 然後 冷微笑一下, 閣 下定決心 講:
「因為 伊叫良秀, ho 我感覺 是 阮老父 deh hong罵, 我 dor veh 為伊。」 聽著 zia-e 話, 小公子 只好心服。
「是按呢siorh? 既然是 deh替阿爹 求饒, 我 dor 姑不二終 饒赦伊。」
小公子 無情無願 講了, ga 捶仔 dann 去邊仔, dor ui 原來e qiu門hit爿 行去a。

三、
  Ui hit件代誌 開始, 良秀 e zo-giann gah 猴囝 dor足親密。 Zo-qin-a ga小姐 送 ho伊e 金鈴仔 用 sui sui e 大紅線穿 leh, 掛 di 猴e頷頸, yin 二個 形影相隨伴 有一 gai, zo-qin-a 感冒倒 di 眠床頂, 猴囝 dor 乖乖 di 抌頭邊 陪伊, 看起來 真煩惱e形, 伊心理不安, 一直deh ke爪仔。
  足奇e是, 自按呢, dor 無人 閣再欺負 zit 隻猴囝 lo。 反倒是 開始疼伊, 連小公子 ma 定定 dan 一寡 柿、 栗子 飼伊, 有一 gai 一個武士 踢伊, 小公子 閣會生氣leh。 後來 大人 特別下令 叫 良秀e zo-giann 抱猴去 晉見伊, 聽講ma是 因為 小公子 起性地e 代誌, a zo-qin-a疼惜猴 e 理由 ma 入去伊e 耳孔內。
  「有影 伊 是 一個孝女, 值得呵咾!」
  因為 大人e 好意, 伊賞賜 一su 紅衫 ho zo-qin-a e hit當時, 這閣是 zit隻猴仔 弄猴弄 學人樣 恭敬 去接禮物, ho大人 特別歡喜心。 大人疼惜 良秀 e zo-giann 完全是 看在伊 疼惜猴 gah 孝敬心, 極 m是 一般人 所講e hit 款 好色心。 有 zit款話屎 ma是有原因 e, zit方面e 理由 咱 以後 慢慢仔講。 Di zia ganna想veh 向各位講, 無論 伊 有外秀美, 大人對伊 ma ve 對畫師身份e zo-giann sannh心。
  良秀 e zo-giann di大人面頭前 面子十足, mgorh 伊本底 dor是 聰敏伶俐e少女, ma 無受著 hia-e 心腸窄e 女眷怨妒。 反倒是 ui hit gai 事情了後, 伊gah猴 攏受著 卡好e款待, ma 一直 deh 伺侍公主, 逐gai 陪公主 出遊坐車e 機會 ma無漏過。
  Zitma暫時 mai 提 少女伊本身, 咱來談論 伊e老父 良秀。 雖罔 猴仙仔 真緊 dor得著 人人e疼惜, mgorh, 良秀本人 ma是仝款 人人看著 dor 討厭, di 尻川後 猶 deh 叫伊猴秀。 出去府宅 之外, di 橫川 是 主持身份e 方丈 若講著 良秀 dor變面色, 好親像 見著魔神仔, 伊 dor 氣gah 咬牙切齒。 (當然, 有人講 這起因 di良秀 ga方丈e行為 畫做 笑詼kauseh 戲畫e 緣故, 不二過, 這ma是 下腳手人yin 所傳e話屎, m免信dau。) 總講一句, 無論到due, 良秀e風評 攏足差。 若有人 對伊 無惡評 是vat伊e 二、 三位畫師, 閣有 zit 寡 vat 伊e圖畫, m知 伊e個性e 人 lo。
  事實上, 良秀 不但 外貌猥sue, 伊iau有 更hong棄嫌e 惡習慣, 所有e一切 攏是 家己做起來e, mai怪人。

四、
  講著 良秀e 歹習慣, dor是 凍霜、 冷酷、 無恥、 貧惰、 痟貪……,其中 上嚴重e是 hiau bai自大, 不時不刻 攏ga本朝當今 第一畫師e身份 掛di鼻頭頂。 若是 ganna畫圖方面 iau可理解, mgorh 講著 zit個查甫人e 屈強 m認輸e 個性, 伊 是 連世上 所有e習慣、 規範 攏無 看在眼內。 聽一個久長 di伊身邊e 學徒 講, 有一工 di某人e府宅, 出名e 檜桓紅姨婆 ho鬼附身, 講出 恐佈e神旨, 伊ma當無聽著, iau用 現有e筆墨, 詳細畫落 紅姨婆 可怕e表情。 若親像 zit款鬼靈 作怪e代誌, di hit個人 眼中, 只不過是 騙qin-ae 把戲。
  伊dor是zit款人, 所以 di畫 吉祥天女神e時, 畫出e是 賤下e傀儡面; deh畫 不動明王e時, 又閣畫作 鱸鰻捕役e 形體, 做出足濟 過分e代誌。有人責問伊e時, 伊閣冷靜 講: 「我良秀 畫e神佛 會ho良秀 著災, he dor是 怪事lo!」 Dor是按呢, 連伊e徒弟 ma堪ve diau, 因為 驚有災厄 降身,雄雄離開e人 ma ve少。 …… 總講一句, dor是 孤驕自大吧, 總是掠準 hit當時 全天下 無人hiah偉大 可gah伊比拚。
Dor按呢, 良秀 di繪畫界e地位 有外guan dor m免加講a。 當然 伊di畫圖方面, 無論是 筆調或色水, 攏ham別人無仝, dor有真濟 gah伊kiorh恨e畫師 批評伊 是 一個 大騙仙仔。 照zia-e人 講, 若提著 川成、 金岡 等過去名家 筆下e作品e 時, 攏會呵咾 一寡 奇妙e傳述, 比如講 木枋門頂e 梅花 會di月光e暗夜 溢出芳味, 或者是 聽著 屏風頂面e 公卿bun品仔e樂聲 等。 若講著 良秀e圖, 無論 什麼時陣 攏有一寡 ho人驚惶e 怪異流言。 用伊 畫di龍蓋寺 大門e “五趣生死圖”(註3) 來講, 半暝 ui大門 經過e時, 會聽著 天神e 哀嘆gah哭聲。 M dann按呢, 閣有人 鼻著 屍體e臭味。 另外, 伊後來照大人e命令 所畫出來e 女眷活像 ma是仝款, 聽講hong畫落來e人, 無出三冬 攏會 原神失去 來破病 死去。 按hia-e刻薄e人 所講, he dor是 良秀e畫 淪陷 di邪道e 上大證據。
  Dor親像 頭前所講e, 良秀 是 一個 專制固執e人, 種種e批評 顛倒ho伊 更加自大。 有一gai, 大人 用 講sng笑e口氣 ga講: 「你 假若足愛 邪惡恐怖e物件。」 良秀 伊hit款gah年歲無合、 會驚人e 紅嘴唇 dor笑笑, ma傲慢回講: 「無錯, 淺腹e畫師 是ve了解 醜惡e極美。」
Dor算是 本朝 第一大畫師, ma無應該 當大人e面前 按呢大聲 bun雞gui, ma莫怪 頭前所提e hit位徒弟 私底下ga師父 取一個 「智羅永壽」e 烏名, 來kau-seh 伊ehiau-bai激氣。 可能 你ma知影, 「智羅永壽」 是 以早 ui中國過海來e 天狗名(註4)。
  Mgorh, zit個良秀 - - 一切攏無 看di眼內, 蠻橫無理性e 良秀, ma會di某一方面 具有 人性基本e 溫情。

