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頭毛組合會

原作者 Conan Doyle〔柯南道爾〕

台譯者 張郁琳

舊年秋天e某一工,我去拜訪朋友,Sherlock Holmes〔夏洛克‧福爾摩斯〕先生,一入去就發現伊deh參一位上歲頭a e紳士講gah真投機,zit位紳士矮dng矮dng、面色紅潤、頭毛又紅gi-gi。我為自身e congbong向yin會失禮,就di準備離開e時,Holmes雄雄ga我qiu轉去房間內,入去以後dor ga門關起來。

「親愛e Watson〔華生〕,你來了真diorh時。」伊親切講。

「你真無閒吧!」

「是啊!有夠無閒e!」

「若按呢,我會使diam另外一個房間等你。」

「M免啦!Wilson〔威爾遜〕先生,zit位是我e同伴兼助手,di卡早真濟成功e案件內面,伊攏真鬥相工,我相信伊ma絕對會對你e代誌有足大e幫助。」

Zit位矮dng e紳士略略a ui椅a頂起身彎腳頭窩,向我行屈膝禮表示歡迎,又真緊用伊hit對細蕊圓圓e目睭ga我相。

「來坐膨椅啦,」Holmes講,伊坐轉去扶手椅仔內面,手zing-zann合倚,這dor是伊思考時e習慣。 「親愛e Watson,我知影你long ham我鬥陣分享我甲意e怪事、會談以外e調查以及平淡e日常生活。你會將故事記錄起來,顯示出你對yin有真大e熱忱,而且,你若允准我按呢講,我會講你有替我家己e小冒險bun一寡雞gui喔!」

「我確實對你調查e案件有非常大e興趣。」我講。

「你應該iau會記得卡早咱替Mary Sutherland〔瑪莉‧蘇澤蘭〕小姐解決hit個簡單e問題以前,我vat講過:為了得diorh hong料想ve到e結果gah每一個環節之間特殊e關聯性,咱必須親身經歷,mtang憑空想像。」

「Hit當時我真懷疑zit種主張。」

「醫生,你確實懷疑過,不過通尾仔iau是ho我說服,若無我dor會提出一個gorh一個證據,一直到你e理由kia ve在,而且承認我講e是正確e為止。Zitma在場e Jabez Wilson〔傑佩茲‧威爾遜〕先生實在真有心,早起dor來找我,ga我講述一個故事,保證是我聽過所有上gai奇怪e其中一個。你有聽我講過,上奇怪特別e代誌是ham細件犯罪有關聯,m是大件e,當然有當時a,確實愛懷疑是m是有犯罪e可能性。照我目前聽diorh e,我無法度判斷zit件案件是m是一樁犯罪案,不過確實是我所聽過上gai奇妙e事件。Wilson先生,若是會ing zit,請你好心leh將故事gorh再ga我講一遍。我會按呢要求不只是因為我e朋友Watson醫生無聽diorh頭前部分,而且也因為故事本身誠奇怪,我希望儘可能ui你e嘴ni得diorh所有相關e細節。所以neh,聽diorh分支細節,edang幫助我聯想diorh記憶中相像e案件。我必須承認一個事實,我確實相信zit件代誌是一粒一ve比得。」

Zit位大大箍e人客kia挺挺,淡薄仔驕傲e形ui大衣e袋a內teh出一張又垃圾又皺皺(ziau) e報紙。伊眼過廣告欄,頭tann向頭前,報紙展開di腳頭窩,我用我判斷e方法詳細觀察伊e服裝ham外表,希望edang了解伊e背景。

但是,根據觀察所得diorh e並無濟。阮e人客參英國每一個生理人仝款普通:大箍,自負,拖沙。伊hit領pu色e褲有夠大領,像顧羊人deh穿e;烏色外套無外清氣,頭前ma無liu鈕a;一領附一條Albert〔亞伯特〕黃銅鍊e ga-a[背心];掛一guann外圓內方e銅錢當作裝飾;一頂破邊帽;一領褪咖啡色e大衣,頷仔頸是用皺花a e絨a布tinn成e,pua di伊身邊e椅a頂。總講一句,照我看來,除了伊紅gi-gi e頭毛以及苦惱、ve滿足e表情,找無特殊e所在。

Sherlock Holmes e好眼力取代了我e觀察,看diorh我充滿疑問e眼神,伊na笑na hainn頭。「真明顯,伊vat做過手工,吸鼻煙,是共濟會員 ,去過中國,最近拚勢寫字,其他e,iau推論ve出來a。」

Jabez Wilosn先生報紙teh leh,ui椅a頂kia起來,目睭金金看diorh我e同伴。

「Holmes先生,你真正是料事如神,你哪會全部知影leh?」伊問,「比如講,你哪會知影我做過手工?你e話dor親像聖經仝款,我vat做過船工。」

「親愛e先生,he是因為你e手。你e正手比倒手加誠粗。你時行用hit隻手,手肚仁ma加卡發達。」

「按呢是m,若按呢,吸鼻煙ham加入共濟會是veh按怎解釋?」

「講出來驚會侮辱diorh你,特別是,驚會違反diorh你e組織e規定,你有一個弧形加上指南針e bin針。」

「啊!是啦!我ve記得a。Mgor寫字leh?」

「你e正爿手袖五吋e範圍內油油光光,倒手kue diam桌頂,所以倚di手股頭hia有一片平平e補釘布,這dor是上好e說明。」

「按呢是m,但是去中國leh?」

「一看dor看會diorh你倒手e手骨脈有刺字,刺e是一尾魚,he是中國特殊e花草。我對刺字小可有研究,ma用真濟時間讀zit方面e文獻。將魚鱗刺成雅緻e粉紅色是中國獨有e方式。另外,我有看diorh你e錶鏈結一guann中國e銅錢,ho人判斷起來更加簡單。」

Wilson先生放聲大笑。「這ma,我無去過中國!」伊講。「抵開始我想講你有夠巧e,但是後來證明ma無啥ma。」

「Watson,我開始感覺,」Holmes講,「言多必失。『所有未知e事物攏是不可思議e,』 你ma知影,若繼續坦白落去,我hit一屑屑a e名聲絕對會拍歹了了。Wilson先生,你找diorh廣告ve?」