五、
  聽講 良秀 若起痟 按呢, ga伊hit個 做侍女e 孤囝明珠 疼gah 入骨入肉。 若前述所講, zit個少女 性情溫柔, 是 足為老父設想e 女性, 相對e,老父 對家已e骨肉 ma一點仔 dor無輸。 伊 一向對 寺廟e募款 攏足凍霜,ganna查某囝veh穿e衫仔褲 或 髮飾 等 物品, 伊dor 獻手海派, 什麼 攏準備好好, ho人意外。
  Mgor, 良秀ting sing[寵愛]愛女, m ganna是 ting sing nia nia, 若是 veh替伊 cue一個 好對象 是免想la。 Mdann按呢, 若是 有人去追求 hit個查某qin-a, 伊反會去招 hit寡cittor少年, 趁暗時 暗擊 hit個查甫人。 所以 大人下令 叫少女去宮內 做qin-a gan, 伊 是 足怨氣e, 有一陣仔 去到 大人e面前, ma攏表現出 足無歡喜e。 若是講 大人 ho zit個少女e 美麗sannh著心, 無顧 老父e情面, 強veh ga 召入宮府e 流言, 可能dor是 di zit種狀況 流出來e。
  當然, dor算 zit個流言 無確實, 出自強烈e 親情關愛, 良秀 真實一直deh祈禱 女兒 edang轉來身邊。 有一gai, 大人吩咐伊 替幼囝 文殊 畫一張像, 結果 伊ga大人ting sing e qin-a 畫gah活靈靈, 大人極滿意, dor足罕見 對伊講: 「你愛什麼獎賞, 做你講吧!」 良秀 神色驚惶, 本底掠準 伊 有什麼 特殊要求, 結果是 伊厚面皮 回講: 「請放阮go-giann 轉來阮兜。」若是di其他宮府 iau無話講, 可是 di堀川e大人 身邊奉待e人, 少女 閣安怎古錐, 用 ziah-nih無禮e方式 求去, dor一國 會允准la? 可是 大人聽了, 一絲仔 無歡喜e面色 ma無, 只是 恬恬注目 良秀, 了後 dann嚴聲拒絕:「he ve sai!」 講了 dor起身離開a。 像 按呢e代誌, 前前後後 mdann 四五gai。 Zitma想起來, 大人 看良秀e目神 一gai比一gai 冷清。 關係 zit件代誌, zo-giann ma替 老父e安危 憂心, 伊退回房間, 定定會 qiu疊衫e長袖 咬di嘴內, yi-yi-u-u哮出聲。 大人 對 良秀e女兒 有甲意e流言 ma愈傳愈大。Iau有人講, 地獄變屏風e由來 其實是 因為 少女m肯依順 大人e 關係, 當然 這是 無可能e代誌。
  照咱看來, 大人m ho少女 轉去厝理, 完全是 少女出身可憐, 若veh ho伊 住厝內 di hit個 頑固e老父 身邊, 不如 ho伊di宮府 自由自在 生活, 這是為伊想e, 是deh愛惜 生性溫柔e伊。 講大人 好色 是 有孔無sun。 無lo, 應該講是 根本 dor無根據e 白賊話 卡妥當。
  Zia-e代誌, 咱mai論, 查某qin-a e代誌 ho大人 對良秀 印象變差e時,m知是 什麼想法, 大人 liam當時 召見良秀, 命令伊 畫出 「地獄變」e 屏風。

六、
  若提著 「地獄變」屏風, hia-e 恐怖驚死人e 畫面dor閣清楚 浮出目前。 仝款是 地獄變, 良秀所畫e gah別個畫師 比起來, 第一 di構圖上 dor真特別。 He是 di屏風e一角, ga 十殿閻羅王 gah yine眷屬 畫gah細細, 其他e部份 dor是 一大片、 一大片e 火舌, 連 劍山刀樹 ma吐出 燒焰滾環e 捲螺仔烈火。 Dor按呢, 除了 唐人hit樣e 冥官衫衣 有 黃、 藍色 點綴, 其他攏是 發劍光 閃極焰e 色彩, 中間iau有 爆飛e烏煙 gah 挑飛金粉e 火星紋火, 若“卍”字 hit款 掠狂亂舞。
  Ganna按呢 dor巳經 hong看gah 展目吐舌 a , 頂面iau有 ho業火燒身,du deh掙脫痛苦e 罪人, 每人 掛礙e形 攏m是 平常地獄圖 所見e。 原因是 良秀 di眾多罪人 當中, 表白出 各種身份, 上自 王卿大夫, 下至 乞食賤民。 有威嚴e 束帶高官、 穿五層衫衣e 嬌美少奶奶、 掛念珠e比丘、 穿guan踏木屐e 武士學徒、 穿細長衫e 查某qin-a、 捧供品e 陰陽師…… 實在算ve了。 總講一句, 有各式各樣e人 di火gah煙e 捲螺仔霧障中, 受著牛頭馬面e凌治, 若如ho狂風 吹四散e敗葉, 搶veh逃離困境。 頭毛纏插鋼叉, 手腳縮gah 比 蜘蛛 閣卡細e 婦仁人, 可能是 神巫 hit款身份。 胸崁 ho長矛刺透, 若如 夜婆倒吊e 查甫人, 大約是 無實力e 國司官員。 其他 受鐵桿仔 鞭diap, 受 千鈞磐石 困壓, 或遭受 怪鳥e尖喙 啄食, 或 嵌di毒龍e下頦……, 刑罰 ma按罪人e類型 有 算ve了 真複雜e變化。
  Mgorh, 其中上hong 驚心跳膽e 是, 有 一台牛車 ui半空中 墜落, 接近 掠過 發滿獸牙 hit款e 刀樹頂端(zit欉刀樹 密密zat zat佈滿身軀 ho穿透e亡者)。 車頂e簾布 ho地獄陰風 吹飄掀開, 內底 有 一個宮女 穿戴華麗, 長長飄逸e 烏頭鬃 di火焰中 散遊, 白paupaue頷頸 扭轉, 受盡折磨。
講著 zit位宮女e模樣, 接來講 燒火中e 牛車, 無一項 ve ho人聯想著地獄火團 燒燙e苦難。 整個畫面e 氣氛極恐怖, edang講是 攏集困 di zit個人 身上。 觀看e時, 自然會懷疑 耳孔 是m是 有淒慘e 哀叫聲, 這確實是 一幅 出神入化e 大作。
  啊!dor是因為 veh達到 畫圖e意境, ziah會發生 hiah nih恐怖e 代誌。若m是按呢, 良秀 哪有可能 逼真畫出 墜入地獄e 極苦leh? A hit個人di完成屏風了後, ma愛用 陪命e慘場 收尾。 換一句話講, zit幅畫e 地獄界 dor是 本朝 第一畫師 良秀 終歸尾家已 veh墬落e冥府。
  我因為 急veh點出 hit幅稀奇e「地獄變」屏風, dor ga故事e順序 倒反。Mgorh下面 dor veh繼續 談論 良秀 接受 大人e命令 描繪 地獄圖e 經過。