「有啦!找diorh啊!」伊回答,紅紅肥肥e手zing-zann少寡比di某一格廣告欄頂頭。「Di zia。歸件代誌dor是ui zia開始e。先生,請你家己看一下。」

我ui伊hia將報紙teh來,廣告是按呢e:

「紅頭毛組合會:本會承Lebanon,Penn,U.S.A 〔美國‧潘‧倫包龍〕e已故Ezekiah Hopkins〔伊澤卡‧霍布金〕交代e遺言所創立,目前本會欠職員一名。報酬是一禮拜四鎊;kangkue輕鬆。凡若有紅頭毛、身心健康、二十一歲以上e朋友攏歡迎報名。時間在後禮拜一早時十一點。地點di艦隊街教皇院七號 e事務所,請親身參Duncan Ross〔鄧肯‧羅斯〕先生接洽。」

「無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讀過zit篇特別e廣告兩遍以後,我出聲問。

Holmes文文a笑,然後ui椅a頂nuah起來,逐遍伊精神一來dor會按呢。「代誌有淡薄a離奇,敢m是leh?」伊講。「Wilson先生,zitma neh,請開始ga你e家境,gah zit篇廣告如何影響你e命運講ho阮知。醫生,請你將報紙名ham日期記錄起來。」

「Zit份報紙是早起記載 ,日子是1890年四月二十七號。抵抵好是兩個月前。」

「真好。Wilson先生,zitma續落講好無?」

「Enn,Sherlock Holmes先生,ham我抵才ga你講e仝款,」Jabez Wilson一爿回答,一爿拭額頭,「我di Coburg Square有開一間細細間a e當店,倚di市區hia。生理做無大,尾a zit幾年ganna有夠我顧三頓,卡早我請會起兩個薪勞,但是zitma cun一個;而且我需要找另外一份頭路才有法度付伊薪水,mgor伊為diorh學做生理,願意領一半e薪水dor好。」

「Zit位好心e少年人叫做什麼名?」Sherlock Holmes問伊。

「伊叫做Vicent Spaulding〔文森‧史保丁〕,而且伊ma無外少年,雖然講看ve出來伊幾歲。Holmes先生,我找無比伊卡巧e薪勞a;我ma真知影憑伊e才調m na hiah e錢,ho伊兩倍e價數ma無算guan。Mgor話講倒轉來,人伊家己若滿足,我創啥一定愛加開錢leh?」

「確實有影。會使講你是上gai幸運,得diorh一個比市場價數gorh卡俗e薪勞。Di現在zit個時代,m是逐個頭家攏會有zit種運氣。不過我iau m知影你e薪勞ham zit篇廣告有什麼關係di leh。」

「啊!伊ma是有欠點e所在,」Wilson先生講。「Mvat看過ziah-nih愛hip相 e人。應該專心e時,伊dor teh一台hip相機拚勢hip,gorh會像一隻兔a鑽入去洞穴內底仝款,鑽入去地下室洗底片。這是伊主要e欠點;不過總體來講,伊是一個真好e員工,無啥歹習慣。」

「我推測伊iau di你店ni吧?」

「無m對,先生。伊ham一個十四歲e查某qin-a a,查某qin-a會曉做一寡簡單e煮食兼拚掃──我hia只有阮三個人,因為阮某過身去a,厝ni無其他e人。先生,阮三個人e生活真平靜啦;生活雖然無外好過,上無ma無欠債。」

「頭一個ho阮加一份kangkue無閒e是hit份廣告。Spaulding,伊抵抵好是di八個禮拜進前,手nitehdiorh zit張紙行入來辦公室,然後講:

「『我希望edang像主人,Wilson先生你仝款有紅頭毛。』」

「『是按怎leh?』我ga問。」

「『是按怎,』伊講,『紅頭毛組合會又gorh deh請人a,任何一個得diorhzit份缺(kueh)e人,有通a領diorh一大筆錢,而且我知影欠e缺比來應徵e人gorh卡濟,所以zia e委託者m才會動腦筋想辦想處理zit筆錢。我若是改變頭毛色,dor有可能用zit種偷食步e方式來過關。』」

「『啥,這是什麼情形?』我問伊。Holmes先生,你看,我真顧家,gorh再講,我e生理是人來找我m是我去找yin。我定定幾a禮拜連大門dor無踏出一步。就是因為按呢,我對外面e世界無啥了解,若聽diorh新e消息總是gai歡喜leh。」

「『你敢講long mvat聽過紅頭毛組合會?』伊目睭展大蕊大蕊deh問我。」

「『從來dor mvat。』」

「『我想無你哪會mvat聽過,因為你是上gai適合zit個缺e人。』」

「『有什麼好處leh?』我問伊。」

「『哎喲!只不過是一年幾a百鎊nia啦,mgor kangkue誠輕可,而且ham另外一份頭路ve衝突。』」

「Enn,你應該真簡單dor料想會到,zit個消息對我來講真刺耳,因為幾a年來生理攏無啥外好,若有幾a百鎊當作是加出來e收入,會非常便利。」

「『歸氣全部講ho我了解啦。』我ga伊講。」

「『按呢是m,』伊講了dor將hit張廣告單teh ho我看,『你家己ma有看diorh,組合會有一個缺,頂guan有住址,你特別愛去申請才diorh。我所知影e是,組合會是一個美國e好額人Ezekiah Hopkins設立e,zit個人性地真九怪。伊家己有紅頭毛,對每一個紅頭毛e人亦long真有同情心,所以在伊過身以後,留一大筆遺產,指定恤助紅頭毛e人。根據我所聽diorh e是薪水guan又gorh免做啥kangkue 。』」

「『Mgor,』我講,『應該會有幾a百萬個紅頭毛e人來申請才對。』」

「『並無像你想e hiah濟啦,』伊ga我應。『你看,yin確實有限制是要求London〔倫敦〕e人,而且是大人。Zit個美國人,少年e時來London拍拚,伊希望zit個舊城edang愈來愈好。而且,我聽講若准講你e頭毛是淺紅、深紅或者是其他e色水e人來申請攏無卡zuah,絕對愛是正港金sih-sih e火紅色才會使得。Wilson先生,卡輸講你zitma想veh去申請,做你去;你有zit個條件,若無去趁zit幾a百鎊,會真無采喔。』

「有影dor diorh,先生,你ma有看diorh,我e頭毛色水真飽dinn,所以對我來講,掠準講有任何e敵手,我比我所看過e任何人攏gorh卡有贏面。Vicent Spaulding未輸對這足了解e,我想伊應當會有幫助,所以我hit工dor要求伊將百葉窗qiu qiu落來,ham我作陣來去。有通a放假伊當然真願意,所以阮將店門關起來,然後前往阮teh diorh e hit張廣告單面頂寫e住址去。」

「Holmes先生,我絕對無想veh gorh再看diorh zit種境況。倒爿、正爿、頭前、後壁全全是踏入城回覆廣告e紅頭毛e人啦。艦隊街ho紅頭毛e人塞gah滿滿滿,連教皇院看起來ma參像滿載柑a e手sak車。我想ve到,只不過是一張廣告紙竟然會ui全國招來ziah-nih濟人diorh。每一種頭毛色e人攏有啦──稻草色,檸檬色,柑a色,紅磚a色,Irish〔愛爾蘭〕-獵狗色,豬肝色,土色,但是,dor參像Spaulding講e,無外濟人有正港金sih-sih e火紅色。看diorh hiah-nih濟人deh等待,我感覺誠絕望,拍算來離開;mgor Spaulding聽ve入去。我想ve出來伊是按怎樣a做e,不過伊zinn過來sak過去又烏白撞,一直到伊將我cua入去人陣內面,就按呢抵好來到了辦公室外口e樓梯qam a頭前。樓梯頂e人群分作兩股,有帶diorh希望入去e,有鬱卒行出來e,阮繼續下性命zinn入去,後來真緊dor發現家己di leh辦公室內面。」

「你抵diorh e代誌有影真趣味,」Holmes在伊e客戶稍停落來、吸一大嘴鼻煙,重新振起精神回憶往事e時陣按呢表示。「請你續落去講zit個精采e故事。」

「辦公室內面除了幾支柴椅a ham一張松木桌以外無其他物件,有一個矮矮e查甫人坐di邊a,伊e頭毛甚至比我卡紅,伊對每一個入來應徵e人講幾句a話,然後對yin身軀頂找出缺點。究竟veh得diorh一個缺m是hiah-nih簡單e代誌。但是neh,等到輪diorh阮,zit個diunn-diunn漢a e查甫人對我比其他e人卡好禮,阮入去了後伊將門關起來,表示講伊有話想veh私底下ga阮講。」

「『Zit位是Jabez Wilson先生,』我e助手講,『伊願意接組合會俱樂部內面e缺。』」

「『伊真適合,』另外一個人講。『伊符合所有e規定。我想ve起來當時vat看過ziah-nih完美e。』伊退後一步,頭ki-ki,目睭金金相diorh我e頭毛,看gah害我起歹勢。然後伊雄雄zong倚過來ga我e手denn-an-an,真熱情deh恭喜我通過啊。」

「『躊躇是m diorh e喔,』伊講。『不過,我相信你會原諒我e頂真ham謹慎。』伊用雙手大力qiu我e頭毛,一直到我痛gah叫出聲為止。『目屎di你e目睭內ni-ni轉,』伊na講na將我放開。『我想你e頭毛是真e無m對。Mgor阮iau是愛注意,因為阮有兩擺是去ho假頭毛騙去,亦有一擺是染e。我edang ga你講,聽講補鞋a師傅e蠟有法度將你原本e毛色kam掉。』伊行向窗a邊,ui面頂e窗a大聲喝講無欠人啊。下面e人失望deh吐大氣,hia e人全部像牽猴陣四界散開去,到最後完全看ve diorh任何一粒頭殼e存在,除了我 ham負責人e以外。」

「Hit個人講:『我叫做Duncan Ross,我家己ma是領津貼e其中一位,津貼是咱高貴e捐贈者所留落來e。Wilson先生,你敢結婚a?你有家庭無?』」

「我ga應講我無。伊e面隨liap落來。」

「『夭壽!』伊心情沉重唉一聲,『這確實有嚴重,本會成立e目的就是希望紅頭毛e人滿佈全世界。你是一個羅漢腳真正是足不幸!』」

「Holmes先生,我e面拖長長,因為我想講到尾a我是無法度得diorh zit個缺e,但是想幾分鐘久過了後,伊講按呢ma無要緊。」

「『若是別人,』伊講,『Zit個缺點有可能真實足不得了e,不過看在你e頭毛色真合阮e意,dor稍ga你通融一下。你當時會使來上班?』」

「『這ma,少寡qai-qiorh neh,因為我已經有deh做生理。』我講。」

「『Enn,Wilson先生,m免煩惱he啦!』Vicent Sapulding講。『我會替你顧。』」

「『一工做幾點鐘?』我問。」

「『十點到兩點。』」

「Holmes先生,zitma當店e生理di黃昏上無閒,尤其是di拜四ham拜五veh暗a時,抵抵好dor是發薪水e前兩工,所以早起加趁一寡對我來講真適當。另外neh,我知影我e助手人真好,伊會料理所有e kangkue。」

「『Zit個時間真適合我,』我講。『薪水按怎算?』」

「『一禮拜四鎊。』」

「『veh做什麼?』」

「『你e職務真簡單。』」

「『你講e真簡單是什麼意思leh?』」

「『這ma,你di時間內需要留diam事務所內面,上無ma愛diam di大樓ni。你若離開dor會永遠失去zit份頭路。Zit個要求絕對愛做gah到,因為di時間內離開辦公室就表示你無按照阮e意思來辦。』」

「『一工ganna四點鐘,而且我ve使離開dor對啊。』」

「『任何e藉口攏無路用,』Duncan Ross先生講,『破病,生理,或者其他任何代誌攏ve ing zit。你一定愛留diam zia,無者會失去職位。』」

「『Kangkue是啥?』」

「『抄大英百科全冊e頭一個部份。紙筆愛家己傳,不過阮有提供桌a椅a。明a載有法度來上班無?』」

「『當然會ing zit。』我回答。」

「『若按呢,Jabez Wilson先生,再見,恭喜你得diorh zit份kangkue,實在無簡單。』伊行禮,送阮出門,後來我ham助手兩人轉去到厝ni,zit款e好運ho我暢gah m知講啥才好。」