七、
  自按呢了後, 有 將半冬e時間, 良秀 攏無 去宮府 踏腳到, 一直deh畫屏風圖。 親像 伊hiah疼zo-giann e人, 聽講 一開始 連zo-giann ma 無想veh見, 這m是 真意外嗎? 照頭前 提過e弟子 講, hit個人 若投入kang kue, dor親像 狐仙ga附身 仝款。 無no! 實際上, hit陣人 攏deh謠傳, 良秀 di畫界出名, dor是因為 伊 向 福德大神 下願, 這証據是, 伊deh畫作e時, 只要偷偷仔ga探, 一定會看著 陰森e靈狐, m是一隻, 是一群, di伊e四箍笠仔 seh來seh去, 一旦 伊teh起畫筆, 頭殼內 全精神攏deh想 veh按怎 來完成 hit幅圖, ga其他e代誌 dor放了了, 伊 透早透暝 攏關di hit間房內, 足少見著 日頭光……。 尤其是 deh畫「地獄變」屏風 過程中, 閣更加沈迷。
  話閣講 倒轉來, zit個人 連日時 ma放落枋窗 關di房間, di燈火下 調配 秘方顏料, 若無, dor是 叫徒弟 穿藍綢衫、 禮衣e裝扮, 斟酌ga畫描落來…。 Zit種程度e 怪異, 免講是 畫地獄變e屏風, 凡是deh畫作, 通常dor是 zit款情形。 無no! 伊早早 deh畫 龍蓋寺e “五趣生死圖”e時, 伊dor vat去 一般人 攏特愛去 閃避e 路邊屍 頭前, 悠閒 坐deh描繪 半爛臭e面、 腳手, 連一支頭毛 dor無ding dann 總ga畫起來。 伊 hiah專心投入 到底是deh binn什麼vang? 這一定 有人 vedang理解。 Zitma我無閒 tang詳細講, 自我聽著e 主要情形 是按呢:
  良秀 有一個徒弟 (頭前提著e hit個人), 有一工du deh調顏料e時, 師傅liam當時ga伊講: 「我veh來睏中晝, mgorh zitma時常 做歹夢。」 zit款代誌 一點仔 ma無稀奇, 徒弟e手 仝款deh調色料, dor凊采應一聲: 「是oh!」 良秀露出 無平常e 寂寞態度, 小可客氣 deh要求: 「所以, 我睏晝e時, 希望你 di我e枕頭邊 坐leh!」
  徒弟對師傅 一時間 在意講著 眠夢e代誌 感覺奇怪, mgorh zit款小要求簡單, dor回答講:「esai!」
師傅ma 閣足煩惱, 心頭掠ve定 講: 「a dor緊入來內底。 Mgorh 若有徒弟來, vesai ho伊入來 我睏e所在。」
  內面 dor是 伊畫作 e 房間, hit 座 用炭筆 畫構e草圖 di邊仔 做一環。 一到 hia, 良秀 dor用手股 做枕頭, 像一個 tiam gah ve ko雞、 ve bun火e人, 一下仔 dor睏去lo。 Mgorh, 無夠 半個時辰, 坐di枕頭邊e 弟子, 雄雄聽著 m知 veh安怎形容e 恐怖聲。

八、
  一開始 ganna是聲音, 無外久 dor漸漸 演變做 陷眠話, 好像是 dih veh淹死e人 di水中哀哼e聲 :
「什麼, 叫我過去……, 去dor位…… 過去dor位? 去地獄 去燒滾熱e地獄……, 是誰啊! 是誰deh講話……你是誰人……? 到底是誰人?」
  弟子 自然停止 調色料e手, 心肝pok pok cainn deh探看 師傅e面, he是 一個liap皮, 白sun sun e面, 歸個面 冒出 大粒凊汗, 嘴齒疏疏a, 嘴唇da燥, 嘴開開 deh大心氣喘, 嘴內有物件, ho人疑心 是m是有 線絲deh操弄 按呢, 緊速deh轉ve停, he m是舌嗎? 斷停發出聲 dor是 ui舌根 發出來e。
  「我掠準是誰人……ng! 是你呀。 我臆是你, 創啥? 是veh來接我e?所以來地獄。地獄內……地獄內 有 我e zo-giann deh等。」
  Zit時, 弟子看著 一個 霧霧e怪影, sut過 屏風頭前, 閣 一團一團 落落地, ho人 起雞母皮。 當然 弟子 緊用力 ga良秀 搖ho醒, 陷眠e師父iau deh胡言亂語, 叫ve醒e夢遊 hit款扮勢, 伊dor急deh ga邊仔e洗筆水 hua la hua la 潑 di老仙師e面。
  「我等你, 坐zit台車來…… 坐zit台車 來地獄……」 du講zit句, 嚨喉 dor親像 ho異物 束著按呢 i-onn叫, 良秀lo尾 ga目睭ti開, 掠狂跳起床, 看起來 比ho針刺著 閣卡驚狂, 大概是 夢中e妖魔鬼怪 iau di目睭皮m甘退消。 一開始 伊ganna露出 驚惶e目神, 嘴合ve uah來, qiah頭向天 注目了, 才回神過來。
  「好la! 去邊a!」良秀 閣冷意交待。 弟子知影 若是 di zit時 違背伊e意思, 一定會 換一頓 hau喝, dor雄狂 離開房內, 看著外口 明亮e日光, 才親像 ui惡夢中 精神過來, 鬆一口氣。
  Zit件代誌 iau是 無嚴重, 大約 一個月後, zit回 是 另外一個弟子 ho刁工叫入 房內, 良秀 仝款 di昏暗e 油燈火中 咬畫筆, liam當時 對弟子講: 「煩勞你lo, veh 閣 請你褪掉 衫仔褲。」
之前, 師父dor定定吩咐 弟子 按呢做, 歸身光光, 伊閣 怪形怪狀、 結目頭講: 「我想veh看人 hong縛起來e形, 雖是 對不住你, 敢esai暫時ho我擺弄一下?」 話按呢講, suah一絲仔 dor ve在意, 話氣 足冷森。 本底zit位弟子 dor是 勇健結實e 少年人, 去teh長刀 比teh畫筆 卡妥當, liam當時 對 師父e要求 正是著驚, 過足久以後 ziah講著 zit件代誌e時, iau閣講: 「我掠準是 師父起痟a, 想veh ga我tai死!」 hit當時, 良秀看伊 無行動 三心二意e形, dor無耐煩, m知 ui dor位 抽出 一條鐵鏈, hua la la纏di手裡, 然後 用 撲殺e姿勢 跳去 弟子e腳脊頂, 硬ga伊e雙手 扭guainn吊起來, ga鐵鏈 一len一len ga捆綁起來。 續落來 ga鐵鏈e一頭 用力qiu一下, 弟子 受堪ve diau, 身軀 隨著重力 摔di土腳, dor按呢 倒di hia。

九、
  Hit時陣, 徒弟 dor親像 ga酒甕cia倒 di土腳e 身形, 因為 腳手攏冷酷deh hong扭轉, ganna頭殼edang振動。 壯實e身體 ho鐵鏈纏an 血流ve通, 面、 身軀、 皮膚 攏紅gong gong。 良秀 並無注心 人e痛苦, 猶原di四邊seh來seh去, 觀察hit款 親像酒甕e 身體, 尚且 出手去畫作 幾張仝款e 寫實圖。 Di zit段時間, hong縳著e徒弟仔 有外痛苦, dor m免 再描述a。
  若是ganna繼續按呢, 無別款代誌 發生, 徒弟e痛若 恐驚會 延長足久。 好佳哉(m知是 幸運或不幸) 過了一下a, 房間壁角e 壼罈烏影中, 有烏油hit款物件 細條細條 變軟 溜流出來。 起先 伊 假若黏tih tih, 慢慢仔 deh sor振動, 後來 開始順deh滑行, 再閣 發出閃光, 弟子目見伊 流來鼻頭, 無法度 dor禁氣大叫:
「蛇……蛇!」
  伊hit陣a 感覺 全身e血 攏凍固起來a, 這edang理解。 蛇 其實 iau差一絲仔 dor veh ga冰寒e 舌尖 吐du著 ho鐵鏈束綑e 頷頸仔肉。 突發e意外, 良秀 閣安怎cior dior ma驚一大dior, 趕緊 丟dan掉筆, 一彎身, 快身手 dor掠diau蛇尾, ga倒吊掠leh, 吊倒e蛇頭 qiah頭起, 溜軟 deh捲旋身長, mgorh無論安怎 ma ve liong到 hit個人e手。
  「攏是你, 害我 畫歹一筆!」
  良秀 氣put put嚷出嘴, 直接ga蛇 dan入 房間壁角e 壼罐仔內, 然後m情願 去解開 徒弟身上e 鐵鏈。 伊 只不過是 ga解開nia nia, 對受苦e弟子 a無一句 安搭e話語。 親像 畫歹去一筆 比 徒弟 受蛇害 閣卡 vedang忍受吧!……後來聽講 hit隻蛇 ma是伊 為veh素描 所飼e。
  Ganna聽著zit件事, dor可知 良秀 hit款 痟癲狂亂 ho人畏怕e 偏執性情。 這閣m是 上極端e, 另一zan 是 一個 十三四歲e徒弟, ma是因為 地獄變屏風e 擬真, 差一點仔 dor無命。 Zit位弟子 生做一身 白pau pau 若少女e肉色。 有一暗, 伊無意中 ho師父 叫入房間, 良秀di燈台腳, 手心 kng一塊 臭腥e肉, du deh飼一隻 罕見e鳥仔, 鳥體 親像 貓仔e大細a, 伊e 兩爿鳥毛 像 一對耳仔 向外翹出, 大大圓圓e目睭 是 琥珀色, 安怎看 dor像貓。

十、
  良秀 本底 dor足討厭 人管伊e代誌, 連 蛇sor出來 拍斷ma是, 仝款zit類代誌 伊並ve ho徒弟知。 有時桌頂 kng骷髏頭, 有時 排銀碗, 漆泥金畫作e guan腳盤, 看伊 所作e畫面 有所改變, 攏是ho人 足意外e物件。 Mgorh, 平常zia-e物件 攏收藏 di dor位 並無人知。 所以講 伊有 福德大神e保佑e 流言, di某種程度 確實 gah zit件代誌 有關。
  話講來 學徒看著 桌頂怪異e鳥, 心內想講 這應當是 為著 畫地獄變屏風 才添加e, dor來到 師父e面前, 恭敬好禮 問:
  「有什麼代誌 veh吩咐無?」
  良秀 無聽入耳, zinn著 伊e紅嘴唇, 用下骸 向鳥講: 「安怎, 是m是 足溫順?」
  「這是 什麼鳥? 我mvat看過。」
  弟子如是講, 驚驚看著 zit隻有耳仔 像貓仔e鳥, 良秀dor用 平常e口氣 恥笑講:
  「什麼? 無看過? 都市song dor是ziah害。 這是 二三工前 京都鞍馬山e 拍獵師 ho我e, 號做 耳木兔, 只是 veh像 ziah-nih溫順e, 真罕!」
Zit個人 講著話, ga手 款款仔 qiah起來, 輕輕仔 ui下身往上 sor著 du食了肉e 耳木兔 腳脊e毛。 Dor di zit個時陣, 鳥 突然發出 短短急促e 尖叫聲, 雄狂ui桌頂起飛, 兩支腳爪 tih開, 衝向 徒弟e面。 若m是 弟子趕緊 用手袖遮leh, 受傷 是逃ve過e。
  伊 「啊」叫一聲, hiu開手袖, du deh ga趕走, 耳木兔dor 閣 雄gaigai向伊衝啄……徒弟ve記師父dor di面前, 有時 kia起來閃避, 有時 坐落趕鳥,不管三七二十一 dor di窄窄e房內 走來逃去。 怪鳥隨著 人e動作, guan guan 低低反應, 相準 對方e目睭 飛來。 每一gai 攏會pa-da pa-da拍動翅股, 運作出 掃落葉e氣、 水沖e飛瀑 或 猿酒發酵e熱氣 等 奇怪驚人e 氣氛, 真正 有夠恐怖。 講起來, zit個徒弟ma vat講過, 連 微暗e油燈火 攏像 霧霧e月光, 師父e房間 攏假若是 di陰森遙遠e 深山中 ho妖氣罩著e 山谷, ho人心肝 pok pok跳。
  Mgorh, ho弟子 極驚惶e是, m ganna是 ho耳木兔 攻擊e代誌。 更ho人 起雞母皮e是, 良秀 di邊仔 冷眼看 zit場 攻擊防守e戰事, 一副 老神在在 deh展紙整筆, 描畫著 hit個生做 若少女e 少年人 ho奇怪e大鳥 欺負e 驚人狀況。 弟子 看著 師父hit款, 隨有一種 講ve出嘴e驚惶, 事實上 ma有 lim當時 會ho師父害死e 著驚 留di心肝頭。

十一、
  實際上 ma m是 無完全ve ho師父 害死e可能。 其實, hit暗 良秀 特別叫 弟子過去, dor有使弄 耳木兔 攻伊e意圖, 伊想veh ga弟子 四界走閃e 真景 畫落來。 因此, 弟子看著 師父e情形, dor自然 會用手袖 掩頭, 發出 無助e慘叫, 一直走去壁角e qiu門邊, giu縮一團 ve振ve動。 Zit時, 良秀 ma m知 為何驚惶 叫出聲, 想veh kia起來, mgorh耳木兔e 拍翅聲 suah更加激烈, 接續來e是 物件 東倒西歪, 摃破pin-pin-piang-piang e 嘈碎聲。 弟子閣再 卡驚惶, ga掩著e頭 qiah起來 探看, 房間 m知di什麼時陣 變gah 暗sor sor, ui內面傳出 師父 deh叫傳 弟子e 緊急聲。
  歸終尾 有一位弟子 ui遠遠e所在 回應, 然後qiah燈火 入來, di有臭油味e 燈照明下, 看著 燈台cia倒, 地枋gah榻榻米 潑gor著油漬, 耳木兔ma哀苦 deh拍動翅股, 軟軟無力 倒di土腳。 良秀 di桌e另一邊 半撐身,iau有驚惶e表情, 嘴內seh seh唸著 別人聽無e 雜語』。……這ma莫怪, hit隻耳木兔e 身上 有一隻 烏金e蛇, ui鳥e頷頸仔 一直ga纏到 一爿e翅肢。大概是 弟子di壁角 giu做一團e時, ga壼罐en倒, 蛇dor sor出外口, 耳木兔veh去掠蛇, 引起 雙方決鬥。 兩個弟子 相對看, 一時之間 ganna憨呆憨呆 deh看zit幕 奇妙e怪場, 過一下a 只有回神過來 向師父 行一個禮, 無聲 退出房間。 蛇gah耳木兔e 尾場如何, dor無人知a。
  親像 zit款代誌, m是ganna zit件, iau有真濟。 頭前ma講過, 大人下令 veh畫 地獄變屏風 是 初秋e代誌, 一直到冬尾, 良秀e弟子 dor一直遭受 師父 出各種怪招e 威脅。 到冬末, 良秀可能di屏風e繪圖出問題, 一個人 變gah 閣卡陰沈, 講話e態度 ma變gah 更加 暴力粗鹵。 仝時陣, 屏風e草圖 一直無進展。 無no! 連進前 畫好e所在 ma有可能 拭掉重畫。
  到底 屏風di dor位 出問題, ma無人知, ma無想veh知。 弟子 為著各種 奇奇怪怪e代誌 受苦, 感覺 好參像 gah虎狼 dua仝所在, 下定決心, 盡量 無愛去 接近師父。
  