「Zit zan代誌diam在我e頭殼玲瓏seh歸日,到了veh暗時,我e歡喜已經降低了熱度,我想ziah好kang e代誌未免siunn離奇,若m是講sng笑,一定是詐欺,但是真像是我想ve出來e。Ziah-nih奇怪e遺囑真正是連聽dor mvat聽過,開hiah濟錢請人抄大英百科全冊更加ham古。Zit時Vicent Spaudling盡力安慰我。Mgor veh睏進前我決心無veh去做。但是neh,天光e時,我拍算無論如何要來眼一下,所以我買一罐墨水,一支鵝毛筆gah七張大張紙前往教皇院。」」

「Well,ho我料想ve到又歡喜e是,萬事萬項攏真順利。桌a已經替我kng好勢,Duncan Ross先生di hia等我。伊叫我ui A抄起,然後就離開,不過伊三不五時會入來看我有deh做穡無。兩點一到,伊向我告辭,gorh呵咾我抄誠濟,我離開以後伊dor ga門鎖起來。」

「Holmes先生,日子一工一工過,到拜六負責人ho我四鎊當作一禮拜e工資。續落來hit禮拜ma仝款,gorh續落來亦是如此。我逐工早時十點到位,下晡兩點離開。Dau-dau-a Duncan Ross變成早起只來一擺,過一段時間以後,就完全無gorh過來。當然,我猶原是連一秒鐘dor m敢離開房間,因為我無確定伊dang時會來,而且zit份kangkue又ziah好、ziah-nih適合我,我無想veh冒zit個險。」

「八個禮拜就按呢過去,我寫到Abbots, Archery,Armour, Architecture以及Attica,我希望無外久dor edang進入B e部分。買紙開了ve少錢,寫好e稿ma疊幾a疊di冊架頂。然後忽然間歸份kangkue煞來結束a。」

「結束a?」

「無m對,先生。今a日早起才發生e代誌nia-nia。我ham平常時仝款十點到位,但是門拖落來gorh鎖diau leh,門中央有一張用大頭針釘e紙板,dor di zia,你會使看mai leh。」

伊手ni denn一張白紙,參字條紙平a大張,面頂寫:

「紅頭毛組合會解散。一八九0年十月九號」

Sherlock Holmes參我檢查diorh zit張清采寫寫e字條,又看diorh伊憂頭結面,阮兩人攏感覺zit件代誌實在siunn笑詼,忍ve diau大聲笑出來。

「我並無感覺有什麼通好笑e,」阮e客戶氣gah歸個面紅gong-gong,「卡輸lin除了笑以外,無gorh卡好e處理方法,我會使另請高明。」

「無啦!無啦!」Holmes na講na按耐zit位已經略略a ui椅a頂起身e人客。「無論如何我絕對ve放棄你e案件,奇怪gah ho我歸個人開始有精神。但是,你若允准,我會講zit件案件確實有淡薄a笑詼,敢會使ga我講你di看diorh紙枋以後,採取什麼動作?」

「先生,我是gai躊躇。我m知按怎辦才好。然後我去附近e事務所問,但是竟然無人知影。上尾a,我去找hit個deh作會計e厝主,伊住di樓腳底層,我請伊ga我講紅頭毛組合會是發生什麼代誌。伊應講m知zit個組織。然後我又問伊siang是Duncan Ross,伊講伊mvat聽過。」

「『若按呢四號房間e紳士di dor位?』我問伊。」

「『啥,hit個紅頭毛e查甫人喔?』」

「『Hennh。』」

「『喔,』伊講,『伊號做William Morris〔威廉‧莫里斯〕。伊是一名律師,暫時向我租厝,租到hit爿e新厝起好為止。伊zang[昨日]搬走a。』」

「『Di什麼所在會使找diorh伊?』」

「『喔,去伊e事務所找。伊有ga我講住址。無m對,艾德華國王街17號 ,倚di leh St. Paul〔聖保羅〕大教堂 hia。』」

「Holmes先生,我找dui hia去,mgor hia是做人造腳頭窩e工廠。無William Morris zit個人,ma無Duncan Ross zit個人。」

「後來你按怎辦?」Holmes問。

「我轉去位在Saxe—Coburg〔薩克斯-庫柏〕廣場 e厝ni,ham我e助手參詳。Mgor伊想無法通好幫助我。伊只edang表示繼續等應該edang ui郵局hia得diorh消息。但是按呢無夠妥當,Holmes先生,我無希望di連挽回dor無e情況之下來失去ziah-nih好e頭路,所以我聽diorh人講你真qau解決疑難雜症以後dor趕來找你。」

「你真巧喔,」Holmes講。「你e案件非常值得注意,我ma真願意調查。照你所講,我認為zit件代誌外表雖然平淡無奇,實際上非常嚴重。」

「有影dor diorh m!」Jabez Wilson先生講。「因為,我逐禮拜損失四鎊。」

「對你個人來講是按呢,」Holmes如此表示,「我看ve出來zit個特殊e聯合有任何ho你無滿意e所在。在我所了解e,你顛倒已經得diorh比三十鎊卡濟e工錢,而且抄完A e部分,亦得diorh ve少知識,你並無失去啥。」

「是啦,先生。Mgor我想veh將yin找出來,了解yin是什麼人,binn zit個把戲e目的是啥- -卡輸講是deh騙我。Binn zit個把戲愛開ve少錢neh,yin足足開去32鎊。」