十二、
關係 zit段時間e代誌, 無什麼 特別值得 報導e, 若強 veh zuh一寡,dor是 hit位 倔強主觀e 老歲仔 m知為什麼 變gah 特別會 流目屎, 聽講伊時常di無人e所在, 孤一人哮gah cng cng叫。 特別是 有一工, 一位弟子有代誌 去埕斗, 看著伊 kia di行人巷, 茫茫心思 qiah頭看去 春尾e天頂, 目箍內 gam滿目屎。 弟子 看著師父 hit款情形, 反倒 m敢接近伊, dor無聲說 翻頭 倒轉去。 Hit個 為著veh畫 “五趣生死圖”, 連路邊屍 攏畫過e 傲慢查甫人, 竟然為著 無法度 順利畫出 屏風圖, dor懊惱 gah qin-a仝一款deh哮泣(kip7), m是 真奇怪嗎?
 話講 良秀zit爿 dor若頂面 所講e按呢, 伊真反常 deh熱心專注 畫屏風圖, 另一爿 少女zia, m知 為什麼, 伊 愈來愈鬱卒, 連di阮面頭前 ma是一款 強忍目屎e 可憐形。 伊本底是 一個 面貌憂愁, 皮膚白pau-pau, 溫文好禮e 少女, 近來dor是 目睭毛 變gah足沈重, 目箍 變gah烏sor sor, 神態真慘。 起初 ma有 真濟猜測, 掠準伊是 心悶老父, 或為 戀情操煩,mgorh中間 開始有流言, he是 大人愛伊 順伊e意e 原因, 自按呢, 親像逐個人 攏ga伊 放ve記去a, 無人 閣提起伊。
  Du 好是 中間 zit段時間e 代誌吧! 有一工深夜, 我一人 經過 行人巷, hit隻 良秀猴 liam當時 dor跳過來, 做出 qiu我e衫仔角e 動作。 He確實有鼻著 梅花清芳, 有幽淡月色e 溫暖e夜暗,mgorh月光一照, 猴歪著 伊e白喙齒, 鼻頭liap liap, 像起痟按呢 尖聲gi gi 叫。 我有 三分驚 七分氣, 因為 新褲ho猴qiu leh e氣, 起初想veh 用腳ga踢走, 閣繼續行, mgorh停一下 閣想著, 之前 有 一個武士 痛打zit隻猴, suah惹公子 無歡喜, 而且 猴e動作 親像 無平常, dor決定 照伊qiu向e所在 行ziann十公尺。
  然後, di行人巷 一個彎角, du好行到di暗時 ma有白色e水池邊, edang看著 枝椏優美e松樹 另一頭 闊闊e景色。 附近房間內 傳出有人 deh爭吵e聲, 慌狂、 亂異 鑽入 我e耳孔。 四箍笠仔 寂靜, 分ve清是 月火或薄霧e 氣氛, ganna魚跳水聲 以外, 一點仔聲嗽 攏無。 因為si- si suainn- suainn e聲, 我dor kia leh注意, 心想講 有歹徒, 一定veh ho伊 一寡 拳頭姆, dor禁氣, 輕步行去 hit道門外。

十三、
  可能是 猴看我動作 siunn過溫吞慢sor 。 伊足著急 di我e腳邊 seh兩、三lin, 然後 發出嚨喉 hong束著e聲, 猛掠一跳 kinn di我e肩胛頭, 我自然扭轉 我e頷頸仔, 想veh閃開 伊e爪仔, 猴suah咬著 我e藍手袖, m愛滑離我e身軀 - - zit個力量 ho我 無法度控制 觸(dak)顛兩、三步, 腳脊piann大力long著hit片門。 到zit款地步,ma vedang延遲dor qiu開門,跳入去月娘照ve到e房裡。 Zit時 遮著我e目線e 是 - - 無no! ho我閣卡著驚e是, di仝時陣, 房間裡 有一個查某人 親像 hong 彈出來 按呢 走出來。 查某人 差一點仔 dor撞著我, 直接 滾去外口, m知為什麼 dor跪落去, 氣喘ve順 好像是 看著 什麼恐怖e 著驚人物, 身軀gi-gi cuah deh看我e面。
  M免講 ma知影, he是 良秀e查某囝。 Hit暗, zit個少女 彷彿變做 另一個人, 真實 入我e目中。 伊目睭 大蕊大蕊 有光, 面紅紅 deh燒熱, 散亂e 裙gah內衫 ho伊脫離 平常e幼稚, 變gah 特別美麗。 He是 柔弱無依, 事事溫順e 良秀e查某囝嗎?── 我e身軀 靠著qiu門, 看見 di月光下 美麗姑娘, 指著 雄狂離腳e 腳步聲, 恬恬 用目神 問伊: 「是誰人?」
  少女咬嘴唇, 搖頭 無話句。 Hit個形 足委屈。
  我dor彎身, ga嘴 貼di伊e耳邊 細聲問: 「是誰人?」 mgorh, 伊仝款搖頭, 一字dor m回答。 無no! di zit時, 伊長目睭毛 gam滿目屎, 嘴唇咬gah 比du-ziah 閣卡密合愈an lo。
  天性遲鈍e我, 除了 真坦白清楚e 代誌 以外, 什麼 彎曲e代誌 ma m知。 所以, 我m知 veh講什麼, 一時只會曉 伴di hit個 pi-pi-cuah e查某qin-a, cai-cai kia di hia。 當然其中e原因是, m知 為什麼 總會感覺 閣追問落去 dor有失禮。
  M知 過外久, 我 dann關合qiu門, 越頭去看 心神 有淡薄仔 回復過來e查某qin-a, 盡心力 溫和安慰伊 講: 「轉去你房間!」我家已 親像 看著 無應該看e代誌, 心肝十下五下 m知對誰人 感覺愧對 hit樣, 恬恬轉來 原來e所在。 Mgorh行無夠十步, 又閣有 什麼人 緊張qiu著 我衫裾, 我著驚 越頭看, lin會掠準是什麼?
  原來是 良秀猴 di我e腳邊, 像 一個人仝款 雙手貼地, 金鈴仔 liang liang叫, 對著我 恭敬行禮 幾 a gai。