「阮會設法binn ho清楚。首先有一兩個問題,Wilson先生。Hit個引起你注意diorh zit個廣告e助手- -來你zia外久啊?」

「差不多是看diorh廣告進前一個月。」

「伊是怎樣入來e?」

「看廣告單e。」

「敢只有伊一個來應徵?」

「不只,有十外個。」

「你為什麼選伊?」

「因為伊伶俐,而且開出e待遇上低。」

「其實是半數。」

「是啦。」

「伊生做啥款?」

「矮dng矮dng,腳手溜掠,無留嘴鬚,大概三十外歲。額頭有一個疤,若親像酸類e遺跡。」

Holmes坐diam椅a頂,非常激動。「我ma想diorh a。」伊講。「你敢有注意diorh伊有鑽耳孔?」

「有啊!先生。伊ga我講he是伊少年時一個Gipsy〔吉普賽〕人替伊鑽e。」

「嗯!」Holmes講了,tenn diam椅內,繼續恬恬想。

「伊iau di你hia,對無?」

「Hennh啦,先生;我抵才離開伊nia。」

「你e當舖iau照常營業?」

「Henn啦,先生,生理dor普通普通啊。早起時總是無啥kangkue通做。」

「按呢dor有夠啊,Wilson先生。一兩工內我dor會替你解決。今a日是拜六,我希望到拜一dor會有結果。」

「嗯,Watson,」阮e客戶離開後,Holmes叫我,「你有什麼想法?」

「想無leh,」我老實回答。「zit件案件有夠不可思議e。」

「一般來講,」Holmes講,「表面怪奇e,事實上卻是誠平淡。但是看起來普通e,卻是真傷腦筋。Dor若參像一張無特色e面容,真歹認ho明。但是zit zan代誌需要緊急處理。」

「那按呢續落來你拍算按怎辦?」我問。

「Bok一支a煙,」伊回答。「這真正是三斗版煙e疑問,我veh拜託你五十分鐘內mai ham我講話。」伊qiu di膨椅頂,兩個腳頭窩liong veh ham伊e鷹嘴鼻相抵。Holmes目睭keh-keh,嘴叼煙斗,煙斗e形體若像一隻怪鳥e嘴。我掠準伊睏去,原來睏去e是我家己,忽然間我ho伊跳起來e聲音驚醒。伊將薰吹kng diam壁爐e架a頂,看來應該是做了什麼決定。

「下晝Sarasate〔莎拉沙提〕 會di St. James〔聖詹姆斯〕音樂廳演奏。」伊表示。「Watson,按怎?你e患者敢會ho你歇睏幾點鐘a?」

「我今a日無代誌做。我原本dor無真濟閒工。」

「那按呢帽a戴leh,來去。先入城diam半路食早頓。我發覺節目單頂頭,德國e音樂誠濟,比義大利e或者是法國e gorh卡合我e味。伊是卡內省e性格,我需要內省。咱來去吧!」

阮做地下火車來到Aldersgate〔雅德門〕,然後行路到Saxe-Coburg廣場,亦dor是早起聽diorh e奇怪故事發生e地點。Hia是一個偓偓促促、古lo-sor-古e所在,四箍笠全是兩層樓e瓦厝,看起來暗mi-mo,中央有一塊草地皮,四爿邊圍籬笆,間種著幾欉矮樹。無合情境e氣氛,厚tut-tut e炭灰,使得樹a ma顯得病態。有一間厝,吊三粒鍍金e球,一塊咖啡色e枋a寫著「Jabez Wilson」三個白字,he dor是阮hit個紅頭毛e客戶e當店。Sherlock Homles停di門口,頭起一爿四界相……。然後伊dau-dau-a行到街頭,又行轉來街a尾,猶原敏捷deh相hia e厝。尾a伊轉身來到當店,然後neh,用手拐a tok人行道幾a遍。一目nih e時間,一位少年兄來開門,人是清氣相ma好禮,請伊入去坐。

「多謝,」Holmes講,「我只是想veh問你ui zia按怎到海邊a去。」

「第三個路口正uat,第四個路口倒uat。」Zit位助手反應真meh dor回答了,後手dor ga門關起來。

「Zit個人真巧,」Holmes表示,「根據我e判斷,伊是London第四巧e,若是講伊好膽e程度,伊排第三。Zit個人e過去我ma稍寡清楚。」

「看會出來Wilson先生e助手ham紅頭毛組合會有真大e牽連。我敢保證你ga問路只是想veh確定你見過伊。」我講。

「M是為diorh看伊。」

「a無leh?」

「看伊腳頭窩e褲。」

「你看diorh啥?」

「看diorh我期待看diorh e。」

「你創啥tok人行道leh?」

「我親愛e醫生,zit時機無適合講話,觀察做代先。咱是di leh敵方地盤內e密探,咱已經了解關係Saxe-Coburg廣場e情形。Zitma咱來去考察後面e小路。」

阮seh過一個越角,來到另外一條路,di zia一切e景致ham Saxe-Coburg廣場全然無仝。Dor若親像一幅圖e正面gah倒面。這是zit個城市連絡北爿西爿e主要通道之一。街路雙爿e車馬南來北往,過路人肩頭、腳脊piann相閃貼。現在看見e zit爿是一棟連一棟豪華漂撇e商店;抵才看見e hit爿是了無生機e廣場,雙爿e落差是阮無法度理解e。

「我看mai一下,」Holmes kia di邊a角,眼望頭前e商店,「我應該將zia e店e順序記起來。對London有徹底e了解是我e興趣之一。Mortimer’s〔摩第曼〕,賣菸e店,報紙攤a,城鄉銀行Coburg分行,素食餐廳,McFarlane’s〔麥克法蘭〕馬車發行所。Gorh過去dor是uat角。Zitma neh,醫生,咱代誌辦好勢啊,是來去cit-tor e時陣囉。一份夾料麵包,一杯咖啡,然後來去聽小提琴演奏會,hia只有甜蜜、優美、協調e音樂,無紅頭毛e客戶提出迷猜ho咱臆。」

我e朋友對音樂充滿熱情,m-na是才華出眾e演奏者,iau gorh是非凡e譜曲者。伊歸下晡坐diam演奏廳內底,快樂滿溢,不時隨音樂舞動長長e手zann,微微笑e面容,瞇瞇e雙眼,zit時伊m是咱所想e hit個無情、猛醒、捕凶除奸e大偵探。伊e雙重性格互相交替,gorh再加上精確e判斷gah靈通,我定定認為,伊受diorh感性以及理性雙方面e支配。伊人格e多層,致使伊edang ui原本散仙e態度馬上轉變成充滿氣力,緊腳緊手deh拍拚調查案情。根據我所知影e,無別項比伊連續幾a工tenn diam扶手椅面頂即時興起創作兼排版來得驚人e代誌。所以neh,追趕敵手e慾望一旦di伊心肝頭產生,伊分析理解e能力就變gah未輸是直覺仝款。一般無了解伊辦案e步數e人攏會想gong zit個人參普通人真相仝。Hit下晡在St. James’s音樂廳內面,我看伊沉醉di優美e音樂中,就了解伊veh掠e人veh準備落衰a。

「想ma知你想veh轉去a,醫生。」就在阮離開e時,伊如此表示。

「是a,咱好來轉a。」

「不過我iau有幾a點鐘e kangkue愛做。Coburg廣場e代誌真嚴重。」

「為什麼真嚴重?」

「這是一zan經過策劃e大型犯罪案。我有充足e理由,相信咱應該隨趕緊阻止yin。Mgor今a日是拜六,調查起來更加困難,我希望你今暗edang鬥相工。」

「幾點?」

「十點dor有夠早a。」

「我十點會di Baker〔巴克〕街。」

「真好。我veh ga你講,醫生!有可能會有危險,請你zah一支槍diam褲袋a。」伊向我拽手,轉過身,隨後消失在人群當中。

我相信我ve比人卡憨,但是逐遍ham Sherlock Holmes共事,我總是為自身e憨頭憨腦感覺苦惱。伊所聽e我ma有聽diorh,伊所看e我ma有看diorh,伊e話清楚顯示伊不但知影進前發生e,連veh發生啥ma long知。Mgor我leh,猶原是霧煞煞sa攏無。就在轉去到Kensington〔肯辛頓〕e厝ni以後,我前思後想,ui hit個抄百科全冊e紅頭毛抄寫員講e奇怪故事、赴Saxe-Coburg廣場觀察,一直到Holmes離開時透露e預兆。夜間e探險是什麼?我為什麼veh zah武器?阮veh去dor位?Veh去創啥貨?Ui Holmes e提示,我知影hit個當店頭家e助手是一個歹對付e人- - 一個拍算驚天動地e人。我想辦法解出謎題,不過iau是失望來放棄,所以將問題擲一邊,等待暗暝來為我解答。

九點一刻,ui厝ni出發,lng過公園,然後經過Oxford〔牛津〕街抵達Baker街。兩台馬車停di門口,我看diorh Holmes精神飽足deh ham兩位男士交談,我認會出其中一個是警察廳e密探 Peter Jones〔彼得‧瓊斯〕,另外一位lor-lor瘦瘦,面容憂愁,戴一頂金sih-sih e帽a,穿一領厚tut-tut e風衣。

「呵呵!咱zit陣全到a,」Holmes講,外套e鈕a鈕起來,架a頂e馬索ni來。「Watson,我想你di Scotland Yard〔蘇格蘭警察廳〕已經熟識Jones先生,我來ga你介紹Merryweather〔梅立威〕先生,伊會是咱今暗zit場冒險e同伴。」

「醫生,你看,咱又gorh veh出外拍獵a,」Jones以伊一貫e態度表示。「咱zit個朋友上qau e才情 dor是追趕。伊上需要e是一隻有經驗e警狗來幫伊鬥逐。」

「我希望咱e追趕ve變成一隻野鵝才好。」Merryweather先生擔心deh 講。

「先生,做你安啦,」警察廳e密探驕傲deh講。「Holmes先生有家己e撇步,若無反對我按呢講者,dor是有淡薄a siunn過愛推理、愛想東想西,但是伊有實際e偵探本領,m是deh臭彈e,伊對Sholto〔秀爾托〕謀殺案以及Agra〔亞拉〕寶藏e判斷比警調單位gorh卡讚。」

「喔,Jones先生,既然你按呢講dor好啊!」Zit位生份人順伊e意按呢講。「我iau是veh承認我deh思念橋牌。這是二十七年來,頭一擺無di拜六sng橋牌。」

「我相信你會發現,」Sherlock Holmes講,「今暗sng e zit場比你vat sng過e任何一場跋gorh卡大,而且gorh卡刺激。Merryweather先生,對你來講,賭金差不多是三萬鎊;Jones,若是你neh,是zang diorh你想veh得到手e hit個人。」

「John Clay〔約翰‧葛雷〕,謀殺,竊盜,冒名,偽造。Merryweather先生,雖然伊是少年人,mgor伊di zit方面是一粒一e。Di London我上gai想veh ga扣手銬e dor是伊無別人。其實John Clay zit個少年人e家世ve vai,yin阿公是公爵,家己ma讀過Eton〔伊頓〕 ham Oxford〔牛津〕 。伊e頭腦ham手zing-zann平a奸巧,雖然時常發現伊犯案,mgor dor是m知去dor掠伊。伊有才調di一禮拜內破壞Scotland e牛舍,第二禮拜又di Cornwall〔康瓦爾〕募款起孤兒院。我偵查伊e案件已經幾a年,卻是連看dor mvat看過伊。」

「希望今a日我有機會向你介紹一下。我有ham John Clay先生交手過幾擺,我同意你呵咾伊是zit方面e qau人。不過十點已過,好出發a。Lin兩個坐頭一台馬車,我參Watson due diam後壁。」一路上Sherlock Holmes tenn di馬車後背hainn下晝聽過e歌調,無啥講話,大路參像點diorh燈a火e迷宮,阮e馬車kok-lo-kok-lo行過,一直到阮抵達Farringdon〔法林頓〕街。

「咱zitma離hia真近a,」我e朋友表示。「Merryweather 是銀行e董事長,伊ma真注意zit zan代誌。我想講cua Jones來ma好。雖然di專業能力上有卡頇慢,不過伊人無外vai。伊有樂觀e美德。Dor參像牛頭狗hiah勇敢,亦親像一隻龍蝦,挾diorh物件dor m放手。咱到位a,yin deh等咱。」阮來到ham早起找diorh e仝一條大路。馬車離開後,隨Merryweather e帶領,行入窄擠擠e細條巷a內,伊開偏門ho阮入去。Lng過一條細條通道,盡bong後dau是一大片鐵門。Zit片門ma無鎖,順diorh彎曲e石階落去,下腳有另外一片大門。Merryweather先生停落來點火,引領阮行入一條烏暗又發出土味e通道,然後neh,行入第三片門,he是一大間地下室或者是庫房,內面疊滿條枋箱gah大ka箱a。