十四、
  Hit暗了後, 大約閣 過了 半個月。 有一工, 良秀 突然出現 di府宮, 要求 馬上晉見 大人。 伊e身份 雖是低下, 可能是 平常特別 受人欣賞, 無凊采 召見人e大人, di hit 工 ma足豪爽 dor答應a, 隨dor叫伊 來到面前。 Hit個人 仝款穿 薰芳e禮衫, 戴軟烏帽, 流露出 比平時 閣卡陰沈e 表態, 恭敬 向前跪拜, 了後 用沙濁e聲 講:
「關係 您進前吩咐e 地獄變屏風, 我日暗拚deh畫, 巳經 大有成果,到 收工e階段lo!」
「按呢 真恭喜la, 我足滿意lo!」
  大人e聲音 m知為何 特別 軟弱鬆散 無氣力, 無精無神。
  「無no! he一點仔 ma無 值得祝賀。」 良秀 有一點仔 氣惱, 目睭垂垂。
「雖是 大致上 攏畫好a, mgorh 有一個所在, 我到zitma iau畫ve 出來。」
  「有什麼 畫ve出來e 所在?」
  「是按呢la! 我 通常需要 親目睭見著 才畫會出來。 Dor算edang畫, ma ve滿意。 結果是 gah 畫ve出來 仝款。」
  聽著按呢, 大人e面 露出kau seh e笑講:
「若按呢 veh畫出 地獄變e屏風, dor一定 愛看著 地獄dann有成果lo?」
  「是a, di舊年 發生 大火燒e時, 我dor親目 見著 gah燒燙地獄 相當e熱火, 我edang畫出 “扭身不動明王像”( 註5) 背後e 圖案火景, dor是因為 親目看見 hit場火災e 關係。 您大概知影 hit幅畫honn?」
  「罪人呢? 你應該 mvat看過獄卒 honn?」 大人親像 無聽著 良秀e話,接deh追問。
  「我看過人 ho鐵鏈綑纏e 形樣, ma詳細描繪著 人ho怪鳥纏鬥e 情景。 按呢 dor vedang講 m知影 罪人 受刑e苦楚。 若獄卒……」 良秀一面講, 露出 恐怖e苦笑, 續deh講: 「獄卒 di我 半陷眠中 出現過 足濟遍。 有e是牛頭馬面, 有e是 三頭六臂e鬼形, m出聲 deh拍pok-a, m出聲 嘴開開, 差不多 逐工 攏來折磨我……我畫ve出e圖景 m是這。」
  聽著按呢, 連大人 ma驚奇。 伊一時 只是無耐 煩目相著 良秀, 然後dann嚴歹 deh結目頭, 喝聲講:
「a你 到底是 什麼 畫ve出來?」

十五、
  「我想veh di屏風中 畫一台 檳榔毛車 (註6) ui空中 墮落e情況。」 良秀 講, 目光利劍 看著大人。 聽講 hit個人 若談著 畫作, dor親像 起痟按呢, hit時 伊e目神 有影 有hit款 恐怖e形影。
  「Hit台車頂 愛有 一個嬌美e 查某人, di大火中 散亂 烏頭鬃, 忍受痛苦。 面ho火燻著, 結眉頭, qiah頭 看車蓋, 手 tiah破布簾, 若deh防止 親像 落雨 hit款火星。 四箍笠仔 有一、二十隻e 怪猛鳥類, 長嘴 牽聲哮喝, 一直di邊仔 seh來seh去。 ……啊! hit種 牛車內底e 查某人, 我dor是 畫ve出來。」
  「a……veh安怎?」
  大人m知安怎, 神色 真正 特別歡喜, 口氣催促著 良秀。 Mgorh良秀suah親像 發燒ve自在 deh cuah著 伊e 鮮紅嘴唇, 用 若眠夢e口氣 講:
  「He我 dor是 畫ve出來。」 伊 又閣 重覆一gai, liam當時 下著決心 deh要求:
  「請大人 edang di我面頭前 燒一台 檳榔毛車, 若是edang……。」
  大人 面色沈一下, 又閣 放肆 大聲笑, 笑中帶喘 講:
  「ua! dor照 你e意思, m免 閣談論a!」
  聽大人 按呢講, 我直覺上 感受著 話語內底 帶殺氣。 實際上, 大人e面形 是 嘴角 bu白波仔nua, 目頭 若閃電 hit款抽顫, 有染著 良秀e痟狂範, 真奇異。 話講了, 大人又閣 若爆發hit款, 嚨喉 一直發出 kok kok叫。
  「Dor di檳榔毛車頂 點火吧! ma愛安排 一個嬌艷e 查某人 坐內底,di火焰gah烏煙e 攻擊下, 查某人 受盡痛苦 死亡……, edang想著zit點 dor是 在腹e 天下第一 大畫師。 有夠qau! 一度贊!」
  聽大人e話, 良秀 一時dor隨變面色, 喘大氣, 嘴唇一直 cuah ve停,了尾 歸身軀肉 好親像 鬆化落來, 雙手 貼di榻榻米頂, 用細聲gah 聽無e話, 答恩:
「感謝大人。」
這可能是 因為 伊所計畫e 恐怖圖面, 隨著 大人e話 活跳跳 親像 已經di面前。 我一世人dor ganna zit gai 認為良秀 真正是 一個可憐人。

十六、
  He是 兩三工了後e 暗夜。 大人 照約束 召見良秀, 叫伊 親身去看 檳榔毛車 火燒e場面。 焚燒e所在 m是di堀河府宮, 是di俗稱 「雪解御所」e地點, 以早 大人e小妹 dua e 京城郊外山莊。
  這「雪解御所」 是 拋荒足久 無人dua e住所, hiah大e埕園 隨在伊去破廢, 大概是 vat目見 zit位所在 無半人行腳到 來推論吧! 關係di zia亡逝e小妹a, ma有 真濟傳說, 有人 di無月娘e暗暝, 到zitma iau有怪誕e紅裙, 無du著土腳 di行人巷 行踏── 這ma莫怪, 御所 di日時dor足死靜, 日頭一落山, 引水e聲音 特別陰沈, di星光下 飛行e白鴒鷥 ma像怪物 按呢, ho人驚畏。
  Du好zit暗無月娘, 四界烏sor sor, mgorh ui大殿 di油燈火中 看過去, 大人 坐di倚近 行人巷e位置, 穿著 米黃色e便服 gah 深紫色浮紋e 闊褲, di guan guan滾白色錦邊e 圓座椅上 盤坐。 伊e 前後左右 有五六個侍士 恭敬坐leh, 其中一人 特別慓武, 是 舊年 di陸奧戰役過程中 腹肚iau 去食死人肉e 武士, 聽講自按呢, 伊e力 dor大gah 有夠 撥開鹿角。 伊e下身 穿鐵甲, 佩帶e長刀 像鳥尾 按呢倒翹, di門簷腳 威嚴踞kut 衛守leh。 眾人身 di暗風吹透e 燈火裡, 分ve清是 實境或夢境, 恐怖e氣氛 溢滿。
  加上 埕園 停一台 檳榔毛車, 夜色重 沈沈壓著guan guan e車蓋, 頭前無牛, 烏烏e車轅(uan5) kiki 掛di榻架頂, 車頂e金屬 若天星 閃閃sih sih。 看著 zia-e景觀, 雖是 di春天, 卻會冷寒。 尤其是 hit台車內, 用浮紋綢緞滾邊e印色布簾 嚴嚴密密 封diau diau, m知內底 是什麼。 車e四邊 有雜差 teh著火把, 斟酌著 mtang ho煙 吹去 行人巷, 謹慎deh防備。
  良秀本人di 卡遠一寡e所在, du好 di面向行人巷e 地點跪坐leh, 穿插 仝款是 薰香e 禮服gah軟烏帽, 可能是 di星空e 罩壓下, 看起來 比平常 卡無看頭。 伊e後壁 有一個人, 穿插仝款e 烏帽禮服 姿勢踞leh, 可能是 陪伊來e 弟子。 Hit二人攏 踞di遠遠e 陰暗處, ui我所diam e 廊巷下看過去, 連禮服 e 色水 ma無法度 分清。