「Veh ui zia鑽孔到面頂真困難,」Holmes qiah燈照四邊。

「無m對,ma無法度向下腳鑽。」Merryweather先生講,用手拐a kok石板,「哪會空空?」伊表示,表情透露出驚奇。

「我真正要拜託你卡細聲leh,」Holmes慎重deh講。「你按呢會破壞阮e大事。敢會使請你坐diam其中一ka貨物頂guan,vai插手leh?」

Zit位嚴肅e Merryweather先生踞diam在一ka條板箱面頂,gik一副苦瓜面未輸ho人欺負,Holmes手qiah燈火,踞diam土腳,用ham鏡檢查石枋之間e bit-sun。一睏a行過,伊kia起來,ham鏡收入去褲袋,感覺真滿意。

「咱上無iau有一點鐘e時間,」伊表示,「因為yin veh等到當店頭家確實去睏以後才會有動作。然後yin dor會開始無閒ci-cah,因為腳手愈緊偷走e時間dor愈濟。醫生--確確實實像你所臆e--現在咱di 中央London銀行e分行e地下室,Merryweather先生是董事長,伊會向你解釋為什麼London上好膽e罪犯會對zit個地窖產生ziann大e興趣。」

「是為diorh法國金鎊,」董事長細細聲講。「阮已經ho人警告幾a擺,有人想veh來搶。」

「Lin e法國金鎊?」

「無錯。幾個月前,阮為diorh擴充財力,向法國銀行借三萬e Napoleon〔teh破崙〕金幣。錢iau留di地窖無拍開,這是通人知e代誌。我坐e條板箱內dor有用鋁箔條包裝e兩千Napoleon金鎊。最近銀行e存款比以往卡濟,所以無支配出去。」

「解釋了真好,」Holmes表示。「咱小可來討論計畫一下。一點鐘以內yin一定會過來。仝時陣,Merryweather先生,我必須將火bun ho hua或者是kam起來。」

「坐diam烏暗中喔?」

「恐驚要愛按呢才會使得。我有zah一副牌di我e褲袋,我想趁咱抵好是四個人 ,到尾a來你iau gorh是有sng diorh橋牌。但是照我看來,對方準備ziah久,咱ve使因為一葩火來冒險。代先咱必須先來選位。Yin攏是大膽妄為e歹徒,咱處處攏愛頂真才ve受傷。我kia diam zit ka條板箱後壁,lin匿diam其他箱a後面。然後,等我ga燈罩掀開,逐家馬上集合。Watson,yin若開槍,m通感覺良心會受責備,一槍dor彈ho死吧!」

我teh出倒輪手槍,上櫃,keh di柴箱頂,踞di後壁。Holmes將燈罩kam落來,四界烏ma-ma──我從來mvat diam在全時烏暗當中過。燒炭e味提醒阮火iau deh著,緊急時陣馬上會發光。對我來講,diam在陰濕e庫房內,加上突然間e昏暗,使我本底因為期待所以絞an-an e神經線放鬆落來。

「Yin只有一條出路,」Holmes細細聲講。「Dor是通ui Saxe-Coburg廣場e當店e hit條。Jones,希望我交代你e已經辦好勢a。」

「我有派兩個警察ham一個稽查diam頭前門等。」

「那按呢咱ga所有e孔攏塞起來啊。Zitma咱恬恬a等待。」

一片靜默,時間dau-dau-a流失。後來對照時間,只不過一點鐘加一刻,但是若親像已經度過漫漫長夜,無外久天就veh拍vu光。因為m敢徙振動,我e腳又gorh痠又gorh麻,不過神經線繃gah上gai an,而且聽覺亦真敏感,不只聽會diorh Holmes輕力e呼吸,大欉e Jones沉重e喘氣,董事長e吐大氣ma聽會diorh。Ui我e位edang通過hia e條板箱看向樓梯過。忽然間,我看diorh閃爍e光影。

抵開始只有紅紅e火星di石室內閃爍。後來變成一條黃色光線。又後來neh,di無聲無說當中伸出一隻ham女人仝款白泡泡e手,哪親像di leh摸啥。兩分鐘ve到,hit隻hue來hue去e手消失di地面。一切又轉成烏暗,只cun一點紅火星,照耀cior di石階e空縫。

但是,火星只是暫時消失去。伴diorh撕裂e聲音,其中一塊大塊白石頭ho人徙向一爿,tong出一角四四正正e lang縫,縫內流洩出火光。一粒五官分明、幼齒款e頭探出來,敏銳deh探視四周,然後neh,伊e手撐diam洞口,肩胛頭伸出來,腰伸出來,一直到一隻腳hann起來。下一分鐘伊kia di洞口邊qiu伊e黨伴,ham伊仝款diunn-diunn漢a,腳手猛掠,而且面色白sun-sun,頭毛紅gi-gi。

「真好,」伊細細聲講。「鑽-a ham袋ateh來。M好a!緊跳!Archie〔安基〕,緊跳!其他e我來應付!」

Sherlock Holmes zong出來ui入侵者e頷仔頸sa起來。另外一個鑽入孔內,就在Jones qiu diorh伊e siat-zuh時,我聽diorh衫褲liah破e聲音。透過光線看會diorh一支倒輪手槍e槍管,但是Holmes速度真猛將伊e手zuainn過來,槍kiang一聲輪落土腳。