十七、
  時間 巳接近半暝, mua罩 林泉e夜景 無聲極靜, 親像禁氣 deh偷看眾人e氣息, ganna風 傳來聲音, 一直飄來 火把e 臭煙味。 大人 禁聲一下, 一直看向 zit款 奇異e景色, 了後ziah向前 徙動腳頭u。
  「良秀!」 尖利e 呼叫聲。
  良秀回應了 一寡話語, mgorh 我e耳孔 ganna聽著 模糊e回音。
  「良秀, 今暗 dor照你e希望, 放火燒車 ho你看夠氣。」
  大人按呢講, 目睭 向 邊仔e人 掃過。 Zit時 大人親像 gah其中 某一個人 交換了 一款 無單純e笑, 這可能是 我siunn敏感。 Zit時 良秀 足驚惶 qiah頭看 行人巷, mgorh無出聲。
  「斟酌看, 這是 我平常坐e車, 你應該ma vat看過……, 我veh放火燒zit台車, ho zit種火燙e地獄出現di你e面頭前。」
  大人 又閣封嘴, ga邊仔e人 使目尾, 再突然 轉話 用憂悶e口氣 講: 「hin內底 有一個 負罪e侍女, hong縛di車頂。 車內 火若點著, hit個查某 定著 dor肉焦骨碎, 傷重極苦 亡死。 這對你 veh完成e 屏風 是上gai好e模本。 趁機會 好好仔看 伊 雪白e肌膚 ho燒爛e 情形, 烏頭鬃散iann iann 飄做 火花e情味 ma愛詳細看。」
  大人 第三gai封口, m知 想著什麼, zit回 ganna搖動 肩胛頭, 陰陰無出聲 deh笑。
  「Zit個景觀 後代人 看ve著, 我ma veh di zia 看晃。 人來a! ga簾仔 掀ho開, ho良秀看 內底e 查某人 吧!」
  命令du出, 一個雜奴 dor guan qiah火把, 大步向牛車, 雄雄伸手 ga簾仔 sa起來。 火把 pi-pi-piak-piak, 夾著 紅gong-gong e 火光 搖搖擺擺, 照著車廂。 Di車座內 ho鐵鏈 夭壽綑綁e 查某人……啊! 有誰人 會看 走精去leh? 繡櫻花艷美e 禮服頂面, 披著 烏溜金色e sui頭鬃, 插ki斜e金簪(ce)閃出光 iann-iann e 輝彩, 打扮 雖是特別, mgorh hit款 細細玲瓏e 體格、白pau-pau e頷頸仔, iau有 hit個恬靜、 孤沈e 半爿面, 絕對是 良秀e 查某囝。 我差一絲仔 dor 叫出。
  Dor di zit 個時陣, 坐di我對面e 武士 雄狂起身, 一手按刀柄, 嚴厲deh監視良秀。 目前e一切, 我cuah一dior, hit個查甫人 面對著 zit款情景 dor親像 失去 一半e理智。 伊 ui踞di下腳e 身軀 liam當時 跳起來, 雙手伸去 頭前, 想veh走過去 牛車hia, mgorh dor親像 頭前講過 按呢, 伊身 di遠遠e 陰影裡, 面貌 無法度 看清楚, mgorh按呢想 ma是 一目nih-a nia-nia, 面腔變樣e 良秀, 親像 有什麼看無e 力量 ga伊 吊di空中, 伊e身影 隨dor透過烏暗 清楚現 di目前。 隨著 大人命令 「點火」, 少女所坐e 檳榔毛車 ho雜奴 投引e火把 燒gah 火星pok pok跳。

十八、
目見 火吞車蓋。 附di車e 邊緣e 紫線鬚 ho火力 竄燒gah 飄飄搖搖, he下面 昏暗捲起 di夜色 白霧e煙卷中, 車簾、 手袖、 車e金屬 輪番 碎裂飛散, 火星 若雨e飄舞…… hit款慘烈 是 無法形容e。 無no! 上驚人e是 吐出 火團e火舌 攀上 門邊e格仔, 猛火升到 半空中e焰彩, 親像 夕陽落山, 天火 dudeh爆裂。 之前, 我差一絲仔 dor 叫出聲, zitma 全攏失去 心魂, ganna嘴開開, 茫茫看著 恐怖 e光景, ma vedang按怎出手。 Zit時陣 伊e老父 良秀, ……。
良秀 hit陣e表情, 到zitma 我iau 記diau diau。 Hit個人 本能想veh走向牛車, mgorh火一著 伊dor停腳, 手仝款 向前伸, 目神 一直盯看, 親像ga車ho包diau e 火煙 吸引去a。 伊全身照 di 火光中, 皺紋滿面 e 歹看面, 連嘴鬚尖端 攏看gah 清清楚楚。
若講著 hit對 展gah像牛目e 大目睭, 歪曲e嘴唇, 閣有 一直giu痙e面肉 cuah抽動, 一再 攏deh顯示出 良秀心內 交纏e 驚惶gah悲傷。 若是面對 斷頭台刑死e 賊盜, 甚至是 十惡不赦e 罪犯, ma ve出現 zit款痛苦e表情。 按呢, 連 hit個慓惡e武士 e 面色 ma 自有變化, iam-iam-iap-iap deh偷看 大人e神情。
大人ga嘴唇 咬 an an, 有時露出 恐怖e微笑, 目線 一直盯di牛車……ai-ia, hit當時 di內底e 少女模樣, 我 實在無勇氣 來說明詳細。 He ho 煙 嗆gah qiah頭向上 掙脫e 白死殺e面貌, 焰火掃過 伊ru-cang-cang e 長頭毛, iau有一絲時 a dor 化做火星e 櫻花禮服美妙 - - 有夠悽慘 e 景象啊!- -。 尤若是 一陣夜風 吹來, 煙火 飛向另一爿, ganna看著 紅gong gong若像deh ia 金粉e火河中, 浮出 嘴內咬 頭毛絲, 身軀 使盡氣力 veh ga鐵鍊 拐斷e形象, 使人感受著 he正正是 地獄苦難e 寫實。 不只是我, 連hit個慓悍e武士 ma起加冷sun, 身毛cang直起來。
又閣 吹起一陣風, 飛過埕斗e 樹尾-- 逐個人 攏是 按呢想吧! He 聲音 di烏 sor sor e 暗夜中, m知veh 向dor位 流竄, liam 當時, 有什麼 烏lu lu e物件, 無落地 ma無 飛上天, 親像 跳球, ui 御所e厝頂 以直線 投向 火燒車。 Di 朱紅e 門邊格仔 燒gah 亂七八糟, moh著 身軀 ging倒起來e 少女e肩胛頭, 伊 痛苦gah 無法度 出話語, 若 絲仔布 裂離拆開e 尖叫聲 牽長傳到 煙霧以外。
  接續落來e 閣聽著 兩三聲--逐人齊聲喝“啊!”e 驚叫聲。 隔一層 若布簾e 火焰, an an moh著 少女e 肩胛頭 e, 正正是 hit隻 綁di 堀河府內, 外號叫做 良秀e猴。 伊是按怎 偷溜來ziae, 定著 無人知。 正正是 為著平常時 疼惜伊e zo-qin-a, 猴 做伙來 跳火海吧!

十九、
  猴e身影 ganna 出現 一目nih-a, 一串 若泥金畫e 火焰 pi-li-hua-la 升上天, 猴 gah少女e 身影攏埋 di烏煙團裡, 埕斗中央 ganna有 一台 火燒車 pi-li-pa-la 淒淒慘慘e音 燒gah 烈 kong kong。 無 no! he 竄飛去 空中滾絞e 恐怖火焰, 若講是 火燒車, 不如講是 火燒柱 閣卡適當。
  良秀 看著 火燒柱, 定神法 柴柴 kia di hia--有夠 掠ve著伊e 心思 啊。 Ta-du-a iau deh為 地獄e折磨 苦惱e伊, 一時 di伊 皺紋滿面e 面上 浮出 無法度 形容e 光彩, hit種 茫緲e 歡喜心, m管身處 di大人面前, 雙手 an an貼 kng di 胸前, kia di hia。 親生e查某囝 痛苦身死e 慘境並無看入 di伊e目中, ganna美艷 e火彩, di內底 受苦難e 查某人 形體, ho 伊 產生 無限喜樂-- 看起來, 這是真e。
  尚且, 真不可思議e是 不只是 hit個人 歡歡喜喜 看著 家己e 孤查某囝慘死。 Hit時 良秀e 面貌, m知為何 有一種 m是普通人e, 若夢幻中e 獅王起怒 hit 種 奇異e莊嚴。 一大堆夜鳥 ho意外e火舌 驚著, 一頭驚叫 一頭飛來飛去, ma m敢飛近 良秀e 軟烏帽。 可能是 di單純e 鳥隻目中, hit個人e 頭頂 親像 有光輝, 有 不可思議e 威嚴。
  連 鳥隻 攏按呢a, 何況是 阮gah雜工, 逐人 攏禁氣 歸身軀 pi-pi-cuah, 充滿 另類e隨喜心, 假若 注目deh看 開眼e佛像, 目線 無離開 一直deh 觀注 良秀。 聲振天頂e火燒車 所引起e火焰 gah 失魂呆kia ve振ve動e 良秀 - - 何等莊嚴, 何等歡喜 啊! mgorh, dor有一個人, ma dor是 行人巷e大人, 變做 另一個人 hit 樣, 面色青sunsun, 嘴角 bu白泡仔nua, 雙手 an an qiu著 紫色褲e腳頭u, 親像 喉嚨乾燥e 野獸 一直deh喘氣……。

二十、
Hit 暗大人 di 雪解御所 放火燒車e 代誌, m知 ui誰人 傳出去, 引來真濟批評。 第一個 是 為什麼 大人 veh 燒死 良秀e 查某囝 - - 流傳上濟 e 是, 因為 伊求愛 無成, 見笑 轉仇恨 來報復。 Mgorh 大人 dor算是 存心 放火燒車 殺人, 定著是 對 屏風畫師 劣根性e 處罰, 這我vat聽 大人 親嘴講過。
良秀 雖是 親目看見 查某囝 hong 燒死, 閣固執 veh畫屏風圖, zit款鐵石心肝, ma hong人 講 ve suah。 有人責備伊 為著畫圖 拋捨 父女親情, 是人面獸心e 大歹惡。 He橫川e 方丈主持 ma是 認為按呢, 時常表示 講: 「無論如何 精注 一藝一能, 做人ma 應當識守 五常e道理, 若無 dor 愛落地獄 是 免不了e !」。
過了 一個月後, 地獄變e 屏風圖 完成 a, 良秀 趕緊送去 府宮, 恭請大人 鑑賞。 Du 好方丈 ma在場, 雄雄看著, 隨著 hit款 漫天滿地 團團 kam著e 狂暴烈火 驚振著, 本底 一直 激一個面 gin良秀e伊, 看了 畫 ma 禁ve diau 拍腳頭 u 講: 「有夠好!」 聽著 zit 句話, 大人 若笑e模樣, 我iau記gah 真清楚。
自按呢了, 至少 di府宮內, 攏無人 閣再講著 hit個人e 歹話 a 。 便若是 任何人 看過屏風, 平時 無論 外討厭良秀, 攏會 不可思議 deh ho hit 款 莊嚴e心情 感動著, 可能是 因為yin確實 感受著 燒燙燙e 地獄e 大苦難 吧!
到 zitma, 良秀 已經無 di人間。 伊 di 完成屏風e 第二暗, dor di 家己e房間內 吊dau自盡 a 。 既然失去 孤傳骨肉, 恐驚家己 ma無法度 平靜活落去。 屍體 iau 閣留埋 di hit間厝內e 舊所在。 Hit 座 小小e墓牌 經過 數十冬e 風雨吹打, 定著是 已經 生滿青苔, 看ve出 是 誰人e墓 lo!〈1918.4〉


註解:
1. 大威德明王:五大明王之一, 三面六臂, 手qiah矛、 劍、 輪、 杵, 騎大白牛、 守護西方, 制服所有e 毒蛇惡龍。 五大明王 為 東方 降三世明王、 西方 大威德明王、 南方 軍荼利明王、 北方 金剛叉明王, 居中e 不動明王, 合稱 五大明王。
2. 地名, 指zitma仙台附近e 宮城縣鹽釜市, 陸奧 是 東北地方e簡稱。
3. 佛教用語, 五種世界 是 天、 人、 鬼、 畜、 地獄, 眾生身後 依照 伊生前 善惡行為 生、 降鋪排。
4. 一種 想像e妖怪, 有翅, 紅面 guan 鼻, dua di 深山林內, 神通廣大, 會飛, ma 引用來 形容人e 自大。
5. 不動明王 為佛教守護神 之一, 梵音為Acalanatha 意為 不動尊 或 無動尊 慈悲堅守 意為不動, 明e意思 是 智慧光明, 王e意思 是 駕導一切現象者, 面容扭曲 怒目暴牙 威嚴顯赫 來趕惡魔, 或 憂心重重 關照生靈, 畫像背後 通常攏是 一團一cope 火焰圖紋gah圖彩。
6. 一種 用檳榔葉 曝乾拆開葉絲 掩 di 車蓋頂, 專 ho 高官、 貴婦人 做e牛車。
(感謝博凱 第一gai 校對本篇!)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