「無路用啊啦,John Clay,」Holmes口氣平和deh講;「你根本無機會偷走。」

「我知影,」伊冷淡回答。「我想我e黨伴走會開腳,雖然我看diorh lin qiu diorh伊e外套。」

「有三個人di門hit爿等伊,」Holmes講。

「嗯,確實是anne。看會出來你辦代誌真頂真,我必須呵咾你。」

「我ma愛呵咾你,」Holmes回答。「你zit個紅頭毛計畫真有創意而且ho人印象深刻。」

「你真緊dor看會diorh你hit個仝黨e,」Jones講。「伊爬孔e速度suah比我卡雄啦。好好a將手伸出來ho我銬手銬吧。」

「拜託你mai用hit雙垃圾手摸我,」手銬叮叮噹噹銬di伊e手骨脈時,阮zit位罪犯如此表示。「Lin應該m知我有皇族e血統。你稱呼我e時,請用『先生』以及『請』zit類e詞,按呢才有禮貌。」

「好啦好啦,」Jones na笑na ga凝。「Enn,先生,敢會使麻煩你行起li樓頂,外口有馬車等leh送尊駕到警察廳。」

「按呢ma卡差不多,」John Clay平靜leh講。伊向阮三個行禮,di偵探e監護之下,恬恬行出去。

阮ma行出地下室。「Holmes先生,我真正m知銀行應該按怎答謝你。Zit種銀行劫案我從來dor mvat抵過,這m免懷疑。」

「我本底dor有一寡私人恩怨veh ham John Clay解決。」Holmes講,「Zit個案件有開銷一點錢,這寡錢我希望銀行edang支出。另外,我經歷過zit個di真濟方面攏真奇特e案件,又聽過精彩e紅頭毛組合會e故事,以zia e來當作報酬已經真有夠。」

透早阮轉去到Baker街,伊一面坐落來ham我lim一杯Wisky Soda,一面向我解釋,「Watson,你看,ui抵開始就非常清楚,組合會e廣告單會開出奇怪e條件以及抄寫百科全冊e目的只有一個可能,絕對是為diorh ho zit位無愛出門e當店頭家逐工出去幾點鐘。處理方式是gai奇怪,不過確實想ve出比這gorh卡好e。無任何差錯,zit個計謀是Clay看diorh仝黨e頭毛色以後想出來e。Yin用一禮拜四鎊當作誘餌e目的dor是一定愛將伊siann來,yin veh趁e是幾a萬鎊,幾十鎊根本dor無算啥。Yin刊廣告,一個人負責租短期e事務所,另外一個鼓吹hit個人去應徵,了後兩人做伙確定伊逐工早起攏出去。自從我聽diorh hit個助手只要求一半薪水,就會使清楚確定伊有強烈e動機得diorh zit份頭路。」

「Mgor你哪臆會diorh動機是啥?」

「卡輸講hia有查某人,我會推測只是為diorh私通。但是厝內並無查某人。Zit個人e生理做無大,厝內無值錢e物件,下hiah濟苦心準備、開hiah濟錢無可能是肖想伊e錢財。Yin e目的絕對在當店以外e所在。會是什麼leh?我想diorh hit個助手誠愛hip相,gorh會消失di地下室。地下室!這dor是混亂e線索當中e要點。後來我向zit位神秘e助手問路,發現我e對手是London上冷靜上好膽e罪犯。伊di地下室做某一項kangkue-- 一項逐工要做幾a點鐘、連續做幾e個月e kang-kue。會是什麼kangkue leh,我gorh再問我家己一遍?我想只有可能是挖一條通ui別棟大樓e地道。」

「咱去探訪代誌發生e現場e時,我ganna想到zia。我用手拐a tok土腳,害你驚一dior,是為diorh確定地道是通向頭前、抑是向後壁。M是通向頭前。然後我kok門鈴,如我所想,助手來開門。阮兩個進前有交手幾遍過,不過攏無見過面。我會使講攏無看伊e面,伊e腳頭窩才是我想veh看e。你家己應該ma有印象伊e褲有外舊外破外lasap。可見伊歸工攏deh挖地道。Zitma只cun yin挖e zit條地道通ui dor位iau ve解答出來。我di hit角位seh seh leh,看diorh城鄉銀行ham咱e朋友yin dor相倚,所以dor明白,答案已經出來。你離開音樂會轉去厝ni以後,我前往Scotland警廳,又去找銀行董事長,後來dor親像你所看diorh e。」

「若按呢你哪會知yin今暗會有行動?」我問。

「這嘛,紅頭毛組合會解散,代表yin無需要Jabez Wilson先生gorh再出去;ma dor是講,yin e地道已經完成。但是驚會ho人發現,或者是金幣徙去別位,緊動手對yin來講是非常重要e。拜六上gai適合yin,按呢dor有兩工e時間通好偷走。綜合zia e原因,我推算yin今暗會下手。」

「你e推論有夠sui e,雖然是一條長長e鍊a,不過攏edang扣接。」我一點a ma無激款deh大聲呵咾。

「算是ho我有代誌通做啦,」伊回答,哈hi。「ai ia,我已經開始感覺無聊啊!我e人生dor消磨di拍拚擺脫平凡e存在面頂。Zia e小小e問題算是deh ga我鬥相工。」

「而且你是zit場比賽e勝利者。」我講。

伊擔肩表示:「這嘛,可能是吧,究竟算是有淡薄a貢獻,『人連一點價值性dor攏無,只有藝術才是一切,』 dor親像Gustave Flaubert〔古斯塔夫‧福樓拜〕 寫ho George Sand〔喬治‧桑〕 e仝款。」



作者簡介:

Arthur Conan Doyle〔亞瑟‧柯南‧道爾〕(1859-1930)被譽為英國e偵探小說之父。Conan Doyle自細漢就對文學展露興趣,所以在1882年ui愛丁堡大學醫學院畢業以後,伊選擇一面行醫,一面寫作。Conan Doyle e第一篇作品《血字e研究》以及第二篇《四簽名》為伊帶來名聲,後來伊正式成為專業作家。

1930年,Conan Doyle過身,不過伊e Sherlock Holmes成為了眾所皆知e英雄人物,甚至做電影腳本,逐年亦有上萬個旅客來到Holmes e住所來參觀,由此可見Holmes e影響力e度。





原文出處:

Doyle, Conan. The Adventure Of Sherlock Holmes. London: Penguin, 1994.



參考資料:

柯南道爾<柯南道爾回憶錄>台中市/好讀出版有限公司/2003













-----

daiq